访问主要内容
联合国

另一种争议 联合国秘书长遭偷拍 尴尬了

联合国纽约总部大楼
联合国纽约总部大楼 路透社照片
作者: 小山
16 分钟

联合国内部接受的实习生一直争取获得工薪报酬的权益,但都碰壁。随着全球最高的最低工资标准在日内瓦被通过,屡屡失望的联合国雇员终于找到可以向其雇主索要公平薪酬的依据。然而在一段被偷拍的录像中,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的一席拒绝的话让其雇员震惊了。

广告

据瑞士新闻今天报道说,瑞士的投票结果登上了世界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却也收获了有所保留的赞叹:在9月27日瑞士最近的一次投票中,日内瓦选民以明显优势通过了该州最低工资标准23瑞郎的议案。州议员Mauro Poggia甚至向美国CNN电视台表示,该州6%的雇员,具体来说3万人都将从新法中获益。

然而还是不能惠及所有人,日内瓦最有声望的组织-联合国就不受新法的影响。因为它遵循着自己的、国际化的规则,而不必与东道主国家或州的法律挂钩。这让服务于联合国的诸多实习生受困。因为大部分实习生在万国宫是没有工资的,特别在其首要部门安东尼奥·古特雷斯的秘书处。在其他一些办事处,例如儿童援助机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或世界卫生组织WHO,部分实习生有工资但不足以负担其生活开销。

““公正对待实习生倡议”试图利用这一时机,“要不要给实习生报酬以及如何给,是由纽约联合国总部的一个委员会与各成员国协商决定的,”实习生群体的发言人Albert Barseghyan说:“但日内瓦通过的最低工资标准为我们的立场提供了有力的证据”。我们将以此为动力与瑞士议员和瑞士驻联合国大使联系,以寻求更多的支持,Barseghyan说:“我们还要给瑞士外长伊格纳西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写信,以强调我们对公正薪资待遇的渴求”。

每小时23瑞郎的最低工资首先是种证明,说明罗纳河之都(日内瓦)的日常开销如此之大。最新调查显示,日内瓦在世界最昂贵的城市排行榜上排名第10。而实际上这些高校毕业生所要求的薪资待遇非常低。“我们只要求能达到贫困线的最低标准,”Barseghyan说。按照日内瓦州的说法是每月2600瑞郎,“至少要有这个数儿才能在日内瓦活下去”。

屡屡受挫的大学毕业生们并不期待能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那里获得多少支持。这位联合国的最高长官在12月员工内部大会上的一席话,令他的职员颇为震惊。这个会议记者是不得列席的。然而《瑞士周末报》得到了一段未公开的视频,古特雷斯在录像中说:“我认为不该为实习生付工资。实习生不同于正式员工,他们是有区别的”。

据该报道说,这样的话出自联合国最高长官之口是令人惊讶、不能让人接受的,Barseghyan说:“他的个人意见与联合国的价值观和联合国所倡导的’公平薪酬’全然不符”。

古特雷斯承认,这样的操作让事态变得不公平。因为只有富裕国家的人才能到联合国当实习生,而“贫困国家的不行”。所以还要重新审视一下这个问题。

但联合国在2009年时就出台了一份报告,宣称要采取改善措施。目前古特雷斯所在的部门有实习生75名,一多半来自法国、瑞士、意大利、德国和美国这5个西方国家。

瑞士新闻说,这并非联合国的实习生首次批评他们的雇主。2015年22岁新西兰青年David Hyde的报道曾在国际上引发强烈反响,他在昂贵的日内瓦难以栖身、不得不睡在帐篷里。“当时激起了很大愤慨,但之后的行动却不多了,”Barseghyan说。他认为瑞士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作为联合国的东道主,瑞士应积极帮助我们实现自己的诉求,并说服其他成员国。毕竟为了日内瓦办公室的更新换代联合国花费了几百万瑞郎呢”。

法国和几个非洲社会主义国家已率先表示支持:“而瑞士在这方面表现得很中立”。

周末报采访了多位活跃的联合国前实习生和前雇员,他们的评价都很负面。虽然联合国在广大的公众面前享有盛誉,是一个为了人权、公正和公平薪酬而奋斗的组织。

联合国凭借的是供大于求的优势,因为它每年都会收到数以万计名牌大学毕业生的简历,这些理想主义者希望在联合国通过他们的工作把世界变得更好。虽然免费都要来,那为什么付费呢,这个75岁的年迈组织是这么盘算的。

要成为炙手可热的正式员工往往需要几年的时间。在经历了多个实习岗位后,许多人成为了“顾问”。联合国和他们签署的合同仅有几个月时效。这种情况将一直持续,直到他们放弃自己的“联合国之梦”,转而投身私营企业。他们也没有AHV保险和失业金。

困难还会更多:几天前联合国员工协会就高层提出的内部计划提出警告,今后合同可能会是“优步”风格,这意味着合同的有效期和工资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

不过一旦被联合国录用为正式员工,其工资还是可观的,而且不必缴税,但联合国员工的居留许可比较严苛。即使在日内瓦工作了10或20年,只要失去了这一职位都有可能被赶出瑞士。

 自2017年起,葡萄牙人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担任联合国秘书长一职,该组织在世界范围内致力于维护人权、公正和良好的社会条件。然而面对实习生要求公正薪资待遇的诉求,他们却并不支持。

那为什么就不能改善一下实习生的境遇呢?代表“公正对待实习生倡议”的Albert Barseghyan说,因为实习生的流动性很高。“许多人一直在换岗位,或者找不到工作不得不离开瑞士,因此很难多次、有力地向联合国施压”。

联合国秘书长推卸责任

《瑞士周末报》转达了对联合国的批评,秘书处的一位发言人针对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员工大会上的发言和他对实习生不该有工资的意见不愿表态。她强调说,实习生是来学习的。秘书处不能自己决定给钱或者不给钱,这是由各成员国决定的。人们在尽量减轻实习生的经济负担,例如在食堂可以减免用餐费用等。

这样的论据于事无补,因为每年的2月20日,为了争取更公平的工作待遇,日内瓦万国宫的不少实习生还是会在高傲的联合国大楼前游行。

瑞士新闻指出,这一天是社会公正日,联合国对它的箴言应该很熟悉吧。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