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澳大利亚/亚洲/政治

澳副外长:遵循现行国际体系更能使中国和各方受益

澳大利亚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前驻华大使孙芳安资料图片
澳大利亚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前驻华大使孙芳安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作者: 弗林
9 分钟

澳大利亚外交部常务副部长、前驻华大使孙芳安(Frances Adamson)11月25日在出席活动时发言指,北京在国际上设定自己的议程,而不是与其他国家合作。她续称,如果属实,“我相信它是错误的--这是因为通过在国际体系内进行建设性的合作,对中国和所有其他各方都能带来更多的好处。”

广告

孙芳安当天参加了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举办的研讨会。她在会上谈及中国外交政策时表示,虽然世界对中国的力量,以及其意义作了很多思考,但不清楚北京是否 “仔细考虑了其他国家对中方行为在国际上的反应”。她说,“中国可能已经到了一个地步,认为自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设定未来与世界交往的条件。”她补充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认为是错误的--这是因为,通过在国际体系内进行建设性的合作,而不诉诸压力或胁迫,对中国和其他所有人都能带来更多的好处。”

曾担任过澳洲驻华大使的孙芳安说,“虽然中国令人印象深刻的经济发展为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国家带来了经济利益,但也给该地区带来了混乱。”她说,“不足为奇的是,这也意味着中国希望制定,而不仅仅是采用国际标准。”孙芳安在该学院成立十周年的活动上说,“中国希望能领导,而不是简单地加入国际机构。”发言中,她还否认了有关堪培拉是跟风其主要盟友华盛顿制定外交政策的说法,她说,“具有类似价值观的国家会得出类似的结论这并不奇怪”。

孙芳安说,“这是有道理的,但我们这样做的顺序,我们这样做的速度,实际的决定本身是基于国家利益的,是基于通过适当的程序对决定的所有要素进行彻底的讨论和考虑。”日前,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发表讲话,敦促美国和中国对较小的国家表现出更大的“自由度”,警告随着该地区的战略竞争加剧,合作伙伴和盟国需要“更多的行动空间”。

莫里森星期二在英国智库政策交流会上讲话呼吁,美中减少敌对行动,宣称澳大利亚不想被迫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作出“非此即彼的选择”。孙芳安则在周三就外交政策发表演讲时说,未来澳大利亚必须在中美之间“更艰难、更危险的环境中追求自己的利益,这种环境由战略竞争决定”。她强调,但澳方不会成为该地区的旁观者。

孙芳安说,“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的主要挑战是与其他国家一起塑造一个应对新的权力现实的地区和全球秩序。”她说,“我们不可避免地卷入了一场影响力的竞争,因为地区秩序如何演变将深刻地影响我们的安全和其他利益。”她还谈到,“在21世纪早中期的严峻形势下,我们不得不承认,不能指望美国以曾经的方式进行领导。”

孙芳安提出,“作为1945年盟国的胜利领袖,美国重建了欧洲,然后又以自己的形象重建了世界的大部分地区。作为一种文化,它仍然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吸引力和力量。但正如当选总统拜登所明确表示的那样,它的内部挑战将是新一届政府的优先事项,并将塑造其国际参与的特征。”她指出,澳大利亚与印度、印尼和日本等国的合作--以及东盟、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和二十国集团会议的合作将对地区秩序和稳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孙芳安说,“虽然一个理智的庄家可能会得出,这些论坛都不值得在2020年下注的结论,但每一个论坛都已经举行,每一个论坛都为全球参与和合作以及为一些重要原则发出声音提供了宝贵的机会。”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