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罗斯/政治/人权

独家专访季哈诺夫斯卡娅:家庭主妇成为白俄罗斯反对派领袖

白俄罗斯反对派领袖季哈诺夫斯卡娅资料图片
白俄罗斯反对派领袖季哈诺夫斯卡娅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作者: 弗林
53 分钟

2020年白俄罗斯举行总统大选,有着“欧洲最后一个独裁者”之称的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寻求出任第六任总统任期。同年5月起,白俄全国爆发大规模反对卢卡申科独裁的抗议运动,总统选举结果出炉后,批评作票要求其下台的呼声日趋高涨。卢卡申科随后秘密举行宣誓就职典礼,白俄当局直到典礼结束后才对外公布这一消息。大选前夕,年仅37岁的季哈诺夫斯卡娅(Svetlana Tikhanovskaya)宣布代替因参选而遭到当局逮捕的丈夫,著名油管博主季哈诺夫斯基(Syarhei Tsikanouski)参选总统。她并最终成为白俄反对派领袖和象征。法广也有幸请来了季哈诺夫斯卡娅本人向大家介绍白俄民众的诉求,以及其国内的最新情况。

广告

法广:今天很荣幸能采访到您,您表现出极大的勇气和领导力,为您和白俄罗斯人的事业挺身而出。请简单介绍一下您是如何加入白俄罗斯反对派的,您之前的职业是什么,您的丈夫季哈诺夫斯基(Sergey Tikhanovskiy)参与的情况如何?

季哈诺夫斯卡娅@Tsihanouskaya:事实上,在过去几年我一直在照顾两个孩子,并没有从事工作,你可以说我曾是一名家庭主妇。过去两年,我的丈夫开始更多的关心白俄罗斯的政治情况。你知道,卢卡申科已经领导白俄罗斯长达26年,他则被认为是“欧洲最后的一个独裁者”。通常的,白俄罗斯民众并不关心政治,因为他们确信自己无法改变局面。而过去几年,我的丈夫开始尝试让白俄罗斯人关心政治现状。他开始走遍全国并与当地民众进行沟通, 询问他们的生活状况,对国家和总统的看法等。(季哈诺夫斯基的油管YouTube频道)

因为在过去的这些年中,我们这位所谓的前总统展现出对民众的不尊敬,人们虽然对此也感到不满,但不能相信自己真能做点什么。所以我的丈夫希望这个国家能发生一些改变,去年我们也迎来了总统大选,他决定成为一名总统候选人。但是由于我丈夫的政治观念和公民主张,他被关进了监狱。我则代替他将我的文件递交给了白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并得到那里人员地登记。这是我如何参见了这场大选的过程。可以说是出于偶然。

法广:您能否再给我们介绍一下去年白俄罗斯总统大选的情况,您的竞选纲领是什么,白俄罗斯人民对此有何反应?

季哈诺夫斯卡娅:这场竞选中有另外两名主要领导者地参与,虽然也有其他的候选人,但我们不考虑他们。这二人分别是银行家巴巴里科(Viktar Babaryka)和外交官塞普卡洛(Valery Tsepkalo)。在这次大选中,卢卡申科政权将巴巴里科送入了监狱,因为他是一名强力的竞选对手,并随后也将另一位挑战者塞普卡洛从大选中剔除, 因为他也被认为是一名有力的候选人。卢卡申科将我留在了大选中,因为他确信没有人会为我投票,因为我是一名家庭主妇也没有任何的政治背景。所以我和巴巴里科、塞普卡洛及科列斯尼科娃(Maria Kolesnikova)的代表团结在了一起。

三个女人成为了这次大选反对派的标志。我们开始巡游全国,告诉人们今年的大选不一样,我们不允许对今年的总统选举造假。我们唤起了人们的觉醒。因为事实上,人们已经意识到需要有全面的变革出现,但却不敢说出这些呼声。而通过这次良好的选前拉票活动,很多人都有所觉醒。当到了大选当天,大量的人都参与了投票并把票投给了我,但这次选举还是跟过去每五年一样地遭到作假。

过去总统选举后也发生过很多的抗议,但这次大选后人们走上街头来为他们的选票正名。而在随后的3天中,大约有7000多人遭到了逮捕,他们中很多人在监狱中遭受了残酷的毒打和酷刑,亦有强奸的案例出现。社会上的大众在看到这些后意识到,他们不能再忍受这个政权的行为,并大规模地走上街头。(《纽约时报》对2020年白俄罗斯大选和季哈诺夫斯卡娅的视频报道介绍)

法广:所以您的竞选纲领是提出改变吗,无论是在政治、社会、还是经济层面?

季哈诺夫斯卡娅:由于我之前没有任何的意愿成为这个国家的总统,因为我明白我自己确实没有政治背景。所以我的竞选纲领只强调了3点,它们是:第一,释放所有的政治犯。这是因为在大选期间有超过150人成为了受认证的政治犯,还有很多其他人遭到了逮捕。第二,是卢卡申科必须下台。第三,是举行新的、诚实和透明的总统大选,让白俄罗斯人能够自己选出未来的总统。

整个纲领十分简洁,我并没有提到我对国家未来的看法,或我认为应采取什么样的改革。我的竞选纲领就包含这3点,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团结了起来。我不能说给我投票的人是选择了新的总统,而他们投下的票确是反对这个政权,反对独裁者,反对卢卡申科。这也是我们去年团结起来的原因。

法广:正如您所说,卢克申科被一些人称为“欧洲最后一个独裁者”,是什么给予您勇气为自己的事业挺身而出,您是否对这一决定有过恐惧和担心?

季哈诺夫斯卡娅:毫无疑问,在整个大选过程中我都感到很害怕。尽管卢卡申科并没有很多的支持者,但他享有对军队的掌控。因为卢卡申科给了他们很多的金钱、住所,以及各种各样的特权。他可以将这些力量团结在他的身边。我当然也对此感到害怕。我也不得不将我的孩子们送到国外,因为在大选中我接到了电话威胁,我被告知如果不退选,我本人将被送入监狱,而我的孩子们也将被送进孤儿院等其他的威胁。

很多人都在大选中遭到逮捕,我每天也都在担心下一个被送入监狱的就是我。这也是为什么我身边的人都有一个准备好的背包,里面装着保暖的衣服和牙膏、牙刷等日用品,以备被逮捕时已经有这些东西准备好了。卢卡申科拥有军权,所以在没有法庭审判和法治存在的情况下,不需要任何理由你都可以被送入监狱。

(季哈诺夫斯卡娅发表的TED演讲)

法广:正如您所说,过去的白俄罗斯大选中也存在选举造假的情况,您认为是什么使得人们在这次大选结束后与过去不同地大规模走上街头,以表达不满?

季哈诺夫斯卡娅:我认为很多的因素影响到了人们对这次大选的想法。首先,新一代的年轻人长大了,他们可以到国外旅行,可以看到外国的人民是如何生活的。他们对互联网的应用也非常灵通,知道民主国家的人们是怎样生活的。第二,大众也厌倦了卢卡申科的统治,厌倦了他对民众的不敬。

卢卡申科只关心他自己不关心人民。而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卢卡申科则告诉国人没有疫情,大家应该喝伏特加来治疗病毒等。你知道他说的这些愚蠢的话让人们开始意识到,他们是这个国家,他们是强大的,他们拥有权力而其不属于一个个人。可以说,人们的自我意识发生了改变。

法广:我们已经目睹了数月中,成千上万的白俄罗斯人上街反对这次选举结果,他们的要求是什么,目前白俄罗斯的局势如何?

季哈诺夫斯卡娅:大选后的3个月不断的有大规模的街头抗议在白俄罗斯持续出现。在这期间大约有33000人遭到了逮捕。因为这个政权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所以也因此对它们非常害怕。8人也在示威中不幸身亡,但需要强调的是,所有的这些抗议都是在极为和平的氛围中进行的。白俄民众没有意图展现暴力,只有这个政权使用暴力。当局逮捕示威者,并在监狱中对他们进行羞辱。

现在白俄罗斯的情况有些不同,冬天国内的天气很冷大约在零下20摄氏度左右,所以人们较难以在这样的天气环境中大规模上街抗议。但示威者的精神却并没有消失,人们现在休息一下为春天的到来作准备,他们自我组建团体,相互保持联系以等待当春天天气暖和时,再次团结起来继续我们的战斗。

法广:您认为你们的运动是由来自各阶层、各年龄段的人加入,还是主要由年轻人和工人推动?我们也已看到了73岁的奶奶活动家巴金斯卡娅(Nina Baginskaya)的故事。

季哈诺夫斯卡娅:今年与过去的反抗运动不同的是,这次所有来自不同职业, 不同年龄段的大众都出现了觉醒。而以往工厂工人则大多支持卢卡申科,因为他一直强调社会稳定,工人们也能按时拿到薪水。但这次的革命与金钱无关,是关于做人的尊严。这也是为什么老年人群开始参与抗议,甚至包括残疾人,那么工人、医生、学生,所有的社会阶层都正在参与反抗。你提到的巴金斯卡娅与其他的女性一样成为了这场革命的标志。

我们被称作“女性的革命”。这则是因为,随着很多的男人们在最初的3个月的抗议中遭到了政权的逮捕,我们的女性同胞们意识到展现她们的力量的时刻到了。她们可以代替男人参与这一斗争,她们也开始以身穿白色衣服为标志上街抗议以象征纯洁。她们坚持和平,不少人手持鲜花以示我们是一个完全强调和平的国家。我们不希望任何的战争,我们仅想要获得的是拿回选择自己未来的权力,仅仅如此。

法广:我们看到新闻媒体和记者在报道这些抗议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无论是在白俄罗斯国内也好还是国外,同时有越来越多的针对记者和活动家地打压,您能对此进行简单介绍吗?

季哈诺夫斯卡娅:很多的记者们都对白俄罗斯发生的抗议游行进行了报道,这是他们的工作。我知道在世界上甚至包括正在发生战争的国家中,记者都是不能被触碰的,因为这是他们的职业。但在白俄罗斯却不是这样的,首先卢卡申科和他的政权拒绝授予任何外国记者入境报道的许可,意图让外人无法看到其国内正在发生的事情。而那些英雄般的公民记者,那些敢于到现场记录这些抗议和展现实情的人士也受到了逮捕和打压。目前大约有10名记者在监狱中,这则是因为他们仅仅从事了自己的职业。这也引发了国际社会的不满,在白俄罗斯没有新闻自由。

法广:我们了解到您和您的团队成员已经流亡国外,并得到了立陶宛民众和政府的援助,国际社会对白俄罗斯人民和您的事业是如何反应的?

季哈诺夫斯卡娅:我们就去年发生的事对全球都非常感谢,因为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未承认大选后的卢卡申科是合法的总统。这些国家则接受了我作为自由白俄罗斯领导人的身份。很多国家的政府开始与我们接触,我也开始了对多方的正式访问。欧盟也开始对那些参与了残暴行为和暴力的人实施制裁,并对当局的暴力行为加以严厉谴责。而在过去白俄罗斯则并不为人所知,这是因为卢卡申科在国际舞台上并不特别受到欢迎。

但在过去的一年中,整个世界都认识到了白俄罗斯民众、白俄罗斯女性和白俄罗斯的抗议运动。我个人则不得不逃亡至立陶宛,其他很多人也不得不逃亡至波兰、乌克兰等国。他们在当地都受到了很好的对待。他们受到了所在国民众和政府的帮助和支持。此外,白俄海外侨胞同样在这一期间开始觉醒,他们开始在不同的国家中为我们的事业开展活动。我们认识到只要团结一致,我们就能做成很多的事情,甚至在国际舞台上也不例外。

法广:很多西方国家领导人都表示了支持,包括法国总统马克龙等,您还获得了欧盟颁发的萨哈罗夫奖,您认为国际上的支持是否足够,您对国外有什么样的信息?而拜登新政府上台后,您是否期待美国给予更多的支持?

季哈诺夫斯卡娅:我不得不说,白俄罗斯人非常感谢国际社会在抗议期间向他们提供的支持,但人们认为这些并不足够。当面对在白俄罗斯发生的如此残暴的行为和暴力时,我们的情况应得到更为广泛地关注。我们是崇尚和平的人民,但当独裁者和他的政权如此在监狱中杀害和强奸民众,应得到国际社会和领导人们地关注和反应。他们应在升级措辞的同时,采取相应的声明和行动时也该更为勇敢,正如勇敢的白俄罗斯人一样。

对于美国来说,我们正在等待新的拜登政府上台后起到作用。因为我们从拜登那里听到他支持白俄罗斯的抗议运动,他不希望白俄罗斯是独裁者的国家,并尊重人们选择自己总统的权利。我相信他可以为白俄罗斯作很多事,与加拿大和欧盟等其他支持民主白俄罗斯的各方一道,他们将对我们的问题采取强硬的立场。

法广:您之前曾强调说,民主白俄罗斯的事业与地缘政治无关,亲美、亲欧盟或亲俄罗斯,您能对此进一步阐述一下吗?

季哈诺夫斯卡娅:当然!当我们开始向国外介绍我们的事业时,很奇怪的是国际政治专家们便开始问,“那俄罗斯怎么办呢?”我们的回答是,问题不在于我们与俄罗斯或乌克兰的关系,而这是有关白俄罗斯自身的问题,我们不希望在我们的国家中独裁者仍在。我们明白卢卡申科与克林姆林宫有着好的关系,或者是被这样描述的。我们明白我们总是与俄罗斯在一起,与所有的邻国在一起。

但问题不在于我们将会变得更为亲俄罗斯或者亲西方,不是这样的。我们针对的是独裁者本人。当白俄罗斯民众选出新的总统时,白俄人民届时将决定他们希望与俄罗斯建立更好的关系,与乌克兰建立更好的关系,还是与任何其他的国家。现在我们则希望举行新的、透明的和公平的选举,这才是问题所在。

法广:最近有报道称,由于抗议者和赞助商地动员,国际冰球联合会(IIHF)剥夺了白俄罗斯作为2021年世锦赛的举办权,您是否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发展,您的反应是什么?

季哈诺夫斯卡娅:从大多数白俄罗斯民众的角度来看,这当然是一场胜利。因为如此的活动不应在一个有数千人因政治诉求入狱,并在狱中受到酷刑和羞辱的国家中举行。正如俗话说,你不能在一个鲜血遍地的国家中开派对。而整个世界开始对白俄罗斯国内的情况采取反应,很多的赞助商也选择拒绝赞助这一次的世锦赛。白俄罗斯人民非常感谢那些将人的尊严、生命和健康放在金钱之上的赞助商。这是令人高兴的事情。

法广:我们也看到您曾作出承诺,如果上台担任白俄罗斯总统,您将留任只是为了帮助重新组织大选,您能进一步阐述一下吗?

季哈诺夫斯卡娅:正如我一开始所说得那样,我知道自己并不希望成为白俄罗斯总统。这是因为我需要强调未来对于白俄罗斯来说将是一个困难的时期。我们国家的经济水平发展低下,我们需要一个不但知道如何能使国家经济发展,与此同时还对人民需求和权力予以尊重和关注的领导者,而不是一个在要职上只寻求谋取私利的人。我深信在那些因为他们的政治主张而被入狱的人群中存在着这样的坚毅人才和优秀的经济学家。

我将只对这一过渡期承担责任。期间,我将负责组织透明的大选并监管对外关系。之后,我当然不会成为总统,我不能说我将重回到之前的生活,因为在这期间我获得了不错的政治经验,我在人权活动家这一群体中感到非常舒适。我或将选择这一事业,但生活难测,我不希望提前作出宣告。

感谢季哈诺夫斯卡娅女士接受法广专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