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

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悼亡兄揭美丽岛大审翻案祕辛

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
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 © 维基百科 照片
作者: 小山
11 分钟

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的兄长吕传胜一月17日病逝,吕秀莲26日发文哀悼并提到一段祕辛,美丽岛军法大审时,吕传胜担任她的辩护律师,因为兄妹情谊,她配合辩护策略巧妙翻供,带动案情大翻转。吕秀莲说,她犹记得在审判终了前,她的哥哥在法庭上说出一句掷地有声的话:“审判官们!今天你们在法庭上审判8名被告,别忘了,全国同胞在外面审判你们。而明天,历史会审判你我大家。”此一军法大审20年后,当时最年轻的辩护律师陈水扁居然和被判“暴力叛乱”罪的吕秀莲搭档,用和平民主的方式让一党专政50年的国民党下台,在台湾实践政党轮替的民主宪政。

广告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称,吕秀莲悼亡兄吕传胜,忆美丽岛大审翻案祕辛。报道说,前副总统吕秀莲的兄长吕传胜17日病逝,吕秀莲今天透过脸书悼念,她也提到一段祕辛,美丽岛军法大审时,吕传胜担任她的辩护律师,因为兄妹情谊,她配合辩护策略巧妙翻供,带动案情大翻转。

吕传胜曾任美丽岛事件辩护律师、总统府人权咨询委员,1月17日病逝,享寿84岁。吕秀莲今天在脸书发文悼念,她提到,小时候是哥哥将她藏起保护,免除她成为童养媳的命运。

该报道称,吕秀莲在文中,揭露一件“外人鲜少知悉,但确实影响美丽岛军法大审,甚至台湾民主发展的秘密”。吕秀莲说,美丽岛事件于1979年12月10日晚上在高雄市爆发,她是当晚最主要的演讲者,12月13日清晨第一个被逮捕入狱。当天中午电视播出,刚过70岁生日的母亲乍听就昏厥过去,跌断右腿,哥哥也瞬间得了胃溃疡,多年未痊愈。

1980年3月18日美丽岛军法大审,七名被告张俊宏、黄信介、陈菊、姚嘉文、施明德、吕秀莲、林弘宣到庭。据吕秀莲指出,当时在专案小组日以继夜的疲劳侦讯之下,被迫签下许多认罪的证词;开庭前,哥哥跟她说:“妳是学法律的,自白必须出于自由意愿才合法,妳好好想想,这几个月来有受到什么冤屈的话,明天法庭上通通讲出来。”她说,已经被关押两个半月的她实在很难置信,回到押房后,慢慢地理出头绪,相信他们一定有盘算,不可能害她,她决定在法庭上为自己的清白而战。

吕秀莲说,她发现其他被告不见得认识他们的律师,至少没有人像她这样,律师是她的哥哥和嫂嫂的哥哥,她完全信任。其他被告与律师彼此之间缺乏互信,甚至怀疑律师是国民党请来的,哪敢相信;果然,隔天开庭,前面几位被告都诚惶诚恐,承认侦讯期间受到很好的照顾,自白都出于自愿。“我心想完了,我如何唱独脚戏翻供?”

据吕秀莲指出,幸好哥哥起身发言:“被告接受58天的侦查,她说心有余悸,心里有障碍,又说她日夜被侦讯,…请庭上调查。”吕秀莲说,审判长只好让她发言。她忽然悲从中来,痛哭失声,边泣边说:“我没有被刑求,但有刑求以外不正的方法,他们用比刑求更高明的方法。”

吕秀莲提到,她委婉说出“人格解体式”、“断章取义式”等方式侦讯取供,法庭上一片譁然,旁听席上的记者们都竖耳倾听。她断断续续说完话,法庭气氛为之逆转,其他被告的律师也争相要求问明每个被告的侦讯过程有无违法。据吕秀莲指出,“由于我的律师跟我特有的关系,使我配合辩护策略而巧妙翻供,终于带动案情大翻转”,她说,第二天各报都有完整报导。原本封闭的戒严体制也因十天军法大审中,审判长与被告和律师的精彩舌战被充分报导,而受到空前的冲激,台湾民众的政治意识因军法大审而被启蒙开来。

吕秀莲说,她犹记得在审判终了前,哥哥在法庭上说出一句掷地有声的话:“审判官们!今天你们在法庭上审判8名被告,别忘了,全国同胞在外面审判你们。而明天,历史会审判你我大家。”

据吕秀莲说,军法大审20年后,当时最年轻的辩护律师陈水扁居然和被判“暴力叛乱”罪的吕秀莲搭档,用和平民主的方式让一党专政50年的国民党下台,实践政党轮替的民主宪政。

据吕秀莲认为,假设当时没有哥哥与她特殊的兄妹情谊,在法庭上无人敢翻供,审判的结果必然更悲惨,台湾的民主化或许遥遥无期。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