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政治/中國

德籍俄羅斯天然氣大亨施羅德:道德化的對華政策註定失敗

德國前總理施羅德資料圖片
德國前總理施羅德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德國前總理、社民黨(SPD)前領袖,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旗下北溪管道公司(Nord Stream)董事會主席施羅德(Gerhard Schröder)3月4日在德國《商報》和《每日鏡報》發表了題為,“道德化的對華政策註定失敗”的評論文章。施羅德提出,歐盟必須反對華盛頓對北京的新冷戰,否則全球性問題無法解決。

廣告

施羅德在文中寫道,“現在,全國人大代表正在北京召開會議,這個假議會的決議卻為中國未來的發展和全球關係確定了方向。因此,提出了新的五年計畫,確定了2025年前的經濟政策框架。”他稱,“近年來,全球形勢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特朗普時代的政治氣候變化、新冠疫情的衝擊、西方國家的削弱,都在影響着我們與北京的關係。”他說,“美國新一屆總統拜登認為中國是本世紀最大的外交、經濟和安全挑戰。因此,我們看到,自奧巴馬以來,美國政策的特點是一脈相承。美國正在將目光從歐洲轉向中國。”

施羅德在文中將歐盟與中國的關係和中美之間的地緣政治競爭對立起來,並將其比喻為“新冷戰”。他主張世界多極化、歐洲主權,暗示歐盟成員國在未來的改革中進一步放棄主權權利。當談到中國問題時,施羅德提到北京鎮壓香港民主運動,宗教和少數民族亦受到壓制。他還承認其在南中國海的擴張主義。施羅德稱,以上所有的行為都是“受控攻勢”。

就對華政策問題,施羅德提出,“單方面將價值觀置於利益之上的道德化外交政策正在達到其極限與其他國家的關係也越來越密切”。他續稱,鑒於全球挑戰,例如氣候變化、病毒大流行和移民潮等問題,這種政策似乎已經過時,只能由國際社會共同解決這些問題。施羅德稱,“即使中國是一個困難的政治夥伴,我們歐洲人也不應該讓自己捲入美國與中國發動的冷酷貿易戰。”他強調,德國汽車製造商現在有40%的產量在中國市場銷售。

施羅德以現實政治主義信徒自居,並稱“任何認為制裁、單邊施壓甚至軍事手段比對話和建立共識更有效的人,從最好的意義上講,都是天真行事,但很難負責任。”他寫道,“對話之路讓人疲憊不堪,偶爾會有挫折感。但是,如果沒有擁有否決權的中國和俄羅斯的核大國,誰又能認真相信有哪怕一個國際解決方案呢?”

施羅德曾於1998年至2005年憑藉社民黨和綠黨執政聯盟支持擔任德國總理。擔任總理期間,施羅德曾是支持建設向歐洲直接輸送俄羅斯天然氣的北溪管道項目的大力倡導者。20063月在剛卸任總理職位不久後,施羅德便接受了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的提名,擔任北溪管道公司董事會主席一職。

媒體當時報導作為該公司董事會主席,施羅德年薪達到25萬歐。此外,作為退休的德國總理施羅德還享有每月大約8300歐元的退休金及福利。與此同時,施羅德退休後並在多個諮詢公司和企業擔任顧問。

2017年,施羅德的名字出現在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監事會的候選人名單上。當時,該公司正因俄方吞併克里米亞而受到西方制裁。施羅德向媒體表示,他將在這個兼職中獲得約35萬美元的年薪。施羅德此舉隨後在德國國內遭到鋪天蓋地的質疑與詬病。總理默克爾批評她的這一前任說,“我不認為施羅德先生所做的事情是好的”。

西方政客在政治生涯結束後為大型企業或諮詢公司效力屢見不鮮,但越來越多的他們在巨額利益的誘惑下,為被本國政府定義為“對手”的外國公司效力和遊說。近日,曾在2017年至2019年間擔任過奧地利外交部長的卡琳·克奈斯爾(Karin Kneissl)被俄羅斯政府提名為俄羅斯石油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媒體報導,預期在這一職位上,克奈斯爾的年薪將達到50萬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克奈斯爾於2018818日舉行婚禮時,除了奧地利總理等本國政要參加外,俄羅斯總統普京也應邀專程出席,帶去哥薩克族歌手獻歌,與她共舞。婚禮上,普京穿深色西裝,步出汽車,向穿淺色裙裝的克奈斯爾獻上一束花並行貼面禮。除了花,普京帶去多名哥薩克藝人,為婚禮助興。視像資料顯示,婚禮上,普京和克奈斯爾面帶微笑,在賓客圍觀下攜手起舞。臨走時,普京用紅色簽字筆在新人乘坐的婚車車身上畫下一個心,寫下祝福語句並簽名,用德語向新人和賓客道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