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国际/政治

西班牙外长:美中之间,必须站在捍卫我们价值观的一方

西班牙外交部长阿兰查·冈萨雷斯·拉亚资料图片
西班牙外交部长阿兰查·冈萨雷斯·拉亚资料图片 © 法新社图片

西班牙外交部长阿兰查·冈萨雷斯·拉亚(Arancha González Laya)3月9日在接受采访时谈及对华关系时表示,“我们需要像中国看待我们一样看待中国,不是以四五年的政治周期来看待中国,而是以长远的眼光来看待这种关系应该是什么样子。”

广告

拉亚在接受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驻马德里办公室负责人托雷布兰卡(José Ignacio Torreblanca采访时谈及了,经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和新冠疫情后,西班牙政府提出的“西班牙回来了”的新外交战略。拉亚表示,“在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西班牙进入了一个反思阶段。西班牙过于专注于解决危机,这是可以理解的。她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政治精力,试图应对危机给本国公民带来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用于外交政策的精力较少。”拉亚说,“上任时,我想说:‘嘿,我们有信心。这是2020年。2008年的危机已经过去了,我们希望能与外交政策和世界各地的行动充分联系起来。’这就是我说的‘西班牙回来了’的意思。也加上‘西班牙将呆在这儿’。说这话不仅仅是一种时尚,我们的意思很深刻。我们希望与塑造对国际事务的回应联系在一起。这就是我的意思。”

就新外交战略的信息,拉亚介绍说,“首先,这是与西班牙所有利益攸关方协商、自下而上讨论的结果。这不是外交部的战略;这是西班牙的外交政策战略,甚至不是西班牙政府的战略;这是西班牙的战略。它所有的行为体,所有的力量,国家层面的政府力量,区域层面的政府力量,地方层面的政府力量,同时也包括企业、非政府组织、民间社会以及最广泛的大学、智库的力量。我希望他们认为,这是西班牙所有这些力量深刻反思的结果,事实的确如此。”

拉亚补充说,“这个战略有一个核心信息:我们希望有一个全球化的世界。全球化对西班牙是有利的,但我们希望这个全球化也有西班牙的足迹。不仅仅是任何一种全球化,我们希望这种全球化有西班牙希望在全球化中留下的足迹--思考笔记;具体的特点。当然是更公平;当然是更包容;当然是最可持续的;当然对西班牙这样的国家来说,要重视欧盟的一体化;当然是建立在我们的多边主义基础上,适应今天的需要,不再是十九世纪,而是二十一世纪。”她补充说,“我们希望通过这项工作与全球化建立联系,但同时也要确保全球化具有我们所希望的特殊性,即西班牙希望全球化所代表的价值观。”

参访中,支持人托雷布兰卡提问,“西班牙应该在欧洲寻求什么样的影响力地位?我们应该与谁站在一起或促进与谁结盟?” 拉亚回答说,“我们要有塑造欧盟的雄心,不只是让别人塑造和跟随,我们要有塑造欧洲一体化的雄心。我们是欧盟中公民对欧洲感觉比较亲近、比较依恋的国家之一。我们坚信我们来晚了,但我们非常坚信,因为我们已经看到了它的效果。让我们利用这股力量来实现雄心壮志。我的愿景是雄心壮志,也是西班牙作为一个节点国家,作为一个国家,应该努力推动欧洲的力量走向共识。这就是我的愿景。”

拉亚说,“当然,当下在欧洲,有一颗为欧洲一体化而跳动的大心脏,那就是法德联盟。这是好的,我们希望成为这颗为欧洲跳动的心脏的一部分,但是,当下这还不够。你还必须成为更广泛的欧洲大家庭中共识的代言人。以移民契约或南部邻国为例。西班牙还必须确保与北欧国家或东欧国家架起一座桥梁。东欧国家必须对南欧邻国感到亲切,就像西班牙对东欧邻国感到亲切一样。这就是我们的愿景:雄心壮志,并在欧盟中发挥节点作用,形成共识。”

另就美欧关系,主持人问,“您设想,跨大西洋关系尽管不像过去那样备受煎熬,但在一些问题上,我们与美国人不会完全一致,还是会有些坎坷?您对这种跨大西洋关系如何发展的设想是什么?”拉亚表示,“我们必须从共同的利益出发,也要铭记,在一些问题上,我们有不同的利益,但最重要的是,有共同的价值观。这就是为什么我非常赞赏拜登政府采取的初步步骤,以表明对多边主义的承诺,对国际合作的再次承诺,对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愿望,对共同应对流行病的愿望。所有这一切都朝着为新的跨大西洋关系奠定基础的方向发展。”

拉亚说,“如果要我给这个新的跨大西洋议程起个名字的话,我想这个名字可以是,或者说主题可以是,将全球化重新人性化。我们都知道,全球化对欧洲很有效,对美国也很有效。但我们也知道,全球化需要重新人性化;它还需要解决过去几十年中产生的巨大不平等;它需要回应地球的边界;它需要帮助我们实现经济的低碳化;它需要确保与世界上其他不那么富裕的地区团结一致。使全球化重新人性化是我们能够建立新的跨大西洋关系的地方。”

主持人接着问道,“在多边事务上,我们应该与中国在哪些方面进行接触,对于那些因为破坏多边主义或不符合我们的主要利益或价值观而不能接受的东西,我们应该在哪些方面划清界限,坚定不移?”亚拉回答说,“我认为,当我们与中国进行对话时,当我们与中国共同制定游戏规则时,世界就能更好地运转;当我们与中国合作时,对所有人都有利。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我们需要定义一个空间,但是我称之为系统性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系统性的问题,比如气候变化,比如全球金融稳定,国际发展合作,国际贸易都受到规则的约束,确保中国、欧洲或者美国都能获得公平的利益。”

亚拉说,“而且我们需要打造这些合作空间。我把它们称为具有系统性影响的空间。考虑到中国所负责或欧洲或美国所负责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除非我们与中国合作,否则我们将永远无法将气候变化作为一个系统性问题来处理。当然,第二个词是战略。我们需要像中国看待我们一样看待中国,不是以四五年的政治周期来看待中国,而是以长远的眼光来看待这种关系。第三个词,显然是‘较量’。是的,在一些领域,我们的看法不一致。我们在人权问题上的看法不一致。我们有时在技术或国际贸易上意见不一致。”

拉亚说,“在我们意见不一致的地方,我们必须努力,在我们无法取得成果的地方,我们必须同意不同意这样做会产生的所有后果,特别是当这涉及到不可放弃的价值观,至少对西班牙来说是不可放弃的。但是,我们也不应该放弃创造合作空间,因为归根结底,这只是管理我们国际事务的一种更有效的方式。”主持人问,“如果中美之间的情况时不时地恶化,欧洲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在未来十几年中美争权夺利的时候,他们可能会这样做。”

拉亚说,“好吧,这就是欧盟战略自主权背后的想法,或者说战略弹性,如果你愿意的话,就是确保我们始终努力与伙伴合作,在可能的情况下管理国际问题。当我们的合作伙伴不愿意和我们合作的时候,我们也会随时准备采取行动来捍卫我们的利益和我们的价值观。这也许是近几年的经验,但我们首先应始终努力与他人合作,以促进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

拉亚强调,“我们不能在价值观上无动于衷。我们不是介于一边的中国和另一边的美国之间。我们站在我们的价值观上,我们不能对我们的价值观无动于衷。我们也站在我们的利益上,但是,特别是在价值观上,我们对价值观不是无动于衷的。我们不能在中间的某个地方,我们必须站在这些价值观上。我们必须站在捍卫这些价值观的一方。”

主持人问道,“您特别希望看到在未来一年内取得的欧洲或西班牙外交政策最重要的成功是什么?”拉亚回答说,“我希望,到那时,我们已经制定并实施了一个坚实的、多边的应对新冠疫情的措施,一个不遗漏任何一方的措施。一个确保无论你是一个较穷的国家,或者无论你不是那么穷,你是一个中等收入的国家,但你有很多穷人在你的国家范围内,你已经能够应对,无论是在刺激经济方面或在给予你的公民获得疫苗,或在确保男女平等,减少差距,或在保护地球方面,我们将采取步骤,精心设计应对危机。它不像以前那样,而是着眼于一个更公平、更包容、更绿色的新未来。这就是我希望在一年内看到的:加大国际合作的力度,以便重建得更好。”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