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治/中国

拜登:利害所在不仅是对华问题,是民主与专制的较量

美国总统拜登资料图片
美国总统拜登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3月25日举行了上任以来的首场记者会。在历时一个小时的记者会上,拜登用了近十分钟的时间回答了记者提出的,有关中美关系的问题。

广告

就美中关系问题,来自彭博社的记者率先提问称,“总统先生,既然您已经上任几个月了,我想问一下您与中国的关系。 显然,阿拉斯加的会议有点戏剧化,而且继续存在侵犯人权的情况。”记者补充说,“所以,今天,我想知道。您是否比您上任时更有可能维持对中国的关税?您是否考虑禁止进口强迫劳动产品?您是否会考虑切断美国投资或中国进入国际支付系统的渠道?”

拜登回答说,“好吧,听着,它们每个都是具体合理的问题,但它们只触及到了与中国关系真正的一小部分。”他补充说,“我认识习近平很久了。据称,到我卸任副总统时,我与习近平相处的时间比任何一位世界领导人都要长,因为奥巴马总统和中国的胡主席决定,我们应该相互了解,因为美国总统与其他国家的副总统相处是不合适的。但很明显,他将成为中国的新领导人。”

拜登说,“所以,我花了数小时和他单独相处,有一个翻译--我的翻译和他的翻译,(互相)说得很详细。他是一个非常非常直率的人。他骨子里没有一丁点的民主,但他是个聪明人。像普京一样,他是那种认为专制是未来的潮流、民主在一个越来越复杂的世界里无法发挥作用的人之一。”拜登说,“所以,当我当选后,他打电话来祝贺我,我想令中国问题专家们感到惊讶的是,他的人和我的人都在听这个通话,我们进行了两个小时的谈话。有两个小时。”

拜登补充说,“而且我们彼此都明确了几件事。我再次向他明确了我在多个场合当面告诉他的内容:一是我们不寻求对抗,尽管我们知道会有急剧的、急剧的竞争。”他说,“二是我们会有很强的竞争,但我们会坚持让中国按国际规则办事:公平竞争、公平做法、公平贸易”。

拜登说,“第三,为了有效地参与竞争,我表示我们要有效地对付中国,我们需要三件事来这样做。我告诉他,我们的人民。第一,我们要投资美国的工人和美国的科学。我在整个竞选期间都这么说,我再说一遍。而我们--我正在安排我的政府,以便能够做到这一点,也就是说,你知道,早在60年代,我们曾经把整个GDP的2%多一点的投资放在纯研究和科学投资上。今天,它是0.7%。我要改变这种状况。我们要改变这种状况。”他说,“未来取决于谁拥有与技术、量子计算以及包括医学领域在内的各种事物有关(的发展)。 因此,我要做的就是确保我们将投资比例提高到2%。”

拜登说,“我之所以要建立由科学家等组成的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PCAST)的原因之一,是我们将投资于医学研究:癌症、阿尔茨海默氏病、糖尿病,事物等行业的未来: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生物技术。我们将进行实际投资。中国正在大规模超过我们地进行投资,因为他们的计划是拥有那个未来。”他说,“我们要做的第二件事是将重建我们的联盟。我很清楚地告诉他,这不是反华。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拜登说,“我想确保例如在今天晚些时候之后,事实上,在此之后不久,这很好。我们已经(说了)快一个小时了。我很乐意说更长的时间。 但是我要做的一件事是,我将要与欧洲的27个国家元首进行对话,而且很快将会开始,我想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左右。我不知道确切的时间。”

拜登说,“而本月早些时候,显然这引起了中方的注意;这不是我这样做的原因,我与我们的盟友会面,以及我们如何在该地区让中国承担责任。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所谓的四国对话(Quad)。因为我们必须确保民主国家一起工作。”他说,“过不了多久,我将邀请一个民主国家联盟来这里讨论未来。所以我们要明确表示,为了处理这些事情,我们要让中国负责任地遵守规则,无论是涉及南海还是北海(东海),还是他们在台湾问题上达成的协议,或者是一系列其他事情。”

拜登说,“第三件事,也是我和习近平打交道时很佩服的一点,就是他明白,他毫不掩饰地说不明白我说的话,就像我对他说的一样。我向他指出。没有一个领导人能在他或她的位置上持续下去,除非他们代表了自己国家的价值。我说的是—‘而且,主席先生,正如我之前告诉过您的,美国人重视自由的概念。美国重视人权。我们并不总是达到我们的期望,但这是一个价值体系。我们是建立在这个原则之上的。只要您和您的国家继续如此明目张胆地侵犯人权,我们就会继续以一种无情的方式,提请世界注意,并使之明确,使之明确发生了什么’。”

拜登说,习近平明白这一点,“我明确表示,没有任何一位美国总统,至少有一位美国总统是这样做的;但没有任何一位美国总统会在谈到维吾尔人身上发生的事情、香港发生的事情、国内发生的事情时退缩。”他强调,“我们就是这样的人民。当一个总统像上一任总统一样放弃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就会在世界范围内失去我们的合法性,美国人就是这样的。”拜登说,“所以我认为和中国的竞争很激烈。中国有一个总体目标,我不批评他们的目标,但他们有一个总体目标,就是要成为领导世界的国家,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这不会发生在我的眼皮底下,因为美国将继续增长和扩张。”

记者提问说,“跟进民主国家会议的问题。您希望在那里以多边的方式 做出制裁的决定吗?还是—”拜登说,“不,那不是我做决定的地方,那是我确保我们都在同一阵线上的地方。所有的人都在同一阵线上。听着,我向你预言,你的子孙会在做他们的博士论文时,讨论谁成功的问题:专制还是民主?因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他说,“看看全世界。我们正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之中,后果巨大。会有中产阶级吗?人们将如何适应这些科技和环境的重大变化?他们将如何做到这一点?而民主国家是否具备了竞争的条件,因为所有的人(在这些国家中)都可以发言?”

拜登说,“很清楚,绝对清楚,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和我打交道的大多数学者都同意我在全国各地的看法,这是一场21世纪民主政体和专制政体之间的效用之争。如果你注意到,俄罗斯不再谈论共产主义了。这是关于专制的。要求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做出决定,这就是这里的关键所在。我们必须证明民主是有效的。”

在这场备受关注的记者会上,拜登还谈到了中美在基础建设发展上的差距和朝鲜问题。他表示,朝鲜不久前试射两枚导弹违反了联合国1718号决议,拜登政府正在与盟友协商,如果朝鲜方面选择将局势升级,美国会做出相应的反应。拜登同时表示,他也准备采取某种形式的外交手段,但这必须以无核化的最终结果为前提。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