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澳大利亚/政治

布林肯:不会让澳大利亚独自面对中国经济胁迫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资料图片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自华盛顿方面消息,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5月13日在华盛顿举行会面。布林肯在美澳外长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我重申,面对中国的经济胁迫,美国不会让澳大利亚在球场上孤军奋战。”

广告

就二人会谈结果,布林肯向媒体介绍称,“我们今天有机会重申我们对美澳联盟不可动摇的承诺,几十年来,该联盟一直是印太地区和平、安全和稳定的支柱”。他说,“正如拜登总统明确指出的那样,重申和重振美国在世界各地的联盟和伙伴关系将帮助我们确保,我们有一个真正为美国人民服务的外交政策。在我们纪念与澳大利亚结盟70周年之际,我们不仅从这种关系的重要性和可靠性中找到了力量,而且还从它如何不断发展以应对两国和我们的公民所面临的挑战中找到了力量。”

布林肯说,“我们的合作几乎涉及外交政策的所有方面:国家安全、卫生安全、打击虚假信息,不胜枚举。而我们今天的会议涵盖了很多这方面的内容。这在外长访问期间会见的高级官员中也很明显,包括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我们的美国国际开发署新任署长鲍尔大使以及国会山两党领导人,我认为这进一步证明了美国两党对我们国家之间关系和伙伴关系的深刻承诺。”

布林肯说,“我们也做了相当多的多边合作,例如,通过四方对话机制。我们两国正在与印度和日本合作,推进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共同愿景。我们正在应对巨大而复杂的挑战,如确保国际法在中国东海和南海得到尊重,以及增加全球获得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的机会。”他补充说,“拜登总统非常自豪地在3月份主持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四方对话领导人峰会;我们期待着在未来数月和数年内通过各国之间的合作做更多的事情。”

就缅甸局势,布林肯表示,“我们共同谴责缅甸军方对和平抗议者和民间社会成员的暴力袭击,这些袭击继续逍遥法外;我们共同呼吁该政权允许民选政府重新掌权。”他亦指,“我重申,面对中国的经济胁迫,美国不会让澳大利亚在球场上孤军奋战,或许我应该说在运动场上孤军奋战。这就是盟友的作用。我们相互支持,这样我们就可以从集体力量的立场上面对威胁和挑战。”他说,“我们也理解对联合国安理会关于朝鲜决议的共同承诺。”

布林肯说,“我们致力于重申和加强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它不仅为美国和澳大利亚,而且为全世界人民提供了稳定和繁荣的基础。我们都认识到,人权和尊严必须保持在该秩序的核心位置。”同样就中国问题,佩恩在发言中指出,“在我们今天的会议上,我们当然讨论了我们与中国的关系。而澳大利亚寻求与中国建立建设性的关系。我们随时准备在任何时候,在我所有的同行和同事中,恢复对话”。她补充说,“但是,我们也一直公开、明确和一致地表示,我们正在处理一些挑战。我们欢迎华盛顿在澳大利亚解决这些分歧时明确表达的支持。很难想象会有更真实的友谊表达。”

佩恩说,“我希望澳大利亚从美国得到的支持能给其他人带来信心。对你们的主权的挑战来自哪里并不重要。所有国家都应该知道,有一个全球社区可以在这个最基本的国家期望方面相互支持。与个人自由一样,国家主权也是如此。澳大利亚和美国以及将我们联系在一起的联盟,是这些共同价值观的基石。”在随后的提问环节中,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记者向布林肯说,“关于经济胁迫的问题,国务卿先生,你在安克雷奇提出了这个观点,就像你今天所做的那样,谈到不要让澳大利亚在球场上孤立无援。佩恩部长谈到了你今天所传达的明确的支持表示。”

该记者说,“你能解释一下这一点如何在本届政府的范围内得到实际体现?不仅仅是通过外交手段。这种支持可能是什么样子的:第三方关税,对官员,也许是部门,或中国公司的制裁、抵制,支持文化、科学,或其他方面?”另就澳洲北部达尔文港的问题,澳洲记者问,“一个公开的记录是,奥巴马总统对这个设施被租给中国利益集团99年有很大的担忧,以至于他当时直接向特恩布尔总理(Malcolm Turnbull)抱怨此事。你今天是否坚持这一反对意见?如果是这样,你能告诉我们原因吗?这本身是一个已经完成的决定,还是因为与美国利益的潜在冲突,这将包括美国在澳洲北方的海军陆战队部署轮换,以及美国在世界那一部分的其他利益?”

对此,布林肯说,“首先,关于中国和经济胁迫,我们一直非常清楚,无论是公开还是私下,当我们看到中国普遍施加经济胁迫,以及特别是对我们的盟友施加经济胁迫时,我们的关切。我们已经在政府内部向北京提出了这些关切”。他说,“我们已经公开这样做了;我们已经私下这样做了。我们已经向中国表明,这种针对我们最亲密的伙伴和盟友的行动将如何阻碍我们自己与中国关系的改善。”布林肯说,“我们还在一起工作,以找到经济多样化的新方法,供应链安全,特别是可靠和安全的供应链,以及其他能够抵御和克服经济胁迫努力的手段,这是我们今天谈到的,我相信我们在未来会有更多内容。”

布林肯续指,“而当涉及到达尔文和与达尔文有关的问题时,这些都是澳大利亚的主权决定,我们让我们的合作伙伴来做这些决定。”佩恩补充说,“关于经济胁迫的问题,就我们与中国的关系而言,要非常清楚,我们希望有一个建设性的关系,我们可以讨论我们的分歧,我们可以一起工作以实现互利。但我们不会在我们的国家安全或我们的主权上妥协,我们将继续采取行动来保护这一点。” 她谈到,“我想我说过,或者说我在开场白中承认,我们目前有一系列问题需要与中国合作,我们将继续与中国接触,以解决那些悬而未决的问题,那些悬而未决的贸易问题,并在需要时利用我们可以利用的适当机制”。

佩恩说,“当然,你们会注意到,我们已经在世贸组织就大麦问题采取了行动。我们期望在这些问题上得到公平和及时的处理。最重要的是,我们将继续提供机会,一起讨论,通过建设性的对话解决这些问题。我们随时准备并愿意这样做。”来自福克斯新闻的记者随后问道,“在我们的澳大利亚同事提问的基础上,昨天气候特使(克里)作证说,政府正在评估是否要制裁中国的太阳能产业。国务卿先生,是否很快会有一个决定?”该记者问,“美国能否在实现拜登总统的2035年发电目标的同时,确保不资助在中国强迫劳动生产的太阳能电池板?上个月也有一些这方面的讨论,但自从那次谈话和今天与部长的这些讨论之后,是否考虑过抵制奥运会,或采取任何抵制以外的姿态来强调中国的人权侵犯?”

该记者还向佩恩提问说,“除奥运会之外,澳大利亚政府是否正在寻求与美国进行新的协调制裁,以解决中国的人权侵犯问题?”布林肯说,“对于太阳能电池板问题,我没有什么可提供的。我听从那些关注这个问题的同事们的意见。我可以说的是,这只是一个一般性的主张,它与外交部长刚才所说的一致”。他补充说,“当谈到我们处理与中国关系的方式时,我以前说过,但强调这一点很重要:我们不是在寻求遏制中国;我们不是在寻求阻止中国。我们正在寻求,坚决地寻求,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而以实际的方式,这意味着坚持要求各国履行其承诺,按照我们都同意的规则行事。”他说,“而且,无论是在贸易或商业领域,还是在海洋领域,无论是在我们可以谈论的许多其他领域,这都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布林肯说,“因此,特别是当涉及到贸易时,我们想确保每个人都在按规则行事,这包括中国。当其不遵守规则时,我们将通过我们拥有的法律机制,通过我们商定的规则,通过帮助执行这些规则的组织一起工作,以确保中国遵守这些规则。”他续称,“关于奥运会,这不是我们今天谈论的事情。我们离冬季奥运会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我们当然听到了世界各地的关切,而且我确信,在未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将与盟友和合作伙伴讨论他们对奥运会的看法。”

佩恩说,“特别是关于新疆和这些人权问题,澳大利亚一直非常明确和非常一致地表示,我们对国际社会收到的可靠报告深表关切,这些报告包括限制宗教自由、大规模监视和拘留、强迫劳动、强迫节育,包括绝育,特别是对妇女的系统虐待和酷刑”。她说,“我们没有同样的制裁制度,在我向我们的一个议会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探讨在澳大利亚建立马格尼茨基式制裁制度的备选方案的参考文件之后,澳大利亚正在考虑这一问题,政府将在适当的时候对此作出回应。”她指出,“但是,无论是通过联合国还是事实上在我们与中国的直接接触中,我们一直呼吁中国在新疆问题上尊重维吾尔族人和该地区其他少数民族、宗教和族裔的人权。”

佩恩说,“我们坚定地强调了透明度和问责制的重要性,并重申我们强烈呼吁中国允许适当的国际观察员在新疆进行有意义和不受限制的访问。上周五我在日内瓦会见了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这也是我们上周在日内瓦讨论的一个问题。澳大利亚继续发出这一呼吁,我们强烈支持和欢迎加拿大、美国、欧盟和英国宣布的措施,它们也有与新疆有关的制裁机制。”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