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国/政治

白宫高官介绍拜登政府对华政策三大支柱

罗森博格与坎贝尔出席研讨会资料图片
罗森博格与坎贝尔出席研讨会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中国事务高级主任罗森博格(Laura Rosenberger)与印太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5月26日出席了斯坦福大学活动,并就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和印太政策等议题加以介绍。

广告

罗森博格和坎贝尔周三在线上参加了斯坦福大学沃尔特·舒思深亚太研究中心(Walter H. Shorenstein APARC)“2021奥森柏格研讨会。”本次会议的主题是拜登总统的中国战略,该战略与特朗普政府的战略有何不同,以及在应对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崛起中,美国如何能够最好地追求其价值观和利益。坎贝尔发言指出,美国对华政策中被广泛描述为“接触”的时期已经结束。他强调,21世纪的大部分历史将在亚洲书写,这也是美国第一次认真地将其战略重点、经济利益和军事力量转移到印太地区。

坎贝尔说,美国对印太地区的态度一直以二战后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为基础,其核心是部署参与以维护稳定和和平解决冲突,经济开放和多边主义。他强调,现在,这个由美国主导的“印度洋-太平洋的运作体系”受到了挑战。坎贝尔说,在过去的几年里,北京已经表明它决心在国际舞台上扮演一个更加自信的角色。他谈到,“纵观全局,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转向‘严厉权力,或硬实力’的例子,以及它在战略上破坏稳定的影响:从印度北部边境的冲突到针对澳大利亚的‘不宣而战的经济运动’、‘战狼外交’、在南中国海加强军事互动、定期在台湾海峡采取军事行动,以及对日本不断施加压力。”

坎贝尔说,“我们都理解,中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对现有的、占主导地位的体系的某些要素有异议,并希望对其进行修改”。他说,“我们相信,与一个更加自信的中国打交道的最佳方式是与盟友、伙伴和朋友合作。” 坎贝尔补充说,“当然,没有一个国家急于在美中对抗中选边站,而且,在后特朗普时代,拜登政府的最大挑战之一是努力强调并向盟友和朋友保证,我们将继续发挥稳定作用。”

罗森博格在发言中提出了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三大支柱。她说,“与盟友和伙伴合作是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三大支柱之一,这并不是要建立一个反华联盟。”她续称,“我们正在寻求做的是展示民主制度的成果,并为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利益工作。”她说,“这为中国提供了一个有竞争力的反击,以应对中国以更具胁迫性的方式与其对应方接触,以及其以威胁民主国家的方式重塑规则的努力。”

罗森博格说,“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另一个支柱是在美国国内投资,加强我们在国内的实力”。她认为,这样做的必要性特别迫切,不仅是因为新冠疫情造成的健康和经济破坏,而且也是为了应对美国社会难以解决的挑战:“如贫富差距和我们民主制度的裂缝,以及在技术领域超越创新和超越中国的必要性,而这正是两个大国之间竞争的关键所在。”

罗森伯格说,美国对华政策的第三个方面是 “在我们需要的地方反击中国,在符合我们利益的地方与中国合作。我们认为这是我们管理竞争的方式,将防止我们进入冲突,但也允许我们最大限度地进行合作。”她指出,这种方法已经在拜登团队与北京的最初高级别接触中得到了体现。罗森博格和坎贝尔都出席了美中高级外交官员今年3月举行的阿拉斯加会谈。

此外,坎贝尔承认,美国仍然需要重新创造其力量的要素,消除对美国在国际舞台上衰落的恐惧,并使整个印太地区相信美方决心继续在国际舞台上发挥主导作用。美国还必须对其在该地区的参与有一个积极的经济愿景。他说,“印度洋-太平洋的操作系统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它将需要重振,不仅是美国,也包括使用它的其他国家,包括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以及想在亚洲做更多事情的欧洲国家。”

坎贝尔表示,“我们的目标是增强威慑力,并使其他国家加入这一努力”。他说,“我们对四国集团有雄心壮志”。坎贝尔指出,拜登政府希望在秋季召开一次四国安全对话机制(Quad)领导人会议,并强调美国政府愿意欢迎 “其他认为愿意与我们接触和合作的国家”加入四国安全对话机制努力。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