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国际/政治

莫里森:在G7峰会上提到中使馆14项不满清单问题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资料图片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 )6月14日在记者会上向媒体证实,他在上周末参加七国集团峰会会议期间提到了自澳中关系僵化后,中国驻澳大使馆去年向当地媒体提供的指控澳方在14个方面“毒害双边关系”的事件。

广告

这份清单的内容包括:因“莫须有”的国家安全担忧而禁止华为在澳洲推出5G;推出反外国干涉法,“被视为针对中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呼吁调查新冠病毒的来源—“站在美国的反华运动一边”;就南中国海问题发声;就新疆的人权指控发言,指责澳洲政府 “兜售谎言”;对中国网络攻击的指控;澳洲推行新的外交关系法,赋予联邦政府否决州,或地方政府与外国政府达成协议的能力等内容。

在周一的记者会上,记者向莫里森提问称,“你在(七国集团峰会)社会公开会议上提出了中国的14项不满,这是否准确?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说了什么?领导人们有什么反应?”莫里森回答说,“我确实提到了这一点,因为对于聚集在康沃尔的领导人来说,澳大利亚多年来一直处于与中国关系紧张的状态,这并不奇怪。显然,大家对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感兴趣。那么,正如你和其他人所知道的,争论的问题在中国大使和中国驻堪培拉大使馆的声明中得到了阐述。”

莫里森说,“因此,我们已经列出了这些,没有一个国家会坐在桌子周围,在这14点中的任何一点上寻求让步,作为他们也会容忍的事情。因此,我认为你刚刚非常清楚地指出,这里存在着世界观的分歧,它们可能永远无法得到解决”。他说,“但与中国共处,这是我们的目标,也要求我们非常清楚我们的价值观是什么,我们的原则是什么,我们的国家是如何运行的,以及我们将如何继续运行,不受干扰。”

记者问,“与会的领导人被那份不满的清单震惊了吗?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吗?这是澳大利亚在这方面的独特经历吗?”莫里森说,“我的意思是,对于那些与澳大利亚有类似经历的国家,特别是那些更熟悉该地区并与该地区有更多接触的人来说,这当然不会有任何惊讶。有一些欧洲国家也经历了与澳大利亚类似的时期”。

莫里森说,“但是,度过这个时期的方法就是要有耐心。经历这些的方法是继续寻求最终的目标是什么。在你所持的立场上保持一致、清晰和坚定,但目标是达到一个点,使我们能够再次参与我们过去的对话和伙伴关系,但不是以在这14点上列出的任何问题被让步为代价。”

会上,记者还提到,“意大利总理今天上午对你说,‘唯一的意见分歧是对中国的信息强度’。他指的是你的观点与他的观点相反,还是有其他国家不像你和美国及英国那样热衷于表达出如此强烈的信息?”莫里森说,“意总理指的是七国集团的讨论。 他指的不是澳大利亚参与的任何讨论。如你所知,七国集团公报是由七国制定的,澳大利亚是扩展合作伙伴。但是,我们今天就印太地区的这些问题进行了非常坦率的讨论”。

莫里森说,“我们昨天在我举行的(美英澳)三边会议上进行了非常重要的讨论,我们与美国和英国发起并寻求对话。所以这些问题在这次会议上非常突出,特别是对于像日本、我们自己和印度这样的国家来说,印度洋-太平洋是我们的家。”记者追问,“欧洲人的观点是否与七国集团中的其他国家不同?”莫里森说,“因为他们的地理环境,他们有不同的观点。他们有不同的视角,因为他们的经济缘故。我们有一个不同的视角,因为我们生活在印太地区,所以我们的经济与印太地区的融合方式与欧洲不同。但这正在迅速改变”。

莫里森说,“我察觉到的是,领导人们对印太地区的紧张局势对更广泛的全球体系的影响有了越来越深刻的认识。而这尤其与欧洲有关。领导人们对澳大利亚根据我们的自由民主价值观所采取的非常一致和明确的立场有非常高的认识,高水平的认识和非常强烈的支持,这也是过去几天参加讨论的所有领导人所认同的。”

另就澳大利亚是否希望明年再次受邀参加七国集团峰会的提问,莫里森说,“这是连续的三次邀请。所以这些是由东道主决定的事情。但澳大利亚发现,我再次发现,这个论坛,对澳大利亚来说非常非常重要”。他说,“澳大利亚在这个论坛上很受尊重。我非常感谢有机会分享我们的观点,分享我们的印太观点,特别是与日本和莫迪一起分享,他以虚拟方式加入我们。从印太地区表达印太观点是非常重要的。因此,七国集团的许多国家可以得到直接来自当地的报告。”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