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俄罗斯/政治

拜登:中国快速崛起 普京现在最不希望的就是与美国冷战

美国总统拜登资料图片
美国总统拜登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和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outine )6月16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会谈。双方会后发布联合声明,宣布两国将就军控和降低冲突风险等开展双边战略稳定对话。拜登在会后的美方记者会上向记者表示,随着与俄罗斯有着数千英里长度边界的中国的快速崛起,“普京现在最不希望的就是(与美国)冷战”。

广告

美俄联合声明写道,“我们,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约瑟夫·拜登和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注意到美国和俄罗斯已经表明,即使在紧张时期,他们也能够在我们的共同目标上取得进展,即确保战略领域的可预测性,减少武装冲突的风险和核战争的威胁。”声明说,“最近《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延期体现了我们对核军备控制的承诺。今天,我们重申了核战争不可能赢,也决不能打的原则。”声明说,“根据这些目标,美国和俄罗斯将在不久的将来共同开始一个综合的双边战略稳定对话,该对话将是深思熟虑的和强有力的。通过这一对话,我们寻求为未来的军备控制和减少风险措施奠定基础。”

周三峰会结束后,普京和拜登先后举行了各自的记者会。拜登在美方记者会上的开场白中说,“我知道围绕这次会议有很多炒作,但对我来说,这是很直接的会议。 第一,正如你们中那些报道过我的人所知道的,领导人之间面对面的对话是无可替代的。而普京总统和我有共同承担着管理两个强大而自豪的国家之间关系的独特责任,这种关系必须是稳定和可预测的。而且它应该能够,我们应该能够在符合我们共同利益的地方进行合作。”他续指,“在我们有分歧的地方,我想让普京总统了解我为什么说我所说的,为什么做我所做的,以及我们将如何应对损害美国利益的特定类型的行动。”

拜登说,“我告诉普京总统,我的议程不是针对俄罗斯或其他任何人;而是为了美国人民:抗击新冠疫情;重建我们的经济;重新建立我们与世界各地的盟友和朋友的关系;以及保护我们的人民。这是我作为总统的责任。”他说,“我还告诉他,如果美国人民不发言捍卫我们的民主价值观,不站出来维护所有男人和女人都拥有的普世权利和基本自由,在我们看来,没有一个美国总统能对美国人民保持信心。这只是我们国家的DNA的一部分。”拜登补充说,“所以,人权将永远在谈判桌上,我告诉他。这不是说当俄罗斯侵犯人权时就去找他们;这是关于我们是谁。我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怎么可能不对侵犯人权的行为发表意见?”

拜登强调,“我告诉他,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国家不同,我们是一个独特的思想的产物。你已经听我说过了,一次又一次,但我要继续说下去。这个想法是什么? 我们的权利不是来自政府;我们拥有这些权利是因为我们生而为人:就是这样。 而我们把它们提供给政府。”他补充说,“因此,在论坛上,我向他指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对纳瓦尔尼这样的案件提出我们的关注。我向普京总统明确表示,我们将继续提出基本人权的问题,因为这就是我们,这就是我们的身份。这个想法是。‘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所有男人和女人(都是被平等所创造的)......’  我们没有完全实现它,但我们一直在扩大承诺的弧度,包括越来越多的人。”

发言中,拜登说,“底线是,我告诉普京总统,我们需要有一些我们都能遵守的基本道路规则。我还说,在一些领域,我们有共同的利益要合作,为了我们的人民:俄罗斯和美国人民;但也为了世界的利益和世界的安全。其中一个领域是战略稳定。”拜登还向台下的记者表示,“你们问过我很多次,我要和普京讨论什么。在我来之前,我告诉你我只和个人谈判。而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一直以来打算做的事情,那就是讨论和提出战略稳定问题,并试图建立一个我们据此处理它的机制。”他说,“我们详细讨论了我们在两国军备控制措施方面需要采取的下一步措施:我们需要采取的步骤,以减少意外冲突的风险。”

就会谈的气氛问题,拜登说,“我必须告诉你,整个会议的基调:我猜总共是四个小时;是好的、积极的。没有采取任何激烈的行动。我们有不同意见的地方;我有不同意见,就说出来。他不同意的地方,他也说了。但这不是在一种夸张的气氛中进行的。那是太多一直在发生的事情了。” 他说,“在过去的一周里,我相信,我希望美国已经向世界表明,我们回来了,与我们的盟国站在一起。我们召集我们的民主国家伙伴作出协调一致的承诺,以应对我们世界面临的最大挑战”。他续指,“而现在我们已经就我们打算如何处理俄罗斯和美俄关系建立了一个明确的基础。未来还有更多的工作。我并不是说这些都已经完成了,但我们这次旅行已经完成了很多工作。”

在总结美俄对话的性质时,拜登说,“这不仅仅是关于我们的自身利益;而是关于共同的自身利益。”在稍后的问答环节中,一名记者提问称,“在这次讨论之前,有很多关于两国(关系)蔓延到冷战的讨论。我想知道,你在讨论中是否有什么东西让你认为他 ……? ”拜登回答说,“我认为,他现在最不希望的就是冷战。在不引用他的话的情况下,我认为这并不合适。让我问一个反问句:你与中国有几千英里的边界。中国正在前进,一心想要选举,正如他们所说,寻求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和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强大的军队。”

拜登说,“你处在一个你的经济正在挣扎的情况下,你需要以一种更积极的方式来推动它,在增长方面。而你;我不认为他在寻求与美国进行冷战。”他补充说,“我不认为这是关于:正如我对他说的,我说,‘你们这一代人和我这一代人相差大约10年。这不是一个皆大欢喜(kumbaya)时刻,就像你们在60年代的美国常说的那样,比如,'让我们拥抱和爱对方'。但是,让我们处于一个新的冷战的局面,显然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你们国家或我们的利益’。我真的相信他是这么想的,他明白这一点。”

拜登说,“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已经准备好,引用一下,比喻说,‘放下武器’,并说,‘来吧’。我相信,他仍然担心被,引用‘包围’。他仍然担心我们,事实上,正在寻找将他拿下,等等。他仍然有这些担忧,但我不认为这些担忧是他寻求与美国建立关系的驱动力。”另在稍后于日内瓦机场登机返回美国前拜登再次接受了媒体的采访。期间,一名记者问拜登,“是否有任何时刻让你真正感到惊讶的是?”拜登回答说,“不,我并不惊讶,因为我相信;让我选择我的用词。俄罗斯现在正处于一个非常、非常困难的境地。他们正受到中国的挤压。他们拼命想保持一个大国。你们都在写,不是没有道理的,‘拜登已经给了普京他想要的东西:合法性,与美国总统一起站在世界舞台上’。 他们拼命想拥有,成为相关的。”

拜登说,“他们有,而且他们不希望被称为,正如一些批评家所指出的那样,你知道,‘拥有核武器的上沃尔特(西非布基纳法索原名,Upper Volta with nuclear weapons)’。这很重要。我发现这对几乎每一位世界领导人都很重要,无论他们来自哪里,如何看待他们,他们在世界的地位。这对他们很重要。这对他们在国内的支持也很重要。”他说,“我认为,在过去的三到五年里,世界已经达到了一个根本性的拐点,即从现在起的十年会是什么样子。 我是指字面上的意思。 这不是夸张的说法。 我并不是想把它夸大。 我认为这是一个真正的现实。”

拜登说,“因此,世界上的每个国家,特别是那些曾经或仍然拥有实权的国家,都在想:‘我怎样才能保持和维持我的地位?我怎样才能保持和维持我们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 这就是美国现在正在经历的事情。我们如何维持我们作为世界上领先的、最强大的、最民主的国家?’ 很多事情都在发生。”在谈到了今年1月6日发生的美国国会冲击事件和多个州正在对选举法进行修订的企图后,拜登说,“所以,这关系到很多事情。 每个国家,我们都有自己的关切和问题,但我们仍然,只要我是总统,我们就会坚持我们是开放的、负责任的和透明的概念。我认为这是向世界发出的一个重要信息。”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