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俄羅斯/政治

拜登:中國快速崛起 普京現在最不希望的就是與美國冷戰

美國總統拜登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拜登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和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outine )6月16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會談。雙方會後發布聯合聲明,宣布兩國將就軍控和降低衝突風險等開展雙邊戰略穩定對話。拜登在會後的美方記者會上向記者表示,隨着與俄羅斯有着數千英里長度邊界的中國的快速崛起,“普京現在最不希望的就是(與美國)冷戰”。

廣告

美俄聯合聲明寫道,“我們,美利堅合眾國總統約瑟夫·拜登和俄羅斯聯邦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注意到美國和俄羅斯已經表明,即使在緊張時期,他們也能夠在我們的共同目標上取得進展,即確保戰略領域的可預測性,減少武裝衝突的風險和核戰爭的威脅。”聲明說,“最近《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的延期體現了我們對核軍備控制的承諾。今天,我們重申了核戰爭不可能贏,也決不能打的原則。”聲明說,“根據這些目標,美國和俄羅斯將在不久的將來共同開始一個綜合的雙邊戰略穩定對話,該對話將是深思熟慮的和強有力的。通過這一對話,我們尋求為未來的軍備控制和減少風險措施奠定基礎。”

周三峰會結束後,普京和拜登先後舉行了各自的記者會。拜登在美方記者會上的開場白中說,“我知道圍繞這次會議有很多炒作,但對我來說,這是很直接的會議。 第一,正如你們中那些報道過我的人所知道的,領導人之間面對面的對話是無可替代的。而普京總統和我有共同承擔著管理兩個強大而自豪的國家之間關係的獨特責任,這種關係必須是穩定和可預測的。而且它應該能夠,我們應該能夠在符合我們共同利益的地方進行合作。”他續指,“在我們有分歧的地方,我想讓普京總統了解我為什麼說我所說的,為什麼做我所做的,以及我們將如何應對損害美國利益的特定類型的行動。”

拜登說,“我告訴普京總統,我的議程不是針對俄羅斯或其他任何人;而是為了美國人民:抗擊新冠疫情;重建我們的經濟;重新建立我們與世界各地的盟友和朋友的關係;以及保護我們的人民。這是我作為總統的責任。”他說,“我還告訴他,如果美國人民不發言捍衛我們的民主價值觀,不站出來維護所有男人和女人都擁有的普世權利和基本自由,在我們看來,沒有一個美國總統能對美國人民保持信心。這只是我們國家的DNA的一部分。”拜登補充說,“所以,人權將永遠在談判桌上,我告訴他。這不是說當俄羅斯侵犯人權時就去找他們;這是關於我們是誰。我是美利堅合眾國的總統,怎麼可能不對侵犯人權的行為發表意見?”

拜登強調,“我告訴他,與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其他國家不同,我們是一個獨特的思想的產物。你已經聽我說過了,一次又一次,但我要繼續說下去。這個想法是什麼? 我們的權利不是來自政府;我們擁有這些權利是因為我們生而為人:就是這樣。 而我們把它們提供給政府。”他補充說,“因此,在論壇上,我向他指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對納瓦爾尼這樣的案件提出我們的關注。我向普京總統明確表示,我們將繼續提出基本人權的問題,因為這就是我們,這就是我們的身份。這個想法是。‘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所有男人和女人(都是被平等所創造的)......’  我們沒有完全實現它,但我們一直在擴大承諾的弧度,包括越來越多的人。”

發言中,拜登說,“底線是,我告訴普京總統,我們需要有一些我們都能遵守的基本道路規則。我還說,在一些領域,我們有共同的利益要合作,為了我們的人民:俄羅斯和美國人民;但也為了世界的利益和世界的安全。其中一個領域是戰略穩定。”拜登還向台下的記者表示,“你們問過我很多次,我要和普京討論什麼。在我來之前,我告訴你我只和個人談判。而現在我可以告訴你我一直以來打算做的事情,那就是討論和提出戰略穩定問題,並試圖建立一個我們據此處理它的機制。”他說,“我們詳細討論了我們在兩國軍備控制措施方面需要採取的下一步措施:我們需要採取的步驟,以減少意外衝突的風險。”

就會談的氣氛問題,拜登說,“我必須告訴你,整個會議的基調:我猜總共是四個小時;是好的、積極的。沒有採取任何激烈的行動。我們有不同意見的地方;我有不同意見,就說出來。他不同意的地方,他也說了。但這不是在一種誇張的氣氛中進行的。那是太多一直在發生的事情了。” 他說,“在過去的一周里,我相信,我希望美國已經向世界表明,我們回來了,與我們的盟國站在一起。我們召集我們的民主國傢夥伴作出協調一致的承諾,以應對我們世界面臨的最大挑戰”。他續指,“而現在我們已經就我們打算如何處理俄羅斯和美俄關係建立了一個明確的基礎。未來還有更多的工作。我並不是說這些都已經完成了,但我們這次旅行已經完成了很多工作。”

在總結美俄對話的性質時,拜登說,“這不僅僅是關於我們的自身利益;而是關於共同的自身利益。”在稍後的問答環節中,一名記者提問稱,“在這次討論之前,有很多關於兩國(關係)蔓延到冷戰的討論。我想知道,你在討論中是否有什麼東西讓你認為他 ……? ”拜登回答說,“我認為,他現在最不希望的就是冷戰。在不引用他的話的情況下,我認為這並不合適。讓我問一個反問句:你與中國有幾千英里的邊界。中國正在前進,一心想要選舉,正如他們所說,尋求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經濟體和世界上(規模)最大、最強大的軍隊。”

拜登說,“你處在一個你的經濟正在掙紮的情況下,你需要以一種更積極的方式來推動它,在增長方面。而你;我不認為他在尋求與美國進行冷戰。”他補充說,“我不認為這是關於:正如我對他說的,我說,‘你們這一代人和我這一代人相差大約10年。這不是一個皆大歡喜(kumbaya)時刻,就像你們在60年代的美國常說的那樣,比如,'讓我們擁抱和愛對方'。但是,讓我們處於一個新的冷戰的局面,顯然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你們國家或我們的利益’。我真的相信他是這麼想的,他明白這一點。”

拜登說,“但這並不意味着他已經準備好,引用一下,比喻說,‘放下武器’,並說,‘來吧’。我相信,他仍然擔心被,引用‘包圍’。他仍然擔心我們,事實上,正在尋找將他拿下,等等。他仍然有這些擔憂,但我不認為這些擔憂是他尋求與美國建立關係的驅動力。”另在稍後於日內瓦機場登機返回美國前拜登再次接受了媒體的採訪。期間,一名記者問拜登,“是否有任何時刻讓你真正感到驚訝的是?”拜登回答說,“不,我並不驚訝,因為我相信;讓我選擇我的用詞。俄羅斯現在正處於一個非常、非常困難的境地。他們正受到中國的擠壓。他們拚命想保持一個大國。你們都在寫,不是沒有道理的,‘拜登已經給了普京他想要的東西:合法性,與美國總統一起站在世界舞台上’。 他們拚命想擁有,成為相關的。”

拜登說,“他們有,而且他們不希望被稱為,正如一些批評家所指出的那樣,你知道,‘擁有核武器的上沃爾特(西非布基納法索原名,Upper Volta with nuclear weapons)’。這很重要。我發現這對幾乎每一位世界領導人都很重要,無論他們來自哪裡,如何看待他們,他們在世界的地位。這對他們很重要。這對他們在國內的支持也很重要。”他說,“我認為,在過去的三到五年裡,世界已經達到了一個根本性的拐點,即從現在起的十年會是什麼樣子。 我是指字面上的意思。 這不是誇張的說法。 我並不是想把它誇大。 我認為這是一個真正的現實。”

拜登說,“因此,世界上的每個國家,特別是那些曾經或仍然擁有實權的國家,都在想:‘我怎樣才能保持和維持我的地位?我怎樣才能保持和維持我們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 這就是美國現在正在經歷的事情。我們如何維持我們作為世界上領先的、最強大的、最民主的國家?’ 很多事情都在發生。”在談到了今年1月6日發生的美國國會衝擊事件和多個州正在對選舉法進行修訂的企圖後,拜登說,“所以,這關係到很多事情。 每個國家,我們都有自己的關切和問題,但我們仍然,只要我是總統,我們就會堅持我們是開放的、負責任的和透明的概念。我認為這是向世界發出的一個重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