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國/政治

美國安顧問:考慮安排拜登與習近平會談 20國集團峰會是機會

美國總統拜登與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拜登與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6月17日向媒體表示,白宮將考慮安排拜登總統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舉行會談。他指出,定於今年10月在意大利舉行的20國集團峰會的間隙是兩國領導人進行會談的一個可能的機會。

廣告

沙利文周四齣席了在白宮舉行的記者會並就拜登剛剛結束的訪歐之旅進行了總結和介紹。沙利文在開場白中向記者表示,“底線是,拜登在這次旅行中自信而熟練地戴上了自由世界領袖的衣缽。前任總統已經讓出了這一衣缽,而拜登總統現在已經強調要奪回它。作為此行的基礎性成果,我認為這是最重要的。”他說,“但拜登此行的意義遠遠不止這些。這是一組不同尋常的富有成效的、實質性的峰會,取得了真實、具體的成果。這些會議的綜合影響為證明民主國家能夠為其本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提供服務奠定了基礎,正如總統在此行中多次討論的那樣。”

沙利文說,“我只想說說此行的五個重要進展領域。 第一個是關於新冠疫情的行動。總統都作出了歷史性的、不朽的承諾,即美國將向全世界100個最低收入國家提供5億輝瑞公司的疫苗。這也激發了其他七國集團成員的承諾,並幫助形成了一個更廣泛的行動計畫的核心,以在2022年底前結束這一流行病,我們現在將明智地向前邁進,以執行這一計畫,包括確保生產承諾的劑量,有效地分配它們,以及處理結束這一流行病所需的所有其他方面的支持”。沙利文說,“第二是志同道合的國家、世界上的民主國家對中國的看法趨於一致。 我們七國集團發起了一個新的基礎設施倡議,即‘重建更好世界’(B3W),這將是‘一帶一路 ’倡議的一個高標準、透明、氣候友好的替代方案。”

沙利文說,“我們有北約第一次在其公報中處理中國問題,真正認真對待中國帶來的安全挑戰,還有一項任務是制定一個處理中國問題的新戰略概念,而上一個戰略概念甚至沒有提到中國。”他說,“我們啟動了美國-歐盟貿易技術委員會,該委員會將處理廣泛的貿易和技術問題,既包括美國和歐洲之間的肯定性議程,也包括以協調的方式處理中國多年來追求的非市場經濟做法,這些做法對歐洲和美國的市場經濟都有損害。”他補充說,“事實上,七國集團談到了協調和一致的問題,即站起來反制和回擊中國的非市場經濟做法,作為更廣泛的經濟競爭的一部分。”

沙利文說,“這次訪問中的一個具體的、有形的例子是達成協議,結束空客和波音之間長達16年的爭端。該協議不僅涉及五年的暫停關稅,而且,關鍵的是,美國和歐盟在與中國的大型客機行業相關的入境和出境投資方面進行明確的協調,以便美國和歐盟將共同努力,保護歐洲和美國的就業和技術免受中國的掠奪性做法影響。”他說,“第三個取得主要進展領域是為工人和家庭提供服務,我認為,空客和波音的這筆交易是這方面的一個重要例子,因為最終,它將通過放寬關稅和防止來自中國的掠奪性競爭,幫助保障和增加我們自己航空業的就業機會。”

沙利文說,“當然,七國集團關於全球最低稅的協議一旦實施,將隨着時間的推移向美國財政提供數千億美元的資金,可以投資於美國工人和社區,這些資金目前正因為公司稅收的競爭而流失。”他續指,“第四個取得進展領域是拜登總統和美國以強調、肯定和積極的方式與我們的盟友和夥伴一起站出來維護我們的價值觀。這當然包括《新大西洋憲章》:美國和英國,約翰遜首相和拜登總統在此行的開幕階段簽署的《新大西洋憲章》。它包括七國集團以一個集體的聲音對新疆的侵犯人權行為發表意見,以及對強迫勞動做出一系列承諾,特別是在新疆普遍存在的那些領域。”

沙利文說,“此行包括拜登在一系列與人權有關的問題上直接挑戰普京,包括對納瓦爾尼的不公正拘留,壓制自由歐洲電台/自由電台的努力,然後他昨天發表了廣泛的公開評論,說美國總統必須在人權和民主問題上站出來說話;這是印在美國的DNA里的。 我認為,這為整個圍繞將價值觀重新置於美國外交政策核心的旅行畫上了一個驚嘆號。”他談到,“然後,第五個領域是推動網絡方面的進展。”他說,“網絡也與(俄羅斯)建立戰略穩定對話的更廣泛努力有關,該對話將解決軍備控制問題,但隨着我們向前推進,也會觸及與網絡和空間有關的問題。”

沙利文說,“當然,這次旅行還有其他重要內容:從拜登總統與法國總統馬克龍就增加北約從現在到2030年的新能力的資金達成協議;到他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就在阿富汗的持久存在,以及我們如何確保這種存在的安全進行會晤;到他與南非總統拉馬福薩就美國如何支持非洲大陸的疫苗製造進行會晤;以及更多。”他說,“但我認為,特別是這五個領域,我們感到我們取得了有意義的進展,並為自己建立了一個強大的地位,能夠應對我們這個時代的跨國挑戰以及與中國和俄羅斯在未來的競爭。”

提問環節中,一名記者提問稱,“既然你提到七國集團在中國問題上保持一致,如果你能更詳細地說明,這是否意味着現在你有七國集團會議保持一致,清除障礙,與普京會面,這是否意味着現在可以繼續與習主席進行雙邊討論,以及你將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如果你能評論一下,特別是其中的人權部分。既然你們是第一個採取行動的國家,七國集團:其他七國集團國家在強迫勞動的供應鏈問題上將採取什麼具體行動?”沙利文回答說,“關於第一個問題,答案是,總統所說的無法替代領導人級別的對話是他昨天與普京舉行峰會的核心部分,這也適用於中國和習近平主席。他將尋找機會與習主席一起向前邁進。”

沙利文說,“我們目前沒有任何特別的計畫,但我要指出,兩位領導人都有可能參加10月份在意大利舉行的20國集團會議。因此,我將暫時不談這個問題,我們還沒有結束這次旅行。我們在星期四做的最後一件事是計畫下一件事。”他說,“但很快,我們就會坐下來,為兩位領導人的接觸制定正確的方式。現在,它可能是一個電話;它可能是在一個國際;另一個國際峰會的間隙進行的會晤;它可能是其他的東西。”他指出,“因此,在這個問題上還沒有做出決定。”

沙利文說,“但是,拜登總統將在未來一個月以某種方式與習主席接觸,以評估我們在這一關係中的位置,並確保我們有那種我們昨天發現與普京總統有價值的直接溝通,我們非常致力於此。現在只是一個時間和方式的問題。我們將努力解決這個問題,並有更多的報告”。他談到,“關於強迫勞動,七國集團特別確定了三個領域:服裝領域;農業領域,棉花是我們特別關注的農業的一個方面;以及多晶矽領域和太陽能領域”。

沙利文說,“因此,我們所期望的是,其他七國集團夥伴將研究對那些被證明是用強迫勞動生產的商品進行各種形式的限制。這些限制的確切形式將因國家而異;限制的時間將因國家而異。但我們的期望是,我們將在一個廣泛的方法中保持一致,對強迫勞動管轄範圍內出現的供應鏈採取切實的行動或與之相關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