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世界难民日

2021世界难民日 巴勒斯坦人走投无路

Image RFI Archive : Journée mondiale des réfugiés: les Palestiniens dans l’impasse. Ici, dans le camp de réfugiés de Balata à l'est de Naplouse en Cisjordanie occupée, le 8 avril 2021.
Image RFI Archive : Journée mondiale des réfugiés: les Palestiniens dans l’impasse. Ici, dans le camp de réfugiés de Balata à l'est de Naplouse en Cisjordanie occupée, le 8 avril 2021. © AFP - JAAFAR ASHTIYEH / RFI Image Archive

每年的6月20日是世界难民日(Journée mondiale des réfugiés)。2021年的这一天,本台RFI特派记者自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巴拉塔难民营发回报道。

广告

2021年6月20日星期天世界难民日,本台RFI法文网报道说,在巴勒斯坦,民众面对可能的返回权依然缺乏回应而陷入走投无路之境地。巴勒斯坦难民是那些在1948年以色列建国前生活在当地的巴勒斯坦人。他们在所谓的“灾难”(Nakba)时期遭以色列方面强行驱逐,有80万巴勒斯坦人被迫流离失所。如今,他们中的大多数生活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与加沙,或者是在黎巴嫩ˎ 约旦和叙利亚这些邻国,等待享有得到联合国表决通过,但仍遭以色列禁止的返回权。那里的巴勒斯坦人没有忘记,仍在等待。他们认为,迟到总比不到好。

据本台RFI特派记者爱丽丝(Alice Froussard)周日发自约旦河西岸巴拉塔难民营(Balata)的报道,巴拉塔难民营临近纳布卢斯(Naplouse),是人口最密集的难民营之一。0.25平方公里的面积里拥挤着2万7千人。巷子很窄,车辆与灯光勉强可以入内。

Image RFI Archive - Balata Basic Girls School
Image RFI Archive: Balata Basic Girls School AFP

难民的执著

28岁的Ahmad就生活在这里。他的祖父母原籍在Jaffa,1948年“灾难”时期,以色列建国时,被迫离开。生活不容易。就像与临近城市复杂的融合那样,暴力是常有的。Ahmad说,技术上而言,他可以在难民营外生活。但他觉得,一旦放弃难民营,也就意味着放弃了原则,放弃了返回权。他表示,人们总是希望去别处生活,希望返回Jaffa,返回他祖父的出生地。假如他不能回去,那就可能是他的儿子或者是他的孙子,但会有一名家人。这就是想法。

深感不公正

如同Ahmad,大多数巴勒斯坦难民从未见过家乡的村庄或他们依然珍藏着钥匙的故居,现在都已处于以色列境内。除非申请许可,才能前往,而且经常会被拒绝。对此,一位55岁的巴勒斯坦妇女深感不公。她接受采访说,作为一名巴勒斯坦女性,她的儿子年仅18岁,但不能去耶路撒冷参观。大海距此近半小时之遥,他想要去游泳时,没有沙滩,什么都没有。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是巴勒斯坦人。

Image RFI Archive - Balata refugee camp
Image RFI Archive - le camp de Balata, au nord de la Cisjordanie occupée AFP

所有的人都说,他们的故事要世代相传,希望有一天能够有权返回。2020年截止时,联合国机构登记的巴勒斯坦难民有近563万人。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