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法国/政治

澳政府信件:在取消潜艇交易数小时前曾告诉法企不会继续履行协议

2018年马克龙与特恩贝尔站在澳洲皇家海军“沃勒”号潜艇上
2018年马克龙与特恩贝尔站在澳洲皇家海军“沃勒”号潜艇上 © 网络图片

9月29日,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 )在出席法国参议院听证会时就澳洲潜艇事件说,“(法国)海军集团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我们也没有。毫无一人(认识到将出现问题)”。他指责澳方为此进行了“几个月的欺骗和假装”。据澳洲政府依照该国《信息自由法》公布的文件显示,澳方在这笔价值900亿澳元的潜艇交易被取消的几小时前,曾告诫负责制造潜艇的法国海军集团,它实现了一个关键的合同里程碑,但“没有提供任何授权来继续工作”。

广告

《卫报》根据澳大利亚的《信息自由法》获得了15日澳洲政府向法国海军集团发送的这封信的全文。澳大利亚国防部于周六上午向该报递交了所要求的文件,这是在《澳大利亚人报》发表援引该信部分内容的文章数小时后的最新消息。报导称,这封措辞谨慎的信重点探讨的是合同事项,并称澳洲政府“已经向(法国)海军集团提供了关于继续工作和偿还工作的指导”。

但负责澳法“未来潜艇”项目的总干事,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准将波尔克(Craig Bourke)补充了一个关于澳洲政府尚未授权继续协议的警告。他告诉法国海军集团说,“除了根据参考文献A、B和C,本函所涉及的事项并不提供任何授权,以继续开展工作或偿还核心工作范围(CWS1)下的工作费用。”

据了解,参考文献B指的是潜艇设计合同,但参考文献A和C被信息公开决策者涂掉了,显然是为了保护“商业秘密或商业价值信息”。

波尔克在信中还写道,“我确认已经按照潜艇设计合同(SDC)的要求,在参考文献B处实现了功能性船舶系统功能审查的退出。”他说,澳大利亚政府“提醒(法国)海军集团,这种退出并没有消除一周前发出的另一封信中概述的义务”。

这份日期为9月15日的信是写给巴黎法国海军集团的发展总干事詹姆皮(Guillaume Jampy)的,并似乎抄送给该集团在澳大利亚的首席执行官戴维斯(John Davis)。

在《信息自由法》请求中,《卫报》还寻求该信被发送到法国海军集团的确切时间。据澳洲国防部的内部记录显示,该文件是在堪培拉时间9月15日下午12点05分创建的,并在堪培拉时间下午4点34分(巴黎时间上午8点34分)修改。

就由取消潜艇协议和澳英美宣布达成三边安全协议(AUKUS)引发的外交事件,澳洲总理莫里森曾透露说,他一直无法获得电话,“所以我直接在私人信件中向他传达了澳大利亚的决定”。法国官员表示,莫里森的办公室在事先向马克龙通报其决定时只做了半推半就的努力。

澳大利亚决定放弃合同,以便与美国和英国合作开发核动力潜艇,这激怒了巴黎,法国外长说就好像被“在背后捅了一刀”,并召回了其驻堪培拉和华盛顿的大使。报导指,但新公布的信件似乎与法国政府在合同被取消前几小时提供的保证的一些说法相矛盾。

法国国防部发言人赫维·格兰让(Hervé Grandjean)上周在电视节目中说,这封信表明监督该项目的澳大利亚官员“对法国潜艇的性能非常满意,这显然意味着我们将进入合同的下一个阶段”。

海军集团本周表示,澳大利亚取消价值900亿澳元的潜艇交易并不是因为承包商的任何失误。该集团巴黎总部的一份声明说,“澳大利亚当局为方便起见终止了合同,从而承认海军集团没有违背其承诺”。

《卫报》于9月24日提交了关于这封信的信息自由请求,试图核实在美英澳领导人15日一起宣布新的三边安全协议之前,澳大利亚提供了哪些保证。

澳洲的《信息自由法》决策者选择了部分公开两份文件--信件和信件发送时间的记录,并对少量材料进行了编辑,理由是它会披露“商业机密或有商业价值的信息”。澳方决策者在与海军集团协商后告诉《卫报》说,“我发现文件中的信息对海军集团有商业价值”。

其表示,“披露海军集团与澳洲之间达成的商业安排,可以合理地预期有利于海军集团的竞争对手在未来赢得海军集团竞争的工作,因为它揭示了海军集团准备接受的条款。”

莫里森近日多次表示,在印太地区战略前景恶化的时候,他的行动符合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利益,同时承认对法国的“失望”表示理解。

法方指出,马克龙总统和莫里森之间未来的任何会谈都必须“认真准备”并有“实质内容”。上周五,欧盟宣布将与澳大利亚的下一轮贸易谈判推迟一个月。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