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国/政治

沙利文:拜登愿意支持提高欧洲军事和防御能力 就美欧对华政策分歧报道不准确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会见法国智库代表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会见法国智库代表 © 网络图片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10月8日在巴黎会见了法国总统外事顾问博纳(Emmanuel Bonne)。

广告

沙利文周五通过推特表示,“今天在巴黎与法方外事顾问博纳进行了良好的会晤,继续就我们的共同议程进行密切协调。”据悉,沙利文会后还与法国智库的一些专家就两国关系进行了会谈。就澳英美三边安全协议和潜艇协议事件引发的美法关系紧张问题,沙利文周四则在受访时表示,“当我们的法国同行提出关切时,当其他人提出问题时,我们的回答不是......‘叫别人走远点,不要烦我’。他说,“这就是其他以前的美国政府可能会做出的反应”。

沙利文在描述拜登政府对法国失望的反应时说,“这是果断的行动,而且我相信在很短的时间内直接与法方接触,在两位总统之间建立对话,发表联合声明,促成他们的大使回国,然后促成持续的外交对话。”沙利文指出,周五他将成为仅本周就从华盛顿访问巴黎的第三位美方高级别特使,周一美国副国务卿维多利亚·努兰德(Victoria Nuland)和周二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都前来巴黎访问。法国总统马克龙本周说,他还不相信这种关系已经回到了正轨。

据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导,针对一些欧洲领导人对三边安全协议(奥库斯协议)的批评,沙利文说,这些批评是通过“早期对(欧盟)成员国和欧盟本身进行积极的接触,并在我今天的访问中达到高潮”来处理的。在与记者的圆桌讨论中,沙利文因欧洲盟友指责华盛顿没有充分协商,以及拜登特别无视对从阿富汗撤军计划的疑虑而数次受到质疑。

就阿富汗问题,沙利文坚持认为美方已经进行了充分的磋商,但欧方只是不同意拜登总统的决定。沙利文说,“如果你看一下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协商模式,在部长一级、白宫高级官员一级、总统一级的几周时间里,以及在总统于4月16日发表讲话宣布他对阿富汗的决定之前,这种协商是密集的,是持续的,是系统的。”他说,“而我认为真正的问题是,许多盟友不同意这个决定的结果。”

沙利文补充说,“但我实际上相信,这种协商的形式和内容是相当密集的。坦率地说,总统之所以要到4月中旬才作出最后决定,部分原因是他考虑到了盟国的反馈意见,这些盟国表示他们对如何继续在阿富汗驻军有不同看法。”但在三边安全协议的问题上,沙利文承认白宫处事不当。他说,“关于奥库斯协议,你知道,我们已经说过,我们本可以改进围绕这个问题的协商方法。”

总的来说,沙利文坚持认为拜登政府致力于与合作伙伴密切合作,他甚至举出了欧盟领导人是正确的,而华盛顿是错误的例子--至少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时,以及欧盟同意拜登、沙利文和其他人在奥巴马政府期间参与的决定。这包括欧盟对“伊朗核协议”(JCPOA)的有力辩护。

沙利文说;“欧洲人是对的,我们不应该退出‘伊朗核协议’。他们是对的,我们不应该离开《巴黎气候协定》。我想说他们是对的,对的多于错的,他们中的许多人对入侵伊拉克的可能成本和后果是对的。所以这些是与使用武力、气候变化和核扩散有关的例子。”他说,目前跨大西洋关系的状况远比最近几周所描述的要好。

沙利文说,”我的观点是,实际上,如果你看一下我们政府的处理方式的总和,不管是处理好的方面:美欧贸易和技术委员会、波音-空客交易、七国集团公报、美国-欧盟峰会、今年的北约峰会--还是处理好的挑战,其反映了对外交、协商的完全承诺,利用了长期以来建立的个人关系,这些关系能够支持我们度过困难时期。”

沙利文补充说,“(拜登)总统自己的关系和自己的信誉在这方面一直是一个巨大的资产。因此,我们实际上感到我们现在站在一个时刻,无论是在我们在欧洲的关键双边关系中,还是在北约和欧盟的背景下,我们都有机会达到一个强度、重点和目的。”他表示,拜登确实愿意支持提高欧洲的军事和防御能力,这是与马克龙发表的旨在平息奥库斯协议争端的联合声明中的一个关键点。但沙利文说,关键是要处理好具体问题。

沙利文说,“总统在与马克龙总统的联合声明中把它归结为一个简单的主张,即美国认识到一个更强大和更有能力的欧洲防务的重要性,它是对北约的补充。”他说,“而我认为能力是这里的关键。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主要的欧洲国家努力发展增强的能力,这些能力具有互操作性,可以部署在一个更大的共同任务中--从美国的角度来看,这基本上是一个积极的事情。”

但沙利文指出,对话应该远离像“战略自主”这样的修辞术语,这些术语在欧盟经常被用来描述独立于美国的能力建设努力。他说,“我认为将其发扬光大的方法是实用和具体。”他认为,“这不是从特定术语的神学或特定结构的哲学角度来谈论。而是要谈论什么、如何、以及何时。然后让美国大力支持,并将其发扬光大。”沙利文说,美方仍然希望看到北约盟国在他们的军队上花费更多,但他补充说,“现金只是其中一部分。问题是谁有什么军事能力?然后如何将它们贡献给共同的任务?”

关于对华政策,沙利文说,华盛顿和欧洲正在更接近于一个共同的方法,一些报道的观点分歧是不准确的。他说,“我实际上认为,在关于美欧中国问题对话的叙述中,有一种漫画式的说法--那就是美国正在进来,大喊欧洲人要更强硬,而他们没有更强硬,而这根本没有捕捉到这场对话中实际发生的情况。”他说,“这一对话中实际发生的是整个大西洋地区对经济实践、技术以及越来越多的安全和多领域方面对欧洲和美国构成的深刻挑战的广泛认识。然后就应该部署的工具、工具的组合、工具的顺序进行了深入的对话,以应对这些挑战。”

沙利文说,领导人之间的对话,包括今年早些时候在英国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正在帮助弥合任何缝隙。他说,“我们认为这是一个过程,我们认为它是朝着美国和欧洲之间更加趋同的方向发展的一个箭头。”他续指,“但为了达到这种融合,我认为我们每个人都必须理解并为对方的利益和观点作出调整。而这正是拜登政府在这个问题上带来的精神。”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