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报纸摘要

预防原则还是焦虑原则?

音频 04:55

火山灰对欧洲人生活造成的困扰仍然是法国舆论关注的重中之重。但是,今天由于送报员工罢工的缘故,我们仅仅收到了『世界报』。根据我们对法国各大媒体网站的有限搜索,在已刊出的报道中,除了冰岛火山灰对全球空中运输的影响仍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外,其它相当多的都是法国国内新闻。 

广告

『世界报』头版头条写道:由于冰岛火山周二重新喷射出大量的火山灰,削弱了刚刚部分恢复的空中运输。欧洲空中运输重返正常被迫放缓。

『世界报』为此专门配发了题为“预防原则还是焦虑原则?”。社评说,冰岛火山灰五天以来不仅仅使欧洲的天空处于瘫痪,打乱了全球的空中运输,阻止了七百万人旅行,每天给航空公司造成数亿欧元的经济损失,它同时又激活了现在时不时出现的有关预防原则的争论。

『世界报』的社评说,这正是几个月前有关甲流感疫情,数周前有关在法国海岸造成巨大损失的辛加暴风的争辩的情况。现在我们又争论起火山灰的预防问题。每一次争论,公共当局都处在两个矛盾之中:一方面,公民要求政府最大限度地保障他们的安全,甚至绝对地保障他们的安全,帮助他们对抗自然、环境、以及健康等方面的可能会产生的威胁。另一方面,如果风险显得没有预期的那么可怕,公共当局又立即被指责预防过头,从而阻碍了每个人的自由,
面对这一进退两难的局面,国家一般采取的是明智和谨慎的规则。那就是多预防总比少预防要好。自从『环境保护宪章』在2005年被纳入法国宪法以后,法国政府甚至把这样做视为必须。『环境保护宪章』第五款明确规定:“当灾害到来后可能对环境造成严重和不可挽回的损失,即使科学对这一点的认识并不十分明确,公共当局也应以预防原则应对,采取临时的、适当的措施,以避免灾祸的发生。”

如果从一个更宽的角度去理解,显然就是这一原则导致欧洲全面禁飞。当然,在事后再去指责这一极端的决定就显得有点轻易。试问,会有多少游客在可能的风险面前会与禁飞命令对抗?会有多少人把他们非走不可的要求以及他们的舒适感置于安全之上呢?

剩下的就是要评估公共当局的做法,法国当局以及欧洲当局是否采取了适合的措施来对应预想的危险?在第一时间 ,回答是肯定的。接下来再想,就相当值得怀疑。不管是对甲流感疫情的预防还是对火山灰的预防,我们干脆就忘记了评估实际会发生的危险的程度。

最近二十年来爆发的环境与卫生方面的惨剧,包括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件,输血感染事件,石膏污染,疯牛症等等,已从相当广阔的层面展示了必须保障公民的义务这一原则并不是经常在盈利的逻辑面前经得起考验,而不过是一个委婉的措辞罢了。不过,这并不因此意味着预防原则应该被猜疑原则和焦虑原则代替。除非我们接受一个只要有一点点科学革新就害怕、就恐慌的社会;一个被脆弱感磨蚀,被零危险的念头纠缠和困扰的社会。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倒退的社会。
泰国政局动荡不堪是『世界报』关注的另一重点。该报在相关文章中写道:围绕前总理他信产生的政治斗争使泰国社会产生了严重分裂。即使自2006年以来一直生活在政治危机中的普通泰国人,也对今天支持王权和精英阶层的“黄衫军”和代表农民、工人以及穷人的“红衫军”之间的对抗程度感到吃惊。

『世界报』另外两篇值得提一下的报道,一篇题为“面对伊朗华盛顿犹豫不决”,另一篇强调“吉尔吉斯坦正面临内战的危险”。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