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荷兰举行女王退位王子继位庆典

音频 06:19
作者: 珍妮特
20 分钟

今天4月30日,是荷兰人经过一百多年后再度迎接一位新国王上任,同时也是女王贝娅特丽克丝就此退位的日子。新国王是女王的长子威廉•亚历山大。4月30日原本就是自19世纪末以来的荷兰“女王日”。当时,荷兰自由党为凝聚 全国民心,而建议举办活动庆祝女王的生日而命名的节日。

广告

据悉,当初节日的命名并非“女王日”,而是“公主日”。直到威廉明娜(Wilhelmina)登基成为女王之后,才改名为“女王日”。荷兰自1890年以来,连续历经三位女王的统治。

不过,由于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登基,今年的“女王节”自然也成了荷兰人最后一次以“女王”的名义来庆祝这一节日。按照推理,明年就应该庆祝“国王日”了。几项重要因素汇聚,赋予今年女王日的庆祝活 动意义及内容与以往不同。

今早,估计约有100万群众云集在阿姆斯特丹的荷兰王宫前。该市内,闻名全球的荷兰脚踏车也都暂时全部被挪开了。

由于意义特别,阿姆斯特丹人早提前安置嘉年华所需设施,在市中心人民解放纪念碑前安装了摩天轮和高空转椅等游戏装置。阿姆斯特丹的街道两旁传统庆典的装饰,插满红白蓝相间的荷兰国旗和象征皇室的橙色旗帜,市民 和游客都穿上橙色T恤,手拿啤酒和荷兰薯条游街庆祝。

按计划,现年75岁的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女王在今天早上10时签署王位交接文件,10时30,王室成员出现在阳台上向群众挥手致意。王宫对面着名珠宝店的屋顶上,装饰有两个十公尺高度点吹气王冠。
当局还有在着名的阿姆斯特丹运河上展开游船列队活动,接着更加热烈展开多日来已开启的庆祝活动,直到晚上。

一些国家的王室成员也出席这项退位与继位典礼,表达祝贺,如:英国查尔斯王子夫妇、西班牙菲利普王子、日本皇太子德仁和皇太子妃雅子,都出席参加新国王继位典礼。

受到人民爱戴的女王贝娅特丽克丝29日稍晚在电视黄金时段发表最后1次全国演说,向儿子、媳妇及已故夫婿克劳斯(Claus)表达敬意。

贝娅特丽克丝感性地说:「不是权力,不是个人意志,不是世袭权威,唯有服务社会的热诚,才能为当今的君主统治带来坚实的内涵。」

她说:「我的长子将在明天继任这个须要巧手处理和肩负责任的大位,我深深希望,未来的国王和王后能感到,他们获得你们的敬爱和信任。我相信,亚历山大将诚心奉献自己,以善尽一位好国王的所有责任。」

她表示,亚历山大已为眼前的任务做好准备,将超脱政党和团体利益。

其实,荷兰庆祝新国王登基的活动自26日已陆续展开。全国各地都充满着橘红色的庆典装饰,如气球海、民众服装、店铺、家具、摆饰品等等。26日,威廉•亚历山大和他的妻子马克西玛王妃在该国东部城市恩斯赫德出席“国王运动会”开幕式,该国约有130 万儿童参加这一赛事,包括王储的3个女儿。

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生于1967年4月27日荷兰王室,他是贝娅特丽克丝的长子。1980年,母亲贝娅特丽克丝继位成为女王后,他被封为王储。

他的王妃妻子马克西玛,是阿根廷人,生于1971年5月17日,一直是荷兰媒体“宠儿”。

由于马克西玛的父亲索雷吉耶塔曾在阿根廷前独裁军政府中担任农业部部长,被控涉及牵连反对派人士中有9千至3万人被谋 杀或失踪桉。这桩婚事因此曾经遭到多人反对。结婚前,受到荷兰当局特别展开一项调查。调查结果,认为他没亲自参与镇压及侵犯人权的罪行。

不过,因出于荷兰政府的压 力,索雷吉耶塔仍未能参加2002年2月2日威廉-亚历山大与自己女儿的婚礼。

马克西玛最近在接受电视采访中,被问及其父亲是否会来参加新国王的登基典礼,她回答说,在同家人商量后作出决定,她的父亲将不来参加典礼。

不过,最新民调显示,马克西玛王妃现在是荷兰最受欢迎的王室成员,支持率超出贝娅特丽克丝女王和威廉 亚历山大。法新社报道,这几年来,正是马克西玛王妃改变了威廉 亚历山大早年绰号“啤酒王子”的形象。不少人称,这位未来的王后会是“荷兰的戴安娜王妃”。  

另外引人注意的是,威廉 亚历山大夫妇有3个女儿,这意味着在他之后的下一位荷兰君主可能又是女王。

根据英 国独立报报导,45岁的亚历山大已从风流倜傥、嗜爱啤酒的王子,蜕变成国际奥会成员及受人尊敬的联合国水资源专家。

不过,根据去年一项调查显示荷兰王室开支居欧洲王室之冠之后,荷兰人民态度出现转变。荷兰民众再度响起是否应该废除王室的质疑,许多人主张大幅削减新国王的薪资,百分之七十荷兰人认为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不应和女王一样领85万欧元的年薪,应该减为25万到50万欧元。新国王内心想必苦涩异常。

不过,整体来说,荷兰王室此次进行的是一项没有冲突、没有导致危机的退位。。在女王贝娅特丽克丝与王子威廉•亚历山大的一年共同审视经营下,循序渐进地准备传统的王位交接。

但传统并不禁止出现新的断裂。本来就很有个性的这位荷兰新国王表示,拒绝使用吉优母四世的称号。他说,这是我最近的选择,因为首先我的名字是决定的威廉•亚历山大,而且我一生当中的46年都用这个名字。如果我只是为了成为一国之君而放弃这个名字,我会觉得很奇怪。另一方面来说, 我不是一个号码,我不是一个牧场中,在母牛贝尔塔旁边那一只叫吉优母四世的牛。

荷兰五百万名电视机前的观众终于可放心了,因为他们的新国王丝毫没有失去他过去的幽默感。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