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从旅游看葡萄牙的经济复苏

音频 09:53

葡萄牙的失业率在2013年第一季度是 17,5 %,2011年到2013年两年间,30万葡萄牙人背井离乡,到国外去发展。到了2014年第二季度,葡萄牙经济好像有了一点起色,失业率下降到 15,1 % , 劳动力人口也增加了0,5 % 。在这个受到经济危机打击的欧盟国家,当地人的生活和工作状况是什么样子的,光从宏观的数字,我们是看不到的。到当地去走一走看一看,我们可以看到宏观经济描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市井里的经营之道。 从旅游到设计,从历史古城到传统产品开发,我们可以看到葡萄牙经济转型的几个局部的例子。葡萄牙失业率的改善正是在经济转型的努力中传来的好消息。

广告

Marialva 是葡萄牙中部的一座历史古镇;从十二世纪到十九世纪,这里曾经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城市,1801年的时候,有2900多名居民,可是到了21世纪,这块1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有稀稀落落不到300人,而且多数是老人。

现在你走进村子,这儿那儿,都是三五成群的老太太,打着毛衣,交头接耳,对外人格外的关注。偶尔也能看见独居的老人,在家门口削着黄瓜。

年轻人都走光了。这里已经没有手工业,没有机器工业,剩下的只有十二世纪留下的蜿蜒的城墙和古旧的小教堂。

四十多岁的Paulo Romäo是离 Marialva 不远的古城 Trinta 的一家至少有三代传承的家族纺织厂的老板。19岁那年,因为家庭的变故,刚去英国里兹上学,就被召回葡萄牙接管这家工厂。二十多年来,纺织业不停地下滑,员工从当初Paulo接手时的四,五百人裁到今天的一百多人。这个月,工厂已经让一半工人领着工资回家,因为厂里的订单不够。

不过在Marialva,Paulo Romäo 在古城墙的脚下开了一家特色酒店,只有几间房间的那种,但装修很讲究,既有现在流行的家具书里的那种格调和色彩,又结合了葡萄牙本地的风俗。Paulo工厂里最好的布料就拿来做毯子,床单,枕套。他家里的葡萄园产的好酒就在酒店的晚宴上让客人挑,橄榄园里生产的橄榄油在晚宴的头道里洒上一点点。

Paulo 的客人大多是老客人。葡萄牙国庆节的前一天,总统就到 Marialva 的酒店 Casa do côro里晚餐。平时,到了周末,葡萄牙有名的银行家,钢琴家或是艺术基金的主席往往带上一家三代人到这里来休息。这里很安静,没有任何人来打搅,有亲朋好友在身边,有 Casa do côro 的服务生伺候,你感觉你就是这个古镇营造的王国里的主人。

一边在压缩传统的纺织业,另一边在开发高端休闲业,从 Paulo Romäo 的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葡萄牙商人在经济最不景气的时代,在找转型的机会。Paulo Romäo 说国家也在鼓励他们转型,找有前途的事业发展。比方说,能不能在断壁残垣的古城开发旅游业,把年轻人吸引回来,让大家在服务业里,在旅游产品开发上找到可以从长计议的经济模式。葡萄牙政府看到了这一点,他们给Paulo 补助,让他和在历史古城开发旅游业的先驱们一起成为失业的人和找机会创业的人羡慕和模仿的对象。

离Marialva 不到一小时车程的 Castelo Rodrigo也是一座历史古城,动物学家 Ana Berliner 也加入到这里的开发队伍里。她离开首都里斯本,离开了动物研究,与丈夫一起到小镇里落户,一会儿当那里新发现的古岩画的讲解员,一会儿忙着扩建他们的家庭旅馆 Casa de Cisterna。一切都在尝试中,游泳池刚建完,就发觉这里那里有问题,不能用,要拆了重建。猫拉肚子了,在草坪上一泻千里。所有的零零碎碎的家长里短都要她过问,指挥,这还是硬体。Ana 也在发展软体,换句话说得想办法让客人在她那里多待几天,这样就需要设计一个长一点的行程,她又要亲自出马,这样本来就在事无巨细里昏天黑地的她又要领着客人在夕阳下,和牧羊人的小狗在山里你追我赶。

Ana 最拿得出手的杰作是和 Mafaida Nicoulau de Almeida 的合作。Mafaida是一个专门在僻静的山脚湖畔摆上让你嗨到云里雾里的盛宴的高手。她能在一个背靠荒山,面向池塘,树林簇拥的一个很空灵很空灵的地方,在湖水的倒影里,搭起一个绣花白餐布铺的餐桌,就一桌,阳光透过水晶杯,洒在开胃的橄榄和鱼子酱上。鸟儿的鸣叫,昆虫的飞舞,让美食成为营造出来的世外桃源里空旷的夜生活的序曲。

在离 Castelo Rodrigo不远的 Serra da Estrela,里斯本的律师也 Joao Tomas 响应政府号召到那里开发旅游业。当地有一家比Paulo 的纺织厂大得多的织布行倒闭了。Joao Tomas和太太看中了织布行里的一个传统产品 Burel. Burel 其实和奥地利的 Loden 很像,就是用粗羊毛纺出来的布,经过热水和敲打处理,变成一种缩水缩到极限,很重很密的布料,不怕日晒雨淋,过去是牧羊人做斗篷用的。Joao Tomas 夫妇觉得这个产品在附加值上很有潜力,于是把旧厂房租了一部分下来,在过去工厂里最好的技术工人中挑了二十人回到厂里,用19世纪的老机器,原汁原味地生产 Burel。就好比日本人把19世纪美国旧金山的牛仔布织布机买回去,然后用当地的 Indigo 天然植物染料为最地道的牛仔布配上日本传统工艺一样,Tomas 夫妇找来设计师,把 Burel布染上流行的花色,同时用这种今天已经不太适合穿着的毛料来做背包,靠垫等等,让传统与时尚结合。Tomas 夫妇就把这个产品用来装饰他们家开在高山上的酒店 Casa des Penhas Douradas ,酒店的餐厅里还特意挂着一件用 Burel 做的牧羊人的斗篷,真是把生意做到了家。Google 在里斯本的办公室就用Burel来做墙饰,据说隔音效果特好。Tomas夫妇很得意,毕竟最当代的产业也看中了他们推陈出新的传统工艺。

葡萄牙中部地区旅游局的负责人Marli Monteiro 说,她认为发挥葡萄牙地区文化特色来发展旅游,这是关键。一个地区的文化特点明显了,它的旅游业也就有了内容。

夏日里,如果有机会去葡萄牙中部走一走,你会发觉, 经济危机中的葡萄牙虽然人均收入低,虽然到处都是废弃失修的危房,但从政府从政策的角度,中小企业从市场的角度,很积极地在寻找复苏的出路,一方面压缩市场萎缩的企业,另一方面开发新市场。

从旅游到设计,从历史古城到传统产品开发,我们可以看到葡萄牙经济转型的几个局部的例子。葡萄牙失业率的改善正是在经济转型的努力中传来的好消息。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