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欧洲/中国/政治

比利时学者指学术自由遭北京长臂施压 中使馆:无稽之谈

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中国问题教授方文莎(左)资料图片
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中国问题教授方文莎(左)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作者: 弗林
11 分钟

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中国问题教授方文莎(Vanessa Frangville)10月3日在当地《晚报》(Le Soir)发表了一篇题为《比利时学术自由受到北京长臂施压》的文章,并指中国政府及其外交官员干涉比利时和其他欧洲国家的学术自由。

广告

方文莎表示,中国政府操纵学术话语权的努力在学界留下了深深的印迹。 她指,“中方干预大学等研究机构所设有的中国科系和出版机构,对国际知名学术期刊数据库进行审查和自我审查,以及中国大使馆和与它们相关的(官方)学生会进行干预,以防止与西藏或校园内维吾尔人有关的活动得以举行,对学者甚至直到他们家里的恐吓,将受(中国这一)经济巨人诱惑的非中国问题研究人员工具化,威胁不发放签证…这些事件继续增加并对在欧洲和比利时的对华学术研究构成重大障碍。”

方文莎称,“这些北京采取地试图阻碍自由和独立研究权的阴险机制并不为(欧洲)普通民众所知,但它们却构成了汉学家们的日常生活。”她在文中还以自己于2016年的亲身经历为例,当时她遭中国驻比利时大使,当着大学上司的面,批评她不应该邀请“恐怖分子”参与有关维吾尔人的学术讨论会。她说,所谓的“恐怖分子”,是一个声援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组织。后者在2014年被中国当局以“分裂国家罪”受到无期徒刑量刑,后于2019年获得了欧洲最高人权奖项,欧洲议会的萨哈罗夫奖。

方文莎称,她还因此事被中国使馆的两名文化参赞邀请吃饭。一同进餐的中方外交官明确告诉方文莎,下次举办学术活动使馆可以帮助她介绍一些能够“客观地向比利时大众介绍中国情况”的专家。她指,与这两名文化参赞的进餐在大学旁的一个中餐馆中持续了2个小时,“他们为我提供最好的菜肴,他们竭尽所能地说服我,我在做研究和当老师时做得不好,而且如果我接受他们的‘客观现实’,大使馆也愿意提供给我所有的支持。 ”与此同时,中方外交官还强调方文莎所供职的大学与中国合作的重要性,及就中国针对少数民族的政策进行“虚假”研究将损害到双方的合作关系

方文莎写道,她之后继续被邀请喝茶,不过她一概拒绝。她谈到,这是一种可迫使(西方)学者或记者在顾忌自己职业生涯进行自我审查的有效手段。她续指,中国官方对欧洲学术界的干预不仅如此,在游说或威胁被学者和记者拒绝后,中使馆还会派官员会见大学领导层,软硬皆施要求撤掉他们不喜欢的文章;中国使馆还经常与学校负责国际事务的机构相联系,要求获得在校的中国学生名单,特别是来自新疆及西藏的。

方文莎称,中国使馆甚至还招募中国留学生,要求参与由使馆组织的游行,并为使馆刺探在比利时的海外华人和研究中国问题学者们的行踪。她称,中国留学生配合大使馆是因为他们中许多人依靠官方奖学金留学,因此别无选择“只能在不同的热情度下接受使馆的任务”。她称,“这些做法使得学者们陷入一个极端的困境:如何在不危害中国学生和同事的情况下开展诚实地学术工作?”方文莎指,此外,大使馆还会毫不犹豫地与欧洲当地学生接洽,要求他们就中国同学,特别是香港人、藏族或维吾尔族同学的言行进行“报告”等。

方文沙写道,“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北京的战略在于针对学者,恐吓他们并使整个学术界瘫痪,以制止任何与中国政权的叙述相抵触的辩论或有所不同的观点。”文章最后,面对中方所使用的“锐实力”,她并借用欧洲议会议员洛瓦索(Nathalie Loiseau)日前回应中国驻法大使的话说,“在大学里,‘没有中国的敌人’,但有要求进行严格而不受威胁的研究,不会将学生和同事置于险境,保持自由并不会轻信中国官方宣传的研究人员”。

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4日对方文沙的文章发表声明回应称,“这种耸人听闻的言论毫无事实根据,纯属无稽之谈”。中使馆称,“了解中国的学者都清楚,中国发展到今天,是历史的必然,是人民的选择。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不择手段地抹黑中国,这不是在做学术研究。”不过,该声明似乎间接证实了中方外交官曾与方文沙接触的内容,并称,“作者是研究中国的学者,如果作者本人同中方有过交往,原本是正常的事,而其却臆想成为中方对其进行变相引诱和威胁,这难道是正常思维吗?”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