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国际/军事

博雷利:一个更强大的欧洲符合北约和美国的利益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资料图片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兼欧委会副主席博雷利(Josep Borrell )在法国 « 世界报 »9月14日刊登的专访中表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和塔利班的回归显示了欧洲的脆弱性和在欧盟内部发展“共同战略文化”的必要性。博雷利支持欧洲战略自治的想法,以此作为对北约组织存在的补充。

广告

采访中,记者问,“您从最近的喀布尔事件中得出了什么教训?”博雷利回答说,“这无疑是一个粗暴的觉醒,再次显示了我们的脆弱性。无论如何,有必要就欧盟在阿富汗的作用以及过去二十年来可能发生的功能障碍编写一份评估报告。我已经向欧洲理事会的同事们提出了这个建议,特别是要确定阿富汗军队崩溃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能力保卫自己的国家,对抗塔利班。”

博雷利补充说,“除了建立一支(欧盟)快速反应部队的想法;这在喀布尔陷落之前早就被提及,但一些人却在关注这个问题,这一事件迫使我们进行深刻的反思,从政治、战略、几乎文化的角度进行反思。”他强调,“欧洲人必须意识到他们所处的世界。我们一直赞成在美国的保护伞下,通过贸易和经济一体化来安抚世界的想法,但新的威胁已经出现,特别是在2001年9月11日之后。而古老的帝国正在重生,在中国、俄罗斯、土耳其,基于历史的现实,有时甚至是在重新创造(历史事实)。”

记者追问,“您如何看待与阿富汗政府的关系?”博雷利说,“在我们与各国外长的会晤中,我们为这种关系确定了五个标准。例如,尊重包括妇女在内的整个阿富汗社会的基本权利,或者撤离的可能性,等等。”他说,“显然,我们的标准没有得到满足,我们必须承担后果。我们正在努力增加与该地区国家的合作,我们希望在喀布尔设立我的服务(欧盟对外行动署)分支机构,我还负责协调欧盟的行动,将与我们合作的阿富汗人置于我们的保护之下。”

博雷利谈到,“这项任务并不容易:通过传达我们想要接受的人的名单,我们是不是把他们挑出来平反?然而,我们对我们所培训和支持的女法官负有巨大的道义责任,她们之前有时将塔利班分子送进监狱。”

记者说,“作为最近一次(欧盟)国防部长会议的具体成果,您提到的快速反应部队却遭到了德国的谨慎批评和瑞典的反对。这股力量真的会看到(建成的)曙光吗?”博雷利说,“我不知道它究竟将如何构成,但鉴于现有的战斗群从未被使用过,我们需要以另一种形式为自己提供干预能力。有一个众所周知的限制,即目前的条约规定,这需要一个一致的决定,以允许成员国,或至少是那些想这样做的国家采取行动。”记者问,“如何克服欧盟27国在共同防御和战略自主的需要上的分歧?”

博雷利说,“欧盟27国的情况显然是不同的。例如,一个葡萄牙人和一个拉脱维亚人对俄罗斯的威胁或移民问题的理解并不相同。历史和地理解释了许多事情,但如果我们想在这个世界上存在,我们必须克服这些差异,形成共同的理解。这就是共同战略文化的意义所在。美国人以一种自然的方式分享一种文化,无论他们的差异如何,无论他们住在阿拉斯加还是迈阿密。我们没有这样的方式。”记者问,“后果是什么呢?”

博雷利说,“要么就是人人自危,回到安全和防卫的权限只属于国家的想法。或者我们一起评估威胁,并组织起来共同应对这些威胁。”记者说,“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一再表示,发展欧洲防务将有损于北约联盟和欧洲的团结。”博雷利表示,“我赞赏斯托尔滕贝格先生对欧洲团结的关注,但他并不负责制定欧盟的共同安全和防御政策......”

博雷利续指,“战略自主权不是北约的替代物,北约在欧洲领土防卫方面的作用也是无可替代的。但北约联盟不会减少我们在军事能力方面的脆弱性,更不用说其他方面了。此外,一个更强大的欧洲明天会如何削弱北约联盟?事实恰恰相反:在国防领域,一个更强大的欧洲符合北约和美国的利益。”

博雷利说,“这个欧洲必须负责自己的利益并捍卫它们。而且不仅是在军事上,因为刚刚发生的事情也表明了军事行动的局限性。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无法在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取得胜利。因此,事实证明,强加民主比小布什想象的要困难得多。但我们不要把这种说法推到极端,我们的‘软实力’也有其局限性。外交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有时必须以军事基础为后盾。”记者说,“无论如何,‘国家建设’的概念在今天受到了极大的削弱......”

博雷利表示,“在阿富汗、伊拉克、萨赫勒地区,这是一项巨大的任务,从军事干预开始,很难实现。此外,入侵者的失败也可能意味着对其思想的拒绝。”记者说,“与单方面从阿富汗撤出的美国的战略对话现在是否有问题?”博雷利认为,“恰恰相反。这种对话,特别是关于防务的对话是至关重要的,恢复对话是拜登最近访问欧洲的重要成果之一。这主要是因为北约中有些国家不是欧盟国家,有些欧盟国家也不是北约成员。因此,你不能把政治对话仅仅简化为北约联盟。”

博雷利指出,“现在,我们必须考虑,有时我们会承受华盛顿的政治选择所带来的后果。然而,作为伊朗核协议(JCPOA)的协调人,我可以证明与美国政府在这一领域和其他重要领域重新进行了合作。”

记者说,“事实上,欧洲军队是否适应您提到的新威胁?”博雷利表示,“它们是为欧洲土地上的国家间战争而塑造的,因此必须为未来重新塑造。新的威胁已经不分国界:想想混合威胁、网络威胁,等等。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正在努力发展共同防御的联合能力。这并不意味着一支‘欧盟军队’,因为国家军队不会消失。欧洲的作用是加强联合能力,确保互操作性和支持国防工业政策。”记者说,“您认为与英国在军事领域有可能进行合作吗?”博雷利说,“我们正在北约的框架内进行合作,但我注意到,关于北约在阿富汗的作用的最尖锐的干预是在(英国议会)下议院听到的。”

记者问,“许多人认为,华盛顿想把欧洲人拖入与中国的对抗。这也是您的观点吗?”博雷利回答说,“与中国的关系是,而且将不可避免地是复杂的。对于欧盟来说,中国是一个重要的经济伙伴,但也是一个制度性的对手,因为其代表了一个与我们绝然不同的制度。而且中国是一个技术竞争者,这在未来将是决定性的。”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