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德國/政治

德外長呼籲民主國家大團結:理所當然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德國外長馬斯資料圖片
德國外長馬斯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作者: 弗林
10 分鐘

德國外交部長馬斯(Heiko Maas)1月17日向德媒《圖片報》表示,“在全世界範圍內,民主原則很少受到如此大的壓力。”他指出,“捍衛民主是我們時代的最大挑戰之一,而理所當然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廣告

採訪中,記者問,“特朗普的任期即將結束,國會大廈被衝擊,擔心拜登的就職典禮會有更多的騷亂。新總統要做什麼?”馬斯回答說,“拜登最大的任務之一是結束美國的兩極分化。不幸的是,這並不容易。因為特朗普會從白宮消失,但不會從美國公眾中消失。”記者問,“特朗普還能造成多少惡果?”馬斯說,“特朗普將繼續講述他贏得大選的高調故事。即使共和黨人足夠理智,最終與他決裂,他也會試圖用他的假新聞從旁煽動許多的支持者。所以,拜登提出萬億的應對新冠疫情的救市方案是正確的。成功的反對不滿的經濟和社會政策是防止社會分裂的最好疫苗之一。”

記者問,“衝進國會大廈是特朗普咎由自取嗎?”馬斯說,“煽動者要承擔責任。但早在這之前,特朗普就已經用謊言和陰謀論將人們引入歧途。他的支持者允許自己為一個自戀的人提供工具,他無法應對這次選舉失敗。”記者問,“你認為特朗普是民主的敵人嗎?”他回答稱,“特朗普既不理解也不接受民主規則。”

記者稱,“這並不意味着他是信奉民主的人。”馬斯說,“他利用民主的機制來獲得權力,但從來沒有明白在民主制度下,公平選舉的失敗者也與制度有關。”記者談到,“為什麼現在特朗普實際上已經不在(擔任總統)了,你才如此強烈地批評他?”馬斯說,“作為信封民主的人,我們必須接受民主選舉的結果,不管我們是否喜歡。四年來,我們一直在尋求與美國政府的最佳合作。這至少可以說是困難的,但我們別無選擇。我願意再做一次,再做一次。”

記者問,“民主黨已經開啟了對特朗普的第二次彈劾審判。你覺得這樣做對嗎?”他回答說,“我對此表示充分理解。通過啟動彈劾程序,國會明確表示,美國不準備簡單地接受對民主體制的破壞。這也是為了防止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記者談到,“這不是讓特朗普成為烈士嗎?”馬斯說,“不,特朗普是攻擊國會大廈背後的智力煽動者。事物必須要有正名,不管是否有人藉此把自己變成烈士。”

記者問,“你向美國提出了拯救民主的馬歇爾計畫。德國真的需要拯救美國的民主嗎?”馬斯表示,“關鍵是拜登已經宣布召開 ‘民主峰會’。我們對此表示支持。自由民主國家必須在全世界範圍內團結起來。”記者提出,“馬歇爾計畫這個用詞是個錯誤嗎?從德國的口氣聽起來就像個校監在對美國擺派頭。”馬斯說,“民主在世界許多地區受到考驗。我必須指出,所有民主國家面臨的危險和任務是多麼巨大。”

記者提到,“推特已經永久暫停了特朗普的賬戶。你覺得這樣做對嗎?”馬斯說,“乍一看,這似乎是惺惺相惜。但仔細一想,我又不放心。被暫停的不僅僅是特朗普的推特賬號。當他試圖切換到Parler平台時,我承認我也不喜歡該應用被蘋果、谷歌和亞馬遜從他們的產品中刪除。這些互聯網公司的權力太大,無法影響輿論過程。這不可能是美國一個企業CEO的決定,誰能說什麼地方,誰不能說。這必須要有規則,由民選政府制定。”

記者問,“拜登肯定想和你討論的一個話題是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的糾紛。 你給他提供什麼?”馬斯說,“在拜登的領導下,華盛頓對北溪2號的關鍵立場不會有根本性的改變。德國政府願意談,但我們對該項目的基本立場沒有改變。”記者還談到,“你的黨內同事曼施韋西格(Manuela Schwesig)現在已經用俄羅斯國有公司,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的錢成立了一個基金會,以完成管道的建設。你喜歡這樣嗎?”馬斯說,“聯邦政府並沒有成立基金會。我們依靠的是與美國政府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