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图卢兹和蒙托邦周日举行默哀游行

音频 05:28

战死疆场,这是一个士兵的荣誉。而法国西南部的三名伞兵却在和平年代死在了伊斯兰极端分子梅拉赫的枪弹下。在追念死者的仪式上,遇难伞兵谢诺夫(Abel Chennouf)妈妈哽咽地说:“一年前的3月15日,我失去了给我带来阳光的儿子。他像一条狗被人从背后开了枪。”法国国防部长勒德里昂3月15日在蒙托邦向死难的两名伞兵颁发了军团勋章。在场的亲属、300名伞兵整然有序。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谢诺夫生前留下后代的身上。

广告

这个刚满10个月的孩子在父亲追悼仪式上穿着一身整洁的蓝装。他也许还不能体会母亲和亲人遭受的痛苦和折磨。但勒德里昂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婴儿的耳旁。国防部长说:“不论他杀的是军人还是普通人,他瞄准的是法兰西和法国人。在图卢兹、蒙托邦枪杀案一周年时刻,齐心合力的法兰西为死难的孩儿默哀。”

2012年3月11日,在法国土生土长的梅拉赫按照自己在小报上登广告地点,来到了离伞兵营不远的一个停车场。一名伞兵军人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地点,也来到这个停车场想买一辆二手轻骑。军人名叫齐亚坦(Imad Ibn Ziaten),是北非裔法国第一伞兵后勤团的伞兵。

齐亚坦没有携带武器。他毫无防备地在停车场与卖主接头。就在军人靠近卖主的一瞬间,梅拉赫忽然掏出45口径枪,眼都不眨地打死了来买车的伞兵。事发一年之后,齐亚坦的妈妈从勒德里昂手中接过一枚闪亮的军团勋章。她用白头巾围着自己的头部,眼含热泪说:“她痛苦的心和儿子的灵魂在国家的安抚下度过了难忘的一天。”她希望,图卢兹和所有在法的非洲后裔都不要忘了共和国给他们的支持。

在枪杀了第一名军人之后,轻骑作案者梅拉赫来到了离蒙托邦第17伞兵团营地不远的地方。梅拉赫忽然看到三名穿制服的伞兵从兵营漫步走来。三位军人到一个银行取款机前取钱。头戴轻骑头盔的梅拉赫悄声靠近三名伞兵。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举枪乱扫。

24岁的谢诺夫和26岁勒古阿(Mohamed Legouad)当场倒下。第三名伞兵利贝尔(Loïc Liber)被打成重残。利贝尔今年还不满三十岁。

在瞄准外籍军人枪杀频频得手之后,2012年3月19日,梅拉赫骑着轻骑,来到了图卢兹一个平静如水的犹太学校前。他作案动机很明显,是要杀犹太人。

校长当天早晨正在教室里准备当天的课程。家长和孩子们陆续进入校园。

梅拉赫在这个名为奥扎尔∙哈托拉(Ozar Hatorah)的犹太校园门前捕捉猎物。当梅拉赫看到一名教师领着两个学生向校门口走来时,他举起手中的枪,无一幸存地杀害了这名教师和两名犹太学生。杀红眼的梅拉赫随后换了一把手枪,冲进校园。杀手看到迎面跑来一个8岁的女孩子。他追上去。女孩子一看不妙,转身奔跑。梅拉赫抓住女孩子的头发,朝她的太阳穴重重地开了一枪。女孩子应声倒下。8岁的女孩子是校长的女儿。

悲痛欲绝的校长15日在接受法国BFM全天候电视台采访时说:“这一幕的一幕使他想起了纳粹年代,希特勒让一些人有生的权利,而另一些人却要去死”。

图卢兹和蒙托邦这个星期日(3月17日)为死去的7人举行默哀游行(la marche blanche)。法国总统奥朗德将前往图卢兹“国会大厦广场”(place du capitole)发表演讲。奥朗德和图卢兹的市长是让大家不要忘记梅拉赫犯下滔天罪行。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