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纳特别报道

带着故事在嘎纳找钱

本吉吉
本吉吉 RFI/Antony

发展中国家的电影人揣着剧本,抱着希望来到法国嘎纳电影节找资金。在昨天开幕的第五届世界电影生产交流会上 ( la Fabrique Des Cinéma Du Monde ),亚美尼亚导演诺拉 ( Nora Martirosyan ) 带来的故事叫 « 地盘 » 。

广告

制片人杰夫 ( Jeff Kalousdian ) 介绍了影片的情节。他说,故事发生在高加索闭塞的山区,有三个人物,他们想尽办法要离开这片土地。

导演诺拉说,我们应邀来到嘎纳电影节世界电影生产交流会,到这里来找合作方,找资金。当电影导演,我的梦想就是能把剧本拍成影片,希望越快越好,多争取点钱。诺拉说,预算现在只筹集到了十分之一。

那这部片子到底需要多少钱呢 ? 杰夫说,大约需要 60 万欧元。杰夫算了一算,已经拿到 5万欧元,加上亚美尼亚国家电影基金的10万欧元的补助,一共筹到了十五万欧元。

在昨天的交流会上,诺拉和杰夫怎么找资金呢 ? 诺拉满脑子都是故事,带着墨镜,女导演在人群中和新朋友们交流着,打听着,了解谁是谁,这个人是干什么的,那个人对她的电影有没有兴趣。

而她的制片人杰夫长得很帅,就像他自己就是一个故事一样。方妮是法国朱突尼斯的总领事,她自我介绍说,她是北非和中亚地区电影合作的女皇,她就管这摊子事儿。她和杰夫特别说得来,一会儿为杰夫介绍可能有资金渠道的熟人,一会儿要和杰夫合影,和导演诺拉却没说上几句。边上其他国家的代表笑着说,这就是嘎纳。

到底到哪里找钱呢, 法国海外法语国家事务部长级代表本吉吉 Yamina Benguigui 说,2012年法国政府在上个世纪80年代设立的南部国家基金的框架里增设了世界电影资助。这笔钱每年高达6百万欧元,可以用来帮助故事片,动画片,纪录片的制作和发行。

对于这笔资金的使用,本吉吉提出了一些希望。她说,在某些国家,独裁体制仍然使导演们没有办法自由表达自己的思想。他们和我们在自由,思想自由的层面是不平等的。海外法语国家事务部的任务之一就是捍卫艺术家的人身自由和作品的流通。

刚把正事儿说完,本吉吉立即钻进海风,象明星一样让摄影师为她留下嘎纳的倩影。

无论您是做什么的,艺术家也好,政治家也好,在嘎纳,当你自己就是一个故事的时候,人们才会主动过来倾听你,拥抱你,想得比你自己还周到。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