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华世界

张伦:平稳发展的2017年法中关系

音频 12:57
法国第一夫人布吉丽特马克龙(右一)和中法官员出席在法国出生的熊猫圆梦命名仪式 2017年12月4号
法国第一夫人布吉丽特马克龙(右一)和中法官员出席在法国出生的熊猫圆梦命名仪式 2017年12月4号 路透社图片
作者: 林兰
34 分钟

2017年即将过去,回顾一年来法中关系的发展,相比较于两国在年内各自经历重大政治事件:如法国大选、诞生史上最年轻总统马克龙;中共十九大召开,习近平稳固最高权威相比,两国的外交关系发展显得相当平稳、波澜不惊。这一双边关系在国际大格局下2018年的走势如何?马克龙年初预订首访北京或透露怎样的对华策略?我们请法国巴黎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先生谈谈他的分析

广告

回顾即将过去的2017年,您是怎么评价法中关系在这一年的发展?

张伦:我想这一年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中法双方各自内部都有一些重要的事件、重大的变化,比如法国大选,牵动了不仅是法国人的关注,也引发了世界上的高度关注,因为这牵扯到法国下一步的发展、欧盟的命运。马克龙的当选使至少现在的法国政坛基本上趋于稳定,改革的力度也在不断地加大,也带来了一些社会的新气象,改革的动能在急剧加速,也给人们带来一些希望;中国一方呢,因为有十九大,围绕十九大前期发生了一些事情,有各种各样的曝料,包括对政坛人物去留都有各种各样的猜测,反腐也有一些让人意料不到的后果,比如孙政才的被捕等等。所以总的来说,是法、中内部发生很大的变化,那么在双方内部都有一些变化的情况下,恐怕也不见得能顾及到双方关系有新的发展,所以回顾2017年的双边关系,是一个基本平静的、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波澜的一年。

法国新任总统马克龙对2017年法中关系的发展,体现出了什么外交发展思想?

张伦:我们现在大概还看不出来,基本上我们可以看到2008年时北京奥运、萨科齐总统尽管和中方有很好的关系,但是因为见达赖喇嘛引发了中法关系的波折。后来尽管修补,但是中法关系在他的任期还是有些起伏。而奥朗德这五年呢基本上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件发生,也许是知道习总书记喜欢受到很好的尊重和招待吧,所以习总书记到法国来的时候,奥朗德把足够的面子给了习总书记,那种招待,那种高头大马、国家警卫队等。但是事实上实质性的内容大概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法国在奥朗德时期因为触及自己的内部改革,在中法关系上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动作,基本上是一个很平淡的时期。 马克龙时期现在我们还看不出来他究竟在彼此关系上有一些什么样的设想。但是有一、两点可能可以预估到:

第一,鉴于川普现在的这种状况,比较孤立主义的政策取向,包括在环境气候这些重大问题上的退缩,我想马克龙可能会在这些问题上争取中国的策援,在环境问题上,形成一个同盟性的关系,对美国施加压力,推动全球关于气候问题的国际合作,我想这可能是马克龙在与中方关系推动上的一个重要的考量。

第二,在一个国际重大事务上,比如,朝鲜问题、中东问题、叙利亚问题后续等,可能都会争取中方的一些合作。第三,可能在经贸上,会不会再努力使双方的经贸更热络、同时更加平衡。法国在对华贸易上一直有很大的赤字,美国人现在(对此)“嗷嗷叫”,川普对中方的压力很大,我想马克龙也不会完全在这些问题上一点表示没有吧。会不会也会要求中方更好地实践对世贸的承诺、更好地开放一些市场,尊重知识产权等等,使双方经贸关系更平等更合理,不要只是中国的产品占据欧洲的市场,而中方许多市场完全封闭不开放,我想这可能是马克龙下一步可能会有着力的地方。我想基本上在这三方面会有考量,很快马克龙会去中国访问,届时他的一些活动、声明等,在这方面会向我们展示一个比较清晰的信息。

在经济上,中国是法国第六大贸易伙伴国,也是法国在亚洲最大客户;法国是中国游客在亚洲之外的第二大旅游目的国(法国外交部网站数据)。马克龙作为一个非常有雄心而务实的总统,就任7个月来法国人对其表现还是相当满意,最新出来的民意支持率为52%。其各项改革中经济占据相当大的比重,在对华关系中是否也如您所说,经济上会有很大的考量?

张伦:其实马克龙从一开始出来竞选总统时我就写过文章,我觉得这个人是一个政治的天才,当然他也是运气很好。你想想,以法国这样一个国家,这样一个具有革命传统,批评传统比较强的国家,他最近搞了这么多的、对某些人来说是“伤筋动骨”的改革,而他的民意在前一阶段有一些掉之后,现在不仅仅不掉,反而回升到百分之五十以上,这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在世界其他国家都不容易做到,改革动利益的时候反而民意还能起来,所以可以看出他很有才华,他最近基本上没怎么出错,在公众面前的用语、出手都很精到,很恰到好处,这确实是不容易,至于您谈到的双方经贸,提到旅游等,我其实没有具体讲,马克龙事实上在他上台之后曾经提到过对中国投资某些问题上要限制(在欧盟范围内),这件事情后来被德国和意大利给(推翻)了。(参见:马克龙建“保护性欧洲”任重道远) 就是说,一方面马克龙会坚决地捍卫法国的国家利益,对一些重要的敏感的投资不要被中方渗透拿去,这是他的担心,这个担心当然不仅仅是对中国,你看他在法国与意大利合作建重要船厂 项目上都可以体现得很清楚,这不是只针对中国的。(参见:法意造船厂未来合并旨在打造世界一流造船公司

另一方面他会很务实。比如说,像旅游、可持续发展、农业等各领域的合作上,我想他一定会投入,而且是只要不牵扯到敏感的、战略性的,欢迎中国的投资来法国也是其应有之意,总之(马克龙)是一个很有雄心,比较务实,又比较灵活的政治领袖,所以他在处理和中国关系问题上我估计也会有这样的一个风格特征出来。

对于中国现在大力推进的“一带一路”、建设“新丝绸之路”战略,法国表现出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张伦:看不出法国有特别的热情,因为这个事情很简单,经济上中国有自己的考虑,比如说消耗中国的过剩产能、包括对外投资等等。这种现象不仅中国,在八、九十年代日本进入到一个阶段后也是这样。其次当然也有地缘政治的考量,是中国式扩张的一个具体体现,这是整个全球战略推进的一个设想。这一点上,我个人认为,法国的逻辑当然是既会欢迎,又会警惕,大概是这样一个基本立场,不会像许多人那样,盲目地欢迎、不明就里地赞美,会保持他的警惕。因为毕竟法国这样一个大国,他有他过去的历史,在非洲、在东欧、在中东…,他有他的历史和立国的原则等,这方面可能和中国会有一些潜在的矛盾,所以法方不会过于浪漫地欢呼、欢迎,但另一方面,对一些有益的项目,我想法国也是不会反对的。这个你看法国在英国之后就加入亚投行的创始国本身就说明这个问题,这是很现实的一个政治考量。

您对于法国总统马克龙初定于明年年初对中国的首次访问有怎样的期待和预期?

张伦:我没有太大的期待,我想这个事情基本上是世界大格局所决定的,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大的、令人惊讶的事情出来,除非中方做出一些比如像(韩国总统访华期间)打了韩国记者的事情,而引起外交风波,除此之外,大概不会有什么出人意外的,双方关系会在现有的情况下保持稳定,然后适当地加温,稳定双方关系,在世界的事务上寻找一些共同的可以合作的着力点、利益的共享点,除此之外我看不出有什么意外的反应。

但是有一个事情也许会很有意思,大家可以观察。因为马克龙的当选,这样一个年轻的总统、他和他太太的关系,在他当选的时候就在中国国内引起了各界长时间的热议,还有国内一个很无耻的网络作家,被习总书记召见过因此“鲤鱼跳龙门”、在国内招摇撞骗的周小平,他还写了一篇非常恶劣的、带有非常阴暗心理写的诋毁马克龙的文章,曾经在国内传播很广,对此我想说什么呢? 是说马克龙到中国去,估计会在社会各方面引起一些关心,会不会像追星一样的引发一些人的关注?这可能是其他的一些西方总统到中国去不会有的一个现象,因为他的爱情故事本身就让一些人津津乐道,这方面可能到时候会有一些有趣的表现。他这样一个年轻人作为法国这样一个重要国家的总统,而且没有什么(背景)、完全凭着自己的能力迅速崛起,由此是否会在中国引发一些热议?这都是可能届时会看到的。在中国,像马克龙这样的人,能当一个地级领导大概已经是很不错的事了,所以这些事情可能会引起一些社交媒体的热议,这可能是其他一些国家总统去中国做国事访问不会见到的一些现象吧。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