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病毒追踪与自由的博弈 法国解封草案面临巨大压力

音频 04:53
国民议会做解封草案介绍的法国总理菲利普
国民议会做解封草案介绍的法国总理菲利普 © AFP供图
作者: 呢喃
15 分钟

5月2日星期六,法国部长委员会对一份草案表态,草案提出,延长国家紧状态令到今年7月23日。但紧急状态令期间,法令对自由的妨害程度,尤其是对接触病患者的追踪与曝光,以及对病人的隔离,也在政府内部掀起了激辩,和巨大的反对浪潮。参议院5月4日将审理这份草案,之后交至国民议会。

广告

是的,法国的确是要从5月11日起,按地区,按病毒传播情况,按医院抢救室饱和程度等各项指标,逐步减少对民众工作生产生活的限制。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对个人自由的限制会减弱,甚至大概率会更加严厉。今天部长委员会今天研究的,是总理菲利普4月28日在国民议会介绍的解封政策。这份草案当中包括多项在法国传统意义上来讲,损及个人自由和隐私的争议措施。争议声在执政党和在野党内此起彼伏:如果说把国家健康紧急状态令延长两个月,这没什么原则性问题;那么具体怎么实施,如何追查病毒感染轨迹,怎样不妨碍公众自由,这些都扮演着炸弹的角色,更加分化着政府。

这份草案第二条当中写着:如果一个人的检测结果是新冠病毒阳性,鉴于他“可能对其他人健康造成严重影响”,将面临被强制在家中进行隔离,如果他屡次拒绝预防性医疗隔离建议,那么,可能被强制带往其他的隔离地点。这种强制性措施,警察局有权在地区健康局的请求之下发出。其他的类似情况之下,政府也有权利把疑似与确诊病人接触过的人安排进行隔离观察。

回顾2015年11月的反恐国家紧急状态令,当年,法国宪法委员会曾经宣布,警察有权在不经法官管控的情况下,指定民众“软禁”在指定居所。当时的软禁时间最长是每天12小时,之前这种情况必需得到法官的许可。然而现在的疫情隔离有所不同:多方指出,这已经不是“限制自由”,而是“剥夺自由”,政府希望绕开行政法官的介入控制权,在被剥夺自由的一方不同意行政决策的时候,诉诸自由与监禁事务法官,而自由与监禁事务法官的职权范围,可以宣布关押暂时还未获罪的人。对此,总理菲利普在国民议会宣读这份草案的时候强调,“必需向被隔离人解释,得到他的同意,并为他提供陪伴政策”。

执政党联合力量内部有不少人认为,法国仍然是人权国家,人们享有基本自由,“相关措施不能大规模普及化,必需证明其必要性”,并指出“国家健康紧急状态当中被证明有效的措施,都是社会上被认可,接受的措施,封禁措施也是如此”。右派也有人认为,“总理的声明和这份草案的文字之间,有一定的断层,有必要抱着对公众自由的更大尊重,重新草拟这段有关隔离的文字”,“让隔离措施更加具有针对性”。还有议员表示,很遗憾,隔离措施的发布许可方是行政部门,而非医疗部门;“是强制性的,而不是建议性质的”。

整整一周的时间,总理菲利普都试图让人们相信,他宣布的这份草案将不会是裁决性质的。周四晚间,还有与总理参加视频会议的议员透露,其实新法案当中甚至都不会出现这些争议字句。现在谁也不知道最终版如何,毕竟还未走完经典法律程式的草案,都会在外部滋生一些广为流传,却每一版都不同的说法。国民议会法律委员会主席表示,目前这一阶段,政府内部正在研究每一个问题,寻求最合乎法律的政策。

菲利普宣布的草案当中,另外一个令议员们跳脚的条款,是第6条。当中显示:将会成立一个“信息系统”,汇总所有确诊感染,或者疑似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员名单,甚至被怀疑与之进行过接触的人员,也在信息汇总的目标之内。菲利普表示,医院将会通过社保系统来查找这些人的身份信息,邀请不知情者自行前往接受检测。总理府表示,不这样做,就无法追踪病毒感染踪迹。

虽然总理极力安抚称“理论上这并非一种电子追踪系统,而是一个Excel表”,但不少议员担心,总理其实是想“行电子追踪系统之实”,并呼吁法国国家信息与自由委员会对此进行关注。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