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法属新喀里多尼亚公投 反对独立派险胜

音频 07:01
法属新喀里多尼亚第二次就是否独立进行公投 04/10/2020.
法属新喀里多尼亚第二次就是否独立进行公投 04/10/2020. AP - Mathurin Derel
作者: 艾米
21 分钟

太平洋岛屿法属新喀里多尼亚周日再次举行公投,18万合法选民用选票来决定是否终结其法国属地地位,结果反对派微弱多数险胜。分析认为,此次公投的结果不仅攸关卡纳克原住民能否独立建国,也将牵动法国在印太地区推动制衡中国战略布局的结局。而中国也被认为是此次公投中绕不过去的话题。

广告

这项公投的题目是:你是否想新喀里多尼亚获得完整主权并成为独立国家?当地时间周日晚间点票统计后,法国海外部表示,参与今天公投的选民当中,53.3%选择保持与法国的关系,46.7%支持独立,反对派获胜。等待新喀里多尼亚在2022年最后一次公投的机会前,法国政府也可松一口气。总统马克龙在结果出炉后表示了“深刻的感激之情”。

实际上,新喀里多尼亚已经于两年前,在2018年11月份已经举行过一次独立公投,但当时的结果以56.7%的选民反对独立而告终。这也说明,今年的公投说“不”的人从比例上少于上次。统计显示,反对独立的票数只比对方多9 965票,这也是上次2018年的一半。 

据法新社报道,记者在当地观察发现,居民们这次投票热情高于上次。而且投票人数也比上次多了近一万人,胜负难以预测,但支持独立的原住民人口不过半数,虽然投票积极,但估计仍难过半。

如果结果是支持派获胜,法国将结束从1853年以来对新喀里多尼亚的统治,进入独立过渡期。

原住民独立抗争

从历史上看,19世纪中叶,位于南太平洋的新喀里多尼亚遭到法国殖民,作为法国的海外流放地。二战后,该地区成为法国的海外领地。法国迄今已经统治了新喀里多尼亚167年。新喀里多尼亚虽然在政治上高度自主,但是经济、国防、教育上都十分仰赖法国。在法国的国民议会与参议院都各有两名民意代表。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独立主义者呼吁卡纳克人进行民族自决,以“卡纳克”为名立国,驱逐法国的殖民政权。但是原住民卡纳克人没有超过全体选民的一半。比起白人,卡纳克人又是经济上比较弱势的族群。他们的中学辍学率较高,又被经常性失业与居住问题所困。因此在卡纳克人当中,也有一些人反对从法国独立出去,毕竟每年法国都会给这个小岛15亿美金的补助。1998年,法国与该地区领导人签署《努美阿协议》,根据这份协议,新喀里多尼亚将就其政治地位举行最多三次全民公投。

支持独立的人认为,独立能够使该地区获得充分的主权,减少殖民化和不平等,并与其他太平洋国家建立更加广泛的联系。而在反对者看来,他们为自己与法国的联系感到自豪,他们认为自己高水平的生活以及良好的公共服务,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法国提供的资金补贴。

法国不可或缺的重要海外战略要地

法属新喀里多尼亚距离法国本土约一万七千公里,总面积为18575.5平方公里,由新喀里多尼亚岛、洛亚蒂群岛、无人居住的切斯特菲尔德群岛组成。这个看似名不见经传的小岛却是世界第一大镍矿产地,拥有占全球25%的镍矿储量,也有丰富的渔业资源。此外,旅游业也是其重要的经济来源。

对法国来说,这也是英国脱欧之后欧盟在大洋洲上的仅有的几个海外领地之一,战略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这次公投也被认为攸关法国在印太地区推动制衡中国战略布局的结局。

新喀里多尼亚位于南回归线附近,是太平洋地区第三大群岛,扼守着从北太平洋到南极洲的海上通道,为各大洲的海空航线和海底电缆必经之地,有数百条海空交通干线从这里经过,在国际交通战略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海外属地的存在,极大延展了法国的军事存在,是法国实现全球战略的重要棋子。法国在此设有军事基地,其中花月级护卫舰作为法海军常驻舰艇,主要任务是保护法国的海外利益。法国在新喀里多尼亚大概有4000多人的驻军,该基地作为法国的海外基地,战略价值很高,在该基地的军舰可在南太平洋地区活动,保障法国在该地区的航道安全,维护法国的海外利益。

中国因素进入公投辩论

作为法国的海外领土,新喀里多尼亚每年接受法国提供的15亿美元资金,而剩余的资金大部分来自于向中国出口镍矿。中国也是该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据《南华早报》报道,2018年,新喀里多尼亚对华出口总额达到10.6亿美元,超过其对所有其他国家的出口总额。

世界报不久前刊登相关主题文章指出,中国觊觎新喀里多尼亚及其镍矿藏,文章认为,中国逐渐将自己的影响力扩展到很多太平洋国家。在新喀里多尼亚本周日举行独立公投的前夕,人们也开始就这个话题进行辩论。 主张继续留在法国的人担心,独立后的新喀里多尼亚将很快落入北京的手中。分离主义者虽然没有否认存在债务或渔业资源贬值的风险,但他们认为,与中国的贸易是一个机会,可以弥补与巴黎分手所带来的损失。

这篇报道指出,虽然新喀里多尼亚目前还不像邻国那样是一个完整的国家,但是北京对她仍然十分重视。2017年10月初,在新喀里多尼亚第一次独立公投前一年,中国驻法国大使与他的妻子及许多顾问对新喀里多尼亚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访问。当地的一名议员Philippe Gomès回忆说:“中国代表团会见了所有人,他们问我们需要什么:是旅游业,还是水产养殖业,所有可能感兴趣的,中国人都有提议。”

报道指出,仅从经济上而言,新喀里多尼亚在经济上已经是依赖中国的。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