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政治/军事

法防长:我们不禁止自己在攻击模式下使用网络

法国国防部长佛罗伦萨·帕里资料图片
法国国防部长佛罗伦萨·帕里资料图片 © 法新社图片

法国国防部长佛罗伦萨·帕里(Florence Parly)3月11日就全球地缘政治日益紧张背景下,法国国防工业部门的情况,特别是围绕未来战斗机发展计划,建立欧洲共同防御的困难,以及新型威胁的蔓延,特别是来自网络空间的威胁等话题接受了« 世界报 »的采访。

广告

帕里指,新冠疫情对法国国防工业的影响并不大。她说,“遇到困难的公司,例如在航空业与其他公司的情况则相反。那些主要与军事和出口部门合作的企业已经在良好的条件下渡过了危机。在最近几个月中,我们的国防工业健康监控部门进行了1000多次实地访问,无论是对贷款、部分失业还是现金流量措施,其中只有10%的需求需要提高。我们也有能力预见一些订单或更改预付定金的规则和时间,以为他们提供所需的支持。

就法国军工出口和地缘政治问题,帕里表示,“我们追求的目标是与各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这使我们能够对某些地缘政治问题进行共同分析,然后考虑采取联合行动,甚至采取干预措施。在这种广泛的背景下,包括通过军事装备的出口而产生的工业方面,显然具有军事行动的意义。”她说,“我们在出口设备的时候,也可以更方便的一起管理。法国已经发展了一些重要的战略伙伴关系。阿联酋就是这样的例子,我们在该国有三个军事基地。这就是我们过去十年来与该国发展关系的实力和深度的一个例子。”

帕里补充说,“但最近与澳大利亚和印度的情况也是如此。工业合作必须尽可能放在一个更广泛的框架内,这是一个地缘政治框架。像阿联酋这样的国家为一个极度动荡地区的稳定做出了贡献。它已于(20208月)与以色列缔结了《亚伯拉罕协定》。所有这些都是在与伊朗关系紧张、核扩散风险极高的背景下进行的。”

就未来的作战飞机发展计划问题,帕里说,“正是在20177月,默克尔总理和马克龙总统决定启动这个未来互联空中作战系统的项目。目标是,除其他外,能够从2040年开始替换我们的‘阵风’战机。而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有一个能够最早在2026年进行首次飞行的原型机。我们不能去沉睡,工业家们,尤其是空客和达索集团,正在互相交流。我们与我的同事,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一起,要求他们继续讨论,同时不忘总统和总理从一开始就制定的两项主要原则。第一,我们需要确定谁来负责这个方案的不同领域。让我们避免重蹈空中巴A400M的覆辙。”

帕里续指,“我们不能妥协的第二大原则是,对于每一个地段、每一项技术,我们必须绝对确定由最优秀的人来负责。换句话说,我们不能出于严格分配工作量的考虑,对自己说:‘好吧,太可惜了,我们要把这个委托给某某厂家。虽然不是最好的,但它是政治......这些投资必须能够促进欧洲国防工业的发展。以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合作研发的无人机为例。这是一个即将完成(2028的项目。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不能推广这种良好做法。”

帕里说,“我们需要这些非常大规模的方案,我不确定我们自己是否能够为这些方案提供资金,这些方案构成了欧洲国防工业和技术基础。欧洲越是强大,对自己的防务投入就会越多,这些国家所属的北约联盟本身就会越强大、越有效,自然也会非常重视。”

针对网络威胁问题,帕里说,“军事方案法不仅规定了对太空的大规模投资,更新了我们所有的太空能力,而且还规定了对网络的投资。我们需要网络战士。目标是到2025年,我们的部队增加1000名网络战士,达到4000人。”她指出,“几乎每个月我们都能看到新的攻击出现。就在本周,第三家医院遭到袭击。根据国家信息系统安全局(ANSSI)的数据,2019年至2020年,事件或攻击的数量增加了4倍。这是我们在武装部也看到的数量级。所以我们要有自保能力,我们也要有反击的能力。”

帕里说,“我们不仅有防御策略,而且在攻击模式上也不忌讳使用网络。而武装部队参谋长解释说,网络是一种支持常规武器的武器,我们已经在外部战场上使用。我们没有禁止任何事情,我们希望能够在所有这些领域保留我们的判断自由,包括(攻击责任)的归属。”

另就非洲萨赫勒地区的维安问题,帕里说,“(法方)在萨赫勒的努力是2013年启动的,目的是稳定世界上一个受到恐怖组织威胁的区域。仅靠法国是无法支持这一努力的。所以总统给我们设定了两个目标。首先是萨赫勒化,即确保该地区国家军队更有能力负责其自身安全和该地区的安全。”

帕里谈到,“二是国际化,现在有近3000名欧洲军队在萨赫勒地区。欧洲人已经意识到,他们的安全岌岌可危,不仅是长期以来一直担心的东部边境,而且南部边境也是如此。而萨赫勒是欧洲的南部边境。”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