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法國小公民與新冠大戰疫》——法國華人學者傅秋敏抗疫心路筆錄

音頻 12:59
法國總理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在5月28日星期四,介紹了法國解禁第二階段的措施。
法國總理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在5月28日星期四,介紹了法國解禁第二階段的措施。 REUTERS/Benoit Tessier

法國實施了近兩個月的禁足令,法國政府決定從5月11日開始實行部分解禁。在禁足令實施之前和實施過程中,我們是怎樣生活和工作的呢?法籍華人,漢語教學、戲劇學學者,傅秋敏博士撰寫了《法國小公民與新冠大戰疫》系列抗疫心路歷程筆錄。作者以獨特的視角,用幽默詼諧、深情優美的文筆細膩地記錄了疫情前和禁足中這一段時間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初讀起來極具喜劇色調,但又催人淚下令人深思。跟隨着作者的娓娓道來,讓我們清晰地看到了作為一個文化人面對疫情戰役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想。在今天的節目中,本台採訪了傅秋敏女士,請她就此談一談,謝謝收聽。

廣告
  • 你是出於什麼原因開始寫《法國小公民與新冠大戰疫》系列文章的?

  我撰寫這篇系列文章,是有內外幾個因素促成的。

首先是大環境因素:也就是我對新冠病毒疫情的信息認知過程。坦率說,我起初對“病毒疫情”的認知,基本停留於觀看韓劇《大長今》里的痘瘡疫病和《外科風雲》中的肺炎疫病。我總覺得這些“病毒疫情”,只是一種為了招攬觀眾眼球,人為誇大戲劇矛盾的編劇技巧而已。所以疫情在武漢爆發時,我沒什麼太大的感覺。但因三月份我要組織幾十位法國師生去中國進行校際交流,中國能否控制疫情便成了成行的關鍵,當然也因為擔心國內親朋好友的健康,所以我開始關注疫情發展的趨勢。我從隨意地查看,漸漸變得有些“倒錯”。我開始意識到新冠病毒絕不是編創的假情節,它不僅貨真價實地存在着,而且極其可怕和恐怖。

3月12日和16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在電視上接連兩次發表演講。把抗疫提升到戰爭的高度!使我感悟到:這是一場真正的戰爭。只是這場戰爭的形態極為特殊:沒有槍炮子彈、沒有飛機轟炸,更無人間的自相殘殺;這場戰爭的敵人如同看不見摸不着的幽靈鬼魂,誰中招誰就負傷或死亡。起始於武漢的疫情之戰,很快從亞洲延伸到歐洲的意大利、西班牙、德國、法國,進而飛速演化成一場世界大戰。我在那些每天報道的冰冷的死亡天文數字後面,看到的是一個個曾經熱血流動鮮活的生命。這使我非常糾結痛苦。我就這樣被捲入了這場未知最終命運的抗疫“戰爭”!

其次是武漢封城,法國發現了新冠病人已在法國本土確診後,法國政府依然不當回事,從中國來法國的人不需要經過任何檢查就能進入法國領土。這使我非常擔憂新冠疫情將會在法國大爆發。

第三是因為我個人原因,在禁足前兩星期。我因為建議去亞洲旅遊剛返回巴黎的學生在家自行隔離兩星期,受到校長點名批評。我覺得很委屈,很無奈。與此同時,我病了。癥狀與新冠很相似,反複發燒和咳嗽,我非常害怕。

第四是我才二十歲的學醫愛女,逆行而上,在第一線救治病人。作為母親,我非常非常擔心。

在這種種委屈、無奈、害怕、糾結的心境下,我什麼也干不下去,連正在寫的專業論文也寫不下去。我開始反思。我覺得我既然不能躲避這場戰爭,就不應該只是關在家裡消沉痛苦,我應該成為這場大戰中的一個戰士。當然我不能像我學醫的女兒那樣戰鬥在第一線,但作為文人,我可以用我的筆讓人們來了解這場戰爭的性質,在法國戰場的境況。通過我這個法國小公民在這場世界大戰疫中親身經歷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以小見大,引發人們的思考,給予戰勝病毒和疫情的勇氣。所以我就開了《對流》公眾號,以《法國小公民與新冠大戰疫》為題,撰寫了這篇心路歷程。

  • 你這篇心路歷程的撰寫形式很特殊,好像不完全是日記的形式?

  你說對了。我不想每天簡單地記錄純粹資料性質的記事日記,所以我決定另闢蹊徑,把日記、散文、網絡小說、學術論文的一些特點彙聚一起,創造了一種特殊的寫作形式。

首先,我遵循了日記真實時間的順序性:我寫每一章都是按照真實時間的大事記順序,比如第六章以三八婦女節為軸心,第七章以3月12日馬克龍第一次全民電視演講為軸心,第十章是以4月清明節為軸心。我一共寫了十二章,以此來象徵十二個月,紀念難以釋懷的2020年。

其次,我運用了散文能抒發作者真情實感,不拘一格,寫作方式靈活的記敘文學體裁特色。通過藉助想象與聯想,借物抒情,發表議論,由此及彼,由淺入深地去書寫,使讀者領會更深的道理,感悟深遠的意境。

第三,我也吸收了源於我國古代章回小說的網絡小說特點:每章自成體系,又與全文首尾相連。

第四,我還運用了寫學術論文的要求:旁徵博引來論證我的所思所想。比如第十二章最後的結語引用了戴高樂,於1940年6月18日對全法民眾的呼喚。

 

  • 你的系列文章,不僅寫了這段時間裡,在你身邊發生的事,還涉及了法國政治社會大環境,總的來說,你怎麼看法國當局對疫情的處理呢?

  我認為開始的時候,法國政府非常輕敵,對疫情根本不重視,認為新冠病毒只是一種比普通流感稍重一些的流感而已。所以武漢封城,法國發現了新冠病人已在法國本土確診後,法國政府依然根本不當回事。

當法國政府開始意識到病毒的嚴重性時,仍然沒有及時採取有效防疫措施,比如號召沒有必要戴口罩。我認為,法國禁足令整整晚了兩個星期,可能這就是導致如此多的死亡人數的一個重要原因吧。

自3月16日馬克龍發表了把新冠疫情當戰爭處理的演講開始,我認為儘管是亡羊補牢,但政府做得還是不錯的,至少比美國和英國的兩位主帥做得好。馬克龍還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了法國應對新冠病毒危機有失誤。我認為作為一國之君,在作戰征程中,發現問題,及時向全民進行反省,需要勇氣,勝於掩蓋事實真相或四處噴罵找替罪羊的主帥。

 

  • 文中,你提及有關口罩的事情,寫了很多細節,你為什麼要對戴口罩進行重點描述呢?

口罩,是一個關鍵防疫武器。戴口罩,對我們中國人來說習以為常,根本不是個問題。可是在法國,乃至在西方卻成了一個類似“天方夜譚”的大問題。我希望通過我的親身經歷敘述,讓人們了解到這是一種中西文化的不同認知。最初,法國政府公開宣傳,沒有癥狀的人不需要戴口罩。我認為對戴口罩的輕視,是導致病毒大量傳播的根源。直到前不久,法國政府總算意識到戴口罩的重要性。

 

  • 疫情爆發之後,你的女兒在抗疫情第一線奮鬥,通過你的文章,我們可以深切感受到她的醫者仁心,你作為母親的擔心憂慮。那麼這段讓人糾結的時期,你究竟是怎麼度過的呢?

在文中,我比較詳細地描寫了一個母親的糾結心理,如前面所言,這也是激發我寫這篇系列文章的一個關鍵契機。因為我覺得法國電視新聞每天報道那麼多的疫情信息,卻沒有怎麼報道白衣戰士的父母、丈夫妻子的心靈感受。前方戰士勇敢的衝鋒陷陣,離不開後方家人的支持。所以我想通過自己的切身感受,來歌頌所有的白衣戰士和他們的親人。

我作為一個白衣戰士的母親,心理上特別糾結。因為這是一場生與死的比拼,病毒無情啊!所以兩個多月來我的日子非常不好過,每天心裡堵得慌,有時會做惡夢嚇醒,女兒沒有音信時會坐立不安,有時還會偷偷流淚。但理智上我很明白:治病救人是白衣戰士的神聖職責,在抵抗新冠病毒大戰疫中,醫生就是衝在最前沿的戰士,家人不能阻攔,只能全力支持!這種支持的具體表現就是不能把母親愛憐孩子的糾結心情傳染給她。所以當我女兒兩三個星期沒有音信的時候,也是我最難熬的時刻。我不敢主動寫郵件,打電話。當得知她被調往抗擊疫情的主戰場——肺科時,我不得不以理智戰勝心靈的害怕。為了讓她輕裝上戰場,我就裝作不知道,和她輕鬆嬉笑閑聊,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說真的直到今天,我依然為在前線工作的女兒擔憂。

希望早日結束疫情,孩子能平安地回到身邊。我想這是每個白衣戰士的母親發自肺腑的心聲。

 

附《法國小公民和新冠大戰役》系列文章鏈接

一 https://mp.weixin.qq.com/s/Vz752Q49mO76P5z4mB6Rng

二 https://mp.weixin.qq.com/s/UL7ClFTZKvD-ujEf_knL8w

三 https://mp.weixin.qq.com/s/gVLbBUFNMvAs-kaxHRcnSw

四 https://mp.weixin.qq.com/s/RX88U1tJzzOr7bng73KqGQ

五 https://mp.weixin.qq.com/s/Ae2J8UcwNnkp4qOHK5gPHg

六 https://mp.weixin.qq.com/s/A42PcIAzMAKv_bdeQUoZfA

七 https://mp.weixin.qq.com/s/LSY9tyrf7brCraWKmias8w

八 https://mp.weixin.qq.com/s/NE_1SvQeaVNcPO4MInGN7w

九 https://mp.weixin.qq.com/s/REvDUkGdU2CS17IEXTU3UA

十 https://mp.weixin.qq.com/s/Ns_rYHqWV1E7TXZLzfFAzQ

十一 https://mp.weixin.qq.com/s/_FrqbPh0EgNj5hl11mRoOg

十二 https://mp.weixin.qq.com/s/c4lagZ3rFCdx8sqkrEmYw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