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經濟

是否可以刺激法國人消費比想花的更多?

音頻 05:55
巴黎人在首都一家著名百貨商店的前面排隊。 2020年5月28日。
巴黎人在首都一家著名百貨商店的前面排隊。 2020年5月28日。 REUTERS/Gonzalo Fuentes
作者: 艾娃
17 分鐘

更換汽車或修理自行車的獎勵補助,服務代金券...由於目前法國經濟狀況的緊急,一切刺激消費的辦法都是可行的。

廣告

可還是有問題存在。一周前馬克龍總統發表了他對汽車行業的支持計畫,“國家將提供總計超過80億歐元的援助”,馬克龍還明白的告訴駕車者:“國民必須購買更多的車輛,尤其是清潔能源的車輛,不是在兩年,五年或十年之後。是現在”。同時,總統還列出了鼓勵補助和獎金的清單,並強調說“這些特別優惠從6月1日起,將對20萬筆購買合同實施”。按推銷的行話,也就是說,並不像說的那樣,所有人都能享受這一優惠。

反應迅速對每個人來說都有益,無論是消費者還是企業。儘管各種形式的家庭消費佔據了法國經濟需求的三分之二,但是必須要對發動機注油才能重新啟動這架經濟機器不是。

法國國家統計和經濟研究所(INSEE)剛宣布了統計數據,事實上,2020年第二季度的整體來說,法國經濟增長有下降20%的風險。那麼讓法國消費者成為“賞金的獵者”是否是最有效、甚至是唯一促使他們消費的方法呢?

在法國經濟中,汽車行業歷來佔有特殊的地位,不僅因為其重要性,以及從生產到維修再到分銷所提供的數以百萬計的就業機會,還有尚未售出的庫存。禁足五十多天後,目前有超過40萬輛庫存汽車停在經銷商的停車場上。這就是政府決定的獎勵數額之巨的由來,此外再加上經銷商可以提供的“商業努力”優惠。主神成了推銷員,所以馬克龍毫不猶豫地插手鼓勵消費。

首先,使用“轉換獎金”將舊車換成污染較輕的(柴油,汽油,混合動力和電動)車。2018年秋季在“黃背心”運動期間推出的這一措施,現在將向所有年收入低於1萬8千歐元,也就是說“四分之三”的法國家庭開放。此外總統還指出,著名的“額外獎金”加上生態獎金,購買燃油汽車可以有3000歐元補貼,電動汽車為5000歐元,但只有200,000輛。

除了反對使用“汽車”的環保非政府組織外,馬卡龍的刺激消費計畫獲得了廣泛的共識,從前總統奧朗德到法國僱主協會主席德·貝濟厄(Geoffroy Roux deBézieux)。看上去每個人都同意實施與購買行為本身有關的直接刺激消費措施,甚至通過發放“取消禁足支票”來支持那些家境相對困難人,因為知道他們會將補助全部花出去。

僱主協會主席也支持消費的重啟,當然不是通過增加員工的工資,而是藉助“生態支票補助”。 他的靈感來自2009年在比利時建立的系統,每年最多250歐元,並免除社會保障金,有利於購買帶有生態標誌的商品和服務。僱主協會主席估計,生態支票補助是橫向的,既涉及有機食品,也涉及消耗能源較少的家用電器設備。但由於目前各大製造商實力虛弱,他要求政府為扶持生態產品的措施埋單,因為大多數產品是法國製造,根據受益人的收入,補助金額可能在500到1000歐元之間。

這一措施的目的是直接滿足消費者的購買需求,因為必須不惜一切代價,避免他們將錢轉入自己的儲蓄戶頭。據法蘭西銀行估計,在3、4、5三個月中,法國家庭大約存下來600億歐元的“過度儲蓄”。禁足導致日常活動的暫停、以及解禁後緩慢的恢復產生的奇怪現象之一,就是法國人大幅削減消費,儘管收入還可以。實際上,直到6月3日為止,由於“部分失業金”幾乎讓消費沒有後顧之憂,而禁足期間因為商店和餐館的關閉,也讓人無法出門消費。

消費疲軟只會加劇經濟環境的不景氣、和企業的破產。這就是為什麼不能再一味地指望“強迫家庭消費”的舉措了。總之法國朝野各方都推出了刺激各自關心領域的建議和想法。其意圖始終是相同的,那就是將額外的資源分配給某些消費領域,如美國在上世紀三十年代經濟大蕭條後推出的“食品券”系統那樣,資助最貧困的人,來解決失業和消費低迷這一怪圈。然而,這正是目前歐洲最發達經濟體,尤其是法國,所面臨的挑戰。對買車者來說優惠補貼,無疑是天上掉下的餡餅,公共機構對消費者的選擇進行干擾,對工資收入的撒謊……這些弊端早就被發現了。可所有這些論點在馬克龍所說的“立即消費”面前,就顯得無足輕重。這符合普遍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