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思想長廊

自然法的捍衛者雅克·馬里旦第六節 馬里旦自然法思想的直接源頭 托馬斯·阿奎那

音頻 14:15
法國思想家雅克·馬里旦
法國思想家雅克·馬里旦 © Wikipédia Roger-Viollet
33 分鐘

[提要]馬里旦是一位新托馬斯主義者,他的自然法思想直接來源於托馬斯·阿奎那的自然法理論。作為中世紀經院哲學的集大成者,托馬斯·阿奎那對古代自然法思想作了系統的整理。他把亞里士多德哲學和早期教父哲學中的自然法思想,論述成為一套完整的學說,並深入探討許多自然法的關鍵問題。

廣告

問:新托馬斯主義在法國宗教哲學中地位相當重要。可是它的思想淵源,聽友們恐怕不大了解。我想,你有必要作一點介紹。

答:你考慮得很對。新托馬斯主義因為是宗教哲學的一支,所以對中國這種非天主教國家影響很小,和存在主義、解構主義等哲學流派相比,知道的人就更少了。但是在法國就不一樣了,法國是天主教國家,而新托馬斯主義是天主教會的官方哲學。所以它的影響力不容小覷。而且有意思的是,馬里旦把新托馬斯主義的一些觀點,和當代人權思想的發展,結合起來,把基督教的理想和反抗暴政、捍衛人權的活動結合起來,所以很值得說一說。

    所謂新托馬斯主義,就指明這個流派和中世紀神學、哲學的巨人托馬斯·阿奎那的關係。所以我們先來談談托馬斯·阿奎那這個人。在天主教內,由於托馬斯·阿奎那是封了聖的,所以通常稱之為聖托馬斯。他出生在那不勒斯的一個顯貴家庭,他的堂兄弟,就是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號稱世界奇葩的腓特烈二世。而腓特烈一世,那位著名的紅鬍子巴巴羅薩就是他的叔祖。我們在前面介紹中世紀哲學時,曾經講到聖托馬斯在宗教哲學上無與倫比的地位。但他在求學時,卻有一個綽號,西西里苯牛,因為他身材高大肥胖,而且常常心不在焉,其實他不是走神,而是在全神貫注思考問題。所以才會有我們前面講到的,他與法王聖路易共進晚餐時,突然拍案大叫,“我解決了摩尼教的問題”那個故事。他的木訥被同學譏笑,甚至認為他是個笨人,可他是大智若愚。有人問他最感謝上帝的事兒是什麼,他回答說,“他讓我理解了我所讀過的每一頁書”。他堅持要做一個托缽僧,把自己奉獻給上帝。其實上帝就是他的哲學思考。他去科隆跟隨當時最著名的哲學家大阿爾伯特,他的沉默寡言引起大阿爾伯特的注意和理解。一天,大阿爾伯特對他的學生們說,你們叫他苯牛,但我告訴你們,這頭苯牛的吼聲,有一天將響徹全世界。

問:看來這個老師的預言,真的實現了。

答:對,他的學說不僅在中世紀基督教思想史上佔據統治地位,到現在也仍然很有影響。只是人們不太注意。比如說,在自然法領域,馬里旦就明說,他完全是遵從聖托馬斯對自然法的論述,來建構他的自然法理論。所以馬里旦代表的其實是一種自然法思想的復興。好,我們先簡要地介紹一下聖托馬斯的自然法體系。

 聖托馬斯梳理了古希臘、羅馬的自然法思想的遺產,特別給亞里士多德和斯多葛學派的法律思想,一個層次分明的系統。首先,他認為存在着一種永恆法,它就是上帝的理性。人所能感覺到的宇宙萬物的秩序,就是這個理性的設計。這個理性沒有時間性,它是永恆的。上帝的造物,即我們每一個人,分有上帝的理性,同時我們用這個分有的理性就可以理解永恆法。這種認知告訴人們,上帝的理性給宇宙設置的目的,就是讓世界、人類永遠趨向善好,永恆法就是表明世界向善的趨勢的永恆性。這一點聽友們很容易理解。因為人類千百年的存在永遠在區分善惡,永遠把追求善好作為人生目標。甚至那些最邪惡的政治勢力,也從來不會承認,為惡是他們行為的目的。不管他們如何作惡多端,他們也總要有一個借口。所以,人類才會有偽善這樣一個詞。因此我們可以理解,聖托馬斯說的這個永恆法,就是要確定正義的永恆性。第二個層次,就是自然法。聖托馬斯定義自然法為,“不言自明的乃是,自然法不過是由理性的造物分享到的永恆法”。在這個層次上,聖托馬斯想要強調的是,永恆法符合理性,就是符合自然。這在我們上一講談西塞羅的時候已經講過。它的要點在於人這個有理性的造物,他分享上帝的理性,那麼他就遵從永恆法的規定。既然永恆法的目的是善和正義,那麼自然法的要求就是行善避惡。行善避惡是人的本性,所以聖托馬斯斷言,“人內在的首要傾向就是符合本性的善”。而我們知道,在西文中,本性nature 這個詞兒就是自然。在我們中國的古代文獻中,本性和自然也常常是同一個意思。聽友們會問,既然向善是人的自然本性,那麼世界上為什麼有那麼多的惡?甚至法律也有善法與惡法之分?這就要講到聖托馬斯的另一個觀念,應然與實然。實然就是我們眼前的現在,裡面是善惡雜陳,但自然法卻規定了應然,也就是世界應該是什麼。沒有人敢說,世界應該邪惡,所以這裡就有了向善的絕對要求。

問:這不就是強調自然法的永恆性嗎?

答:對,只是作為一個神學家,聖托馬斯必要以上帝這個第一因來建立他的體系。因此緊跟着聖托馬斯就提出了第三個層次,神之法。這個神法就是《聖經》中記載和講述的各種具體法條,如摩西的十誡,和《新約》中的救贖與審判等等。我想凡信奉基督教的聽友,對神法應該很熟悉。第四個層次,才是人定法。聖托馬斯認為,人定法必須符合自然法,即它的訂立與實施,必須以追求善好為目的。它必須是懲惡揚善的。凡違背自然原則的法就是惡法。聖托馬斯甚至提出,惡法不必遵守,甚至違背惡法也是行善。這個思想相當超前。馬里旦在談人權與自然法時,就把它當作公民不服從的根據。因為,暴政國家制定的法律,有許多是以揚惡懲善為目的的。

問:那麼,什麼是符合自然法的人定法呢?

答:在聖托馬斯看來,有一些行為,它符合自然的目的,它本身就是善的。因為人符合自然的本性和目的就是趨向善,這是上帝的理性本身就決定了這一點。因此,那些違背自然目的的行為,其本身就是惡,就是不公正、不道德。因此,符合自然法的人定法,首先它應該在道德上站得住腳,合乎倫理規範。其次,它捍衛的是社會公眾利益,而不是利益集團,黨派的利益。第三,它應該是穩定的,因為自然法的本性是永恆的,人定法則也必須穩固可靠。第四,它要使人恪守實踐理性,善即當行,惡即不可為的原則。但是聖托馬斯也清楚地知道,“自然法可能由於人的感情,或者由於墮落的慣性,和腐敗的習慣而蒙受玷污”。從宗教角度看,這是由於人的原罪。從政治和社會的角度看,這是由於人們的不同利益。因此,更需要在訂立實證法時,不偏離自然法的要求。從而,讓公民具有德性,也是實證法的目的。

問:美國的先賢在制定憲法時就非常強調這一點。

答:對。美國憲法學專家愛德華·S·考文有一部重要的著作《美國憲法的高級法背景》,書中說,“賦予憲法以至上性的,並不是來源於其推定,而是由於其假定的內容,即它所體現的是一種實質性的、永恆不變的正義。這些原則並不是由人制定的,實際上如果說它們不是先於神而存在的話,那麼它們仍然表達了神的本性,它們存在於所有意志之外,但與理性本身卻互相滲透融通。它們是永恆不變的。相對於這些原則而言,當人定法除某些不相關的情況而有資格受到普遍遵行時,它只不過是這些原則的記錄或摹本。”這就是自然法與實證法的關係的本質。好,我們下次再談。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