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政治/軍事

法防長:我們不禁止自己在攻擊模式下使用網絡

法國國防部長佛羅倫薩·帕里資料圖片
法國國防部長佛羅倫薩·帕里資料圖片 © 法新社圖片

法國國防部長佛羅倫薩·帕里(Florence Parly)3月11日就全球地緣政治日益緊張背景下,法國國防工業部門的情況,特別是圍繞未來戰鬥機發展計畫,建立歐洲共同防禦的困難,以及新型威脅的蔓延,特別是來自網絡空間的威脅等話題接受了« 世界報 »的採訪。

廣告

帕里指,新冠疫情對法國國防工業的影響並不大。她說,“遇到困難的公司,例如在航空業與其他公司的情況則相反。那些主要與軍事和出口部門合作的企業已經在良好的條件下渡過了危機。在最近幾個月中,我們的國防工業健康監控部門進行了1000多次實地訪問,無論是對貸款、部分失業還是現金流量措施,其中只有10%的需求需要提高。我們也有能力預見一些訂單或更改預付定金的規則和時間,以為他們提供所需的支持。

就法國軍工出口和地緣政治問題,帕里表示,“我們追求的目標是與各國建立戰略夥伴關係,這使我們能夠對某些地緣政治問題進行共同分析,然後考慮採取聯合行動,甚至採取干預措施。在這種廣泛的背景下,包括通過軍事裝備的出口而產生的工業方面,顯然具有軍事行動的意義。”她說,“我們在出口設備的時候,也可以更方便的一起管理。法國已經發展了一些重要的戰略夥伴關係。阿聯酋就是這樣的例子,我們在該國有三個軍事基地。這就是我們過去十年來與該國發展關係的實力和深度的一個例子。”

帕里補充說,“但最近與澳大利亞和印度的情況也是如此。工業合作必須儘可能放在一個更廣泛的框架內,這是一個地緣政治框架。像阿聯酋這樣的國家為一個極度動蕩地區的穩定做出了貢獻。它已於(20208月)與以色列締結了《亞伯拉罕協定》。所有這些都是在與伊朗關係緊張、核擴散風險極高的背景下進行的。”

就未來的作戰飛機發展計畫問題,帕里說,“正是在20177月,默克爾總理和馬克龍總統決定啟動這個未來互聯空中作戰系統的項目。目標是,除其他外,能夠從2040年開始替換我們的‘陣風’戰機。而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必須有一個能夠最早在2026年進行首次飛行的原型機。我們不能去沉睡,工業家們,尤其是空客和達索集團,正在互相交流。我們與我的同事,德國國防部長卡倫鮑爾一起,要求他們繼續討論,同時不忘總統和總理從一開始就制定的兩項主要原則。第一,我們需要確定誰來負責這個方案的不同領域。讓我們避免重蹈空中巴A400M的覆轍。”

帕里續指,“我們不能妥協的第二大原則是,對於每一個地段、每一項技術,我們必須絕對確定由最優秀的人來負責。換句話說,我們不能出於嚴格分配工作量的考慮,對自己說:‘好吧,太可惜了,我們要把這個委託給某某廠家。雖然不是最好的,但它是政治......這些投資必須能夠促進歐洲國防工業的發展。以法國、德國、意大利和西班牙合作研發的無人機為例。這是一個即將完成(2028的項目。我看不出有什麼理由不能推廣這種良好做法。”

帕里說,“我們需要這些非常大規模的方案,我不確定我們自己是否能夠為這些方案提供資金,這些方案構成了歐洲國防工業和技術基礎。歐洲越是強大,對自己的防務投入就會越多,這些國家所屬的北約聯盟本身就會越強大、越有效,自然也會非常重視。”

針對網絡威脅問題,帕里說,“軍事方案法不僅規定了對太空的大規模投資,更新了我們所有的太空能力,而且還規定了對網絡的投資。我們需要網絡戰士。目標是到2025年,我們的部隊增加1000名網絡戰士,達到4000人。”她指出,“幾乎每個月我們都能看到新的攻擊出現。就在本周,第三家醫院遭到襲擊。根據國家信息系統安全局(ANSSI)的數據,2019年至2020年,事件或攻擊的數量增加了4倍。這是我們在武裝部也看到的數量級。所以我們要有自保能力,我們也要有反擊的能力。”

帕里說,“我們不僅有防禦策略,而且在攻擊模式上也不忌諱使用網絡。而武裝部隊參謀長解釋說,網絡是一種支持常規武器的武器,我們已經在外部戰場上使用。我們沒有禁止任何事情,我們希望能夠在所有這些領域保留我們的判斷自由,包括(攻擊責任)的歸屬。”

另就非洲薩赫勒地區的維安問題,帕里說,“(法方)在薩赫勒的努力是2013年啟動的,目的是穩定世界上一個受到恐怖組織威脅的區域。僅靠法國是無法支持這一努力的。所以總統給我們設定了兩個目標。首先是薩赫勒化,即確保該地區國家軍隊更有能力負責其自身安全和該地區的安全。”

帕里談到,“二是國際化,現在有近3000名歐洲軍隊在薩赫勒地區。歐洲人已經意識到,他們的安全岌岌可危,不僅是長期以來一直擔心的東部邊境,而且南部邊境也是如此。而薩赫勒是歐洲的南部邊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