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國家行政學院

馬克龍宣布關閉法國國家行政學院搏支持回頭率 行嗎?

法國國家新聞學院玻璃匾牌 資料照片
法國國家新聞學院玻璃匾牌 資料照片 © 網絡照片

馬克龍宣布將關閉法國國家行政學院。在明年春天即將舉行大選之際,馬克龍希望藉此提振自己因應對新冠疫情不力而下降的支持率。法國國家行政學院連同其它法國精英標誌,在漫卷法國政治與社會的黃背心運動中,遭到激烈反對,黃背心運動受到激進力量支持,鼓動“還政於民”。馬克龍的決定決定震驚了法國精英階層,也引起了公眾輿論的分歧:一些人認為早就該採取這一行動,幫助修復不平等的社會,另一些人則譴責這是一種迎合民粹主義者的犬儒姿態。

廣告

據英國金融時報今天報道稱,法國總統馬克龍正在推進關閉國家行政學院(E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的計畫。國家行政學院是一家精英研究生院,培養了主導法國公共生活的政治人士和企業高管。

愛麗舍宮(Elysée Palace)是在周四宣布,長期以來主要由出身優越背景的學生就讀的國家行政學院將被一所新的“公共管理學院”取代,這所新學院將從更多樣化的候選人中選拔學生,教授更廣泛的課程,包括環境和貧困問題方面的課程。為改革高級公務員體系,政府還將廢除最初根據學生在國家行政學院的畢業排名分配最顯赫政府職位的制度,改為根據需求和技能分配職位。

2019年,馬克龍首次承諾廢除國家行政學院,以回應反建制“黃背心”(gilets jaunes)抗議活動。自1958年以來,7位法國總統中有4位出身國家行政學院,該學院也是馬克龍的母校。

據該報道說,這一決定震驚了法國精英階層,也引起了公眾輿論的分歧——一些人認為早就該採取這一行動,幫助修復不平等的社會,另一些人則譴責這是一種迎合民粹主義者的犬儒姿態。

去年,政府似乎軟化了立場,並提出了一個新想法:用一所新學院替代國家行政學院,但保留其品牌用於國際目的,例如為歐盟(EU)培訓人才。在採納這一方式之際,馬克龍正在為明年春天的總統大選做準備,而他對新冠疫情的應對削弱了自己的支持率。

據該報道,國家行政學院創辦於1945年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任內,旨在通過入學考試篩選並培養來自社會各階層的公務員,並根據在校表現而不是財富或關係分配工作。

但近幾十年來,由於越來越多的學生出身上層階級——最新統計數據為70%,而1950年代則為約45%——批評人士稱其是一種失敗的賢能統治。

國家行政學院的畢業生關係親密,被稱為“énarque”,他們常常幫助彼此獲得商業和政治上的高級職位。例如,法國電信運營商Orange、法國興業銀行(Société Générale)和食品零售商家樂福(Carrefour)的現任首席執行官均畢業於國家行政學院,過去10位法國總理中有5位也出自該校。

每年只有大約100人,其中80人是法國人從其兩年制課程畢業。

研究國家行政學院及其歷史的政治科學家呂克•羅班(Luc Rouban)表示,很難預測馬克龍政府提出的新方法是否會更公平。這取決於具體如何進行競爭性入學考試,以及新學院的畢業生將如何進入公務員體系。羅班表示,無論如何,馬克龍把矛頭指向國家行政學院都是在傳遞一個政治信息。羅班說:“他想表明他正在實施一項令法國更加走向賢能統治的改革,就像他2017年當選總統時承諾的那樣。”

“從某種意義上說,馬克龍是在試圖重回國家行政學院1945年成立之初的使命,吸引各種背景的人才幫助管理法國,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成為精英階層的精修學校。”羅班說,“風險在於,他們只是在一些名片上給學校印個新名字,而其他的幾乎沒有變化。”

據金融時報說,法國國民議會(National Assembly)中右翼共和黨(Les Républicains)領導人達米安•阿巴德(Damien Abad)表示,他支持廢除國家行政學院,因為出身該學院的領導人與民眾“脫節”。“我們必須開放成為高級公務員的渠道,並鼓勵社會向上流動。”這位未能通過國家行政學院入學考試的政治人士說,“這是第一步。”

現已進入政壇的前黃背心活動人士邦雅曼•柯西(Benjamin Cauchy)則持更為懷疑的態度。“問題不在於國家行政學院。問題在於群體思維和政治領導人在引導公務員體系和改革國家方面的無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