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金钟: 香港回归20年 香港人心没有回归

音频 18:55
REUTERS/Bobby Yip
作者: 法广
42 分钟

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曾经居住香港多年的资深媒体人、香港《开放》杂志总编金钟先生接受本台电话采访,谈他对香港回归变迁及前景看法。

广告

法广: 您从80年代起就曾在香港生活多年, 近年来定居美国,您能先谈谈对香港回归20年的切身体会吗?

金钟: 我是1980年到香港,2016年才来美国定居,30多年在香港,而且都在新闻界。所以对香港这回归前后20多年的发展都是有亲身感受的。我想回归20年了,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香港的主权是回归给中国了,英国人走了,但是香港人心并没有回到中国,就是所谓国家认同。香港人多数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多数还是认为自己是香港人。而且在年轻一代中间,还有与中国渐行渐远的一个趋势。这是我感受最大的一点。

第二就是经济方面来说,香港的经济从老百姓的生活来讲也没有20年前那样稳定,当然社会是发展的、变化的,但是这20多年的变化,使香港人的生活困难是增加了,首先就是房租楼市,香港年轻人再没有能力买房子,他们大学毕业了之后,参加工作,到社会上做事的薪水也很低,根本就赶不上、尤其是房地产的飙升;那么一般的饮食、购物这些都还是可以的,最重要的就是住房的问题,非常突出。总的感觉是这样的。

法广: 回归20年之际,尽管大陆和香港官方组织有各种庆祝活动。类似回归十周年时的安排,预期国家主席习近平将来港三天,参加新一届特区政府班子就职典礼等一系列活动,预料访港期间也会带来惠港政策大礼。但是无论从其严密的安保,还是各种活动安排,人们都不可回避感觉到目前高温的政治下对立的气氛,包括民间的情绪对立,您怎么分析这一有别于回归之初、包括回归十周年的现状?

金钟: 是,我刚才提到香港的这个人心回归,的确对共产党来说是失败的。这20年,他们没有做的更好,这个原因在哪里呢?我想是在北京,你看2014年九月份,香港开始发动了一场引起全世界都非常瞩目震惊的占领中环运动:占中运动。这个运动持续了81天,因为原先计划大约5天的时间,可是最后搞成不仅占领中环,整个香港港九的重要地方都被占领,这个情况是怎么造成的呢?就是香港人要求民主嘛。回归十多年了,香港要求真正的普选,但是一直到现在,最新这一届香港特区政府:林郑月娥当特首的这一次选举,还是小圈子选举。这个所谓小圈子的 选举,就是中共比较好控制嘛。他要谁上台,谁就可以上台。而且按照基本法、按照中英联合声明,香港的选举一步步地、尤其是到了2012年的时候,第三届特区首长的选举就应该完全实现全面普选,但是北京以人大释法这种形式拒绝香港人的民主要求,老是说条件不够成熟,香港这样繁荣发达的一个社会、这样文明的一个社会,按照全世界的标准来讲,还有什么不成熟的道理可说吗?明明就是北京利用他的权利,来压制香港、香港的民主发展,是这样一个背景所造成的。

但是至于说香港的“港独”,我觉得这是被夸大的了,尤其是北京,一直到人大的张德江。最近他不是到澳门去了一趟吗?都是在那里口口声声地讲,香港人不满足、高度自治、还要求自觉要求独立…,实际上真正香港要求独立的这个潮流是有,但是是很小的比例,而且是年轻人,而且只不过是一种言论自由,并没有发展到有什么行动之外,更没有影响到香港的立法、香港的议会、和政府的行政权。所以这根本和台独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台湾是有独立建国党纲的民进党已经上台执政,但是台湾也没有宣布废除中华民国,要成立一个“台湾国”嘛,也都没到那一步。那香港就更没有那回事了,这只是少数年轻人他们有这样一种思潮,这个在一国两制的背景下,这是合法的,这是言论自由的一个范围里的事情。

所以这个事情我想一个是“港共”、包括现在的梁振英政府和北京中共中央,他们有意夸大了这个事情,以便于他们对香港 来施加压力,所以我认为香港关于自决和独立的问题真实的状况是这样的。

法广: 回归20周年之际,出台的几个民调数字非常醒目,一个是计划移民外地的香港人比例,超过38.9%, 二是港人对“中国人”的身份认同跌至历史低点,这二者是否有关联?

金钟: 是的,香港的移民潮在97回归前是一个高潮,很多人都离开香港,包括新闻界的一些原先是左派出身的人,他们很害怕共产党来了,来了之后好像香港就没有新闻自由了,没有人身安全了,有的都走了。但是后来又有一个回潮,很多人离开之后,发现香港回归之后并没有不安全到那样的地步,而且香港的新闻自由是受到损害,但是并不是变成了与中国大陆一样的,完全是共产党操控的,所以一些批共反共的言论在香港一样可以发表,所以有些人又回来,那么现在呢?现在离开香港的这种移民情况,就不是像回归前那样一个高潮,现在还是这个欲望、这个愿望,想离开香港的,当然还是有,还是很多,他们有些人主要是觉得自己没有条件、或者经济条件不够,如果有条件的话,担任还是想移民。

当然要离开自己土生土长的这个家园,很多香港人是不舍的,并不心甘情愿的。但是他们对未来香港不看好,比方说,一个23条,要把大陆的国家安全法搬到香港来,这个香港人就非常反感,所以尤其是在大约2003年,就举行了一次50万人的大示威,就是为了抵制这个23条在香港立法这样一个目标的。最后,因为那次大游行,就把这个23条冲掉了。而且当时是在这个连任特首董建华后来也都下台了。所以这就反应了香港人在一国两制背景下,他们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尤其是自由的权利不至于受到中国的所谓国家安全法的打压的话,他们还是愿意起来抗争的。

但是澳门就不同,澳门这个23条就通过了,立法了。所以最近张德江到澳门都是说 ,实际上都是在暗示对香港人的不满,好像香港就要学澳门。澳门和香港是不一样的。澳门在香港人看来是一个“半解放区”,就是从文革的时候就完全被中共的代理人所控制。香港就不同,香港那时搞了一个六七暴动嘛,就被港府压下去了。所以在未来,香港与本地的左派、亲共势力和北京不断地对香港的渗透继续抗争。最近不是有一个大陆出来的富商郭文贵,他的爆料中间,其中有一部分就涉及香港,香港实际上现在已经被中共的国安、公安各行系统全面的地渗透了,所以这是香港人现在非常忧郁的地方。

法广: 邓小平在当年提出香港回归的"港人治港、 一国两制"等几点著名的主张, 在目前状况下,有分析就指回归20年之后,"一国两制"受到了考验,您对香港未来的发展有怎样的预期? 习近平此次利用回归周年庆祝之际的访港能否改善目前的气氛?

金钟: 习近平这次来香港计划有三天,我想他来那是做一个讨好香港人的“架势”,这个是会做的,但是他能不能够根本解决香港、香港人的忧虑? 我想不会吧。他没有这个本事。香港的问题回归20年已经是积压的越来越重、越来越多,你看中共负责香港问题的官员,不断地用一些狠话来威吓香港人,就是有意在破坏“一国两制”,他们把“一国两制”解释成为“一国”主导下的“两制”,“一国”高于或重于“两制”,而香港人的想法就不同了,正好相反了,香港人强调的就是说,“一国”即主权回归给中国,香港的治权还是在香港人的手上。这个就是“一国两制”《中英联合声明》当时达成的协议就是这个情况。

他们现在想把中英谈好的这样一个香港回归的条件、你不这样的话,英国人就不干、不愿意交回香港,所以是这样达成了协议,英国人才撤退的。但是他们现在就曲解这个。要用“一国”来代替“两制”,各个方面对“两制”设置一些障碍。

这个问题真正讲起来可大可小,而且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因为资本主义制度和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两个根本对立的制度,所以香港的这些抗议呀、对中共政策的抵制啊,这个都是合法合理的。现在的情况来讲,习近平上次不是也讲了嘛,要使“一国两制”不变味、不走样,我想他这次来一样也会说这些表面上看来比较温和的话,来笼络一下香港人,但是真正执行中共香港政策的那些干部、那些官员们, 态度是凶狠的,香港就把梁振英形容称为“狼”。所以这根本上是“一国两制”的矛盾。

那么这个“一国两制”收回香港的这个设计,本身就有问题,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 第一条就规定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主权国家,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制度,不允许任何人、任何地方、任何机构破坏社会主义、违反社会主义制度,但是你又把明文规定的中人民共和国领土的一部分、即香港、主权回归归中国了嘛,又可以实行资本主义制度。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违反宪法吗?所以这个20年香港与中国大陆的这些矛盾、冲突、分歧、抗争都是源于,在我看来,就是“一国两制”这个设计本身有问题,本身就不是一个科学的一个设计,就是邓小平拍拍脑袋,为了达到收回香港的目的来制定的一个政策,这个政策完全是一个人治的产物,而不是一个法治的产物,也因此留下了如此多的后遗症。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