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教育

教育局破天荒迫考评局取消中日争议试题 又派专组调查 叶建源评为文革做法

香港考評局會否屈服於教育局惹來關注,2020年5月16日。
香港考評局會否屈服於教育局惹來關注,2020年5月16日。 © 法广 麦燕庭 /網頁截圖

中学文凭试历史科有关中日关系试题的争议升级,教育局长杨润雄继史无前例地谴责试题伤害国民感情后,再破天荒地要求考试及评核局取消相关试题,指有关问题有弊无利,没有讨论空间;教育局更会派专人到考评局调查出题及审批机制。属于民主派的立法会教育界议员叶建源斥教局做法尤如文革;而左派的教育工作者联会则欢迎港府做法,促教局设法拨乱反正,以免同类事件再次发生。

广告

另一方面,亲民主派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发表声明,批评杨润雄的做法是为达政治任务,严重破坏中学文凭试的公平性,而取消试题将对考生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甚至可能影响其他仍待开考的科目。今早亦有考生致电电台节目,忧虑取消试题会影响分数,因为她和一些同学自信在此题可取得好成绩,花了不少时间作答,其他题目的作答时间因而减少。

不过,考评局为独立法定组织,与教育局没有从属关系,只有特首可以就公众利益事项对考评局作出「一般指示」。面对教育局的「要求」,考评局表示会尽快召开会议,商讨应对之道。由香港众志牵头组成的中学生罢课筹备平台,其发言人郑家朗表示,事件反映教育局欲凌驾考评局,为考试订定「政治红线」,正咨询法律意见,考虑进行司法复核的可能性。

教育局长杨润雄昨(15日)午为『「1900-45 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你是否同意此说?』这道历史科必答题的后续处理召开记者会,他表明,涉事试题不符合该科课程指引,严重伤害国民感情和尊严,而试题提及的年期之间,日本多次侵略中国,答案只能是有弊无利,没有讨论空间,但试卷提供的数据只提及上世纪初的日本对华援助,实属片面,题目又具引导性,考生极可能达至偏颇结论,故要求考评局取消试题。他又要求考评局取消试题后,适当调整评分,以维持是次历史科考试的信度和效度(即分数的准确性)。

此外,教育局下周一亦会派员到考评局,「调查」文凭试的出题及审题机制,以及历史科试卷的准备过程;又会检讨现行机制,以确保考试及试题质素。杨润雄质疑考评局现时的审题委员会运作,指若按机制办事,合以会出现是次争议。

不过,《苹果日报》昨晚有报道指出,指考评局近年在教育局压力下,各科的审题委员会均有「邀请」教育局人员加入,今次的历史科试题亦一样,故一名教育局课程发展处官员早已知悉出题策略和内容。

对此,教育局今(16日)天凌晨发出声明回应,承认该局近两年「一再要求提名员工加入不同的科目委员会」,但是否接纳完全由考评局决定,事实上,考评局去年没有接纳该局提名的人员加入历史科审题委员会。教育局续称,今次参与历史科的官员,在受聘前已以「个人身分」获考评局邀请加入该审题委员会,并在获聘后申请外间工作继续委员会的工作。但基于审题委员会的保密原则,有关人员没有向外透露试题,教育局对试题并不知情。但声明没有交代该名官员在审题过程中有否对试题提出异议。

教育局提出要求的法理依据存疑

另外,根据《香港考试及评核局条例》,「考评局并非政府雇员或代理人」,但列明特首可就「觉得对公众利益有影响的事项,向考评局发出关于履行这方面的职能的一般指示」, 熟悉人权法的律师庄耀洸指出,条文所指的「一般指示」不应涉及考评局的具体操作,教育局派员到考评局进行监督,是越俎代庖,亦损害了考评局的独立性。他强调,港府对法定机构的大原则是不干预、不介入,若因对试题不满便派员调查,便失去成立考评局的初衷,予人越权观感。

熟悉中国和国际关系的评论员沈旭晖在他的脸书上表示,中日历史关系忽然变成敏感议题,会因伤害民族感情而被上纲上线批斗,是「文革2.0」来到香港。而教育界议员叶建源亦指出,教育局连番行动,不单打击文凭试的国际地位,亦予人文革重临之感,因为文革时期,中央就是会利用借口派出工作组进入机构进行调查,继而打击,令人担心政治会凌驾教育专业。

相反,左派的教联会则欢迎教育局跟进事件,促当局拨乱反正。另外,中国官方新华社昨晚亦发评论文章,指通识及历史科试卷「近年来频现立场偏颇、颠倒是非、极具争议的政治性题目,令人不禁怀疑相关涉事人是否公器私用,利用考试对学生进行『渗透式洗脑』。」评论续称,事例反映,香港回归23年,至今尚未建立与「一国两制」相适应的教育体系,教育系统藏污纳垢、荼毒学生,必须正视,促港府「痛下决心,全面改革,整顿队伍,拨乱反正。」为香港未来把好关。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