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梁家傑:由人大制定港版國安法是玉石俱焚之舉

音頻 14:04
2020年5月24日,香港民眾再次走上街頭,抗議全國人大繞過香港立法機構,制定港版國安法的決定。
2020年5月24日,香港民眾再次走上街頭,抗議全國人大繞過香港立法機構,制定港版國安法的決定。 © REUTERS/Tyrone Siu
作者: 法廣
31 分鐘

因新冠病毒疫情而延期召開的中國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開幕首日就釋放出令世界輿論廣泛關注的信號。會議決定將授權人大常委會為香港量身制定一份國家安全法,然後由港府在當地公布實施。也就是說全國人大將不經過香港的立法機構直接為香港立法。而在香港近年曆經雨傘運動和反修例運動兩次大規模民間抗爭,抵抗北京對香港事務日漸頻繁和廣泛的干預之後,北京當局這項舉措令人多有意外。根據 《基本法》,香港應在主權回歸後,就基本法第23條涉及的國家安全議題,自行立法。但港府2003年的嘗試,引發香港罕見的大規模抗議遊行,50萬人走上街頭。民眾擔心所謂國安立法有可能會威脅香港享有的各種自由與司法獨立。這次嘗試一年半以後,無果而終。 但香港近年來接連不斷的街頭抗爭運動顯然讓北京政府決心強推立法。根據人大22日公布的消息,這份港版國安法將納入香港《基本法》的附件三。相關草案將在人大閉幕時表決。中國外長王毅此前表示,新法實施刻不容緩。全國人大是否有權直接為“一國兩制”框架下的香港立法?因新冠疫情而需要面對國內外多重挑戰的中國政府為何頂風而行?我們為此電話採訪了香港公民黨主席、大律師梁家傑先生。

廣告

人大常委會制定港版國安法是玉石俱焚之舉

法廣:首先,從程序上講,根據《基本法》,全國人大是否有權繞過香港立法機構,自行為香港立法,香港只有執行?

梁家傑:當然沒有(這樣的權力)。因為香港回歸的時候,我們最擔憂的就是與內地完全不同的香港的法律制度、香港的法制精神,所以,在《基本法》構思的時候,我們就在兩地的法律制度和法律之間設立了一道防火牆,將二者分隔開來,就是用《基本法》第18條規定,除非是在附件三里列舉的全國性法律,(否則)都不能在香港特區實施。如果要增加附件三表列的全國性法律,必須要先徵詢《基本法》委員會意見,徵詢特區政府的意見。特區政府被徵詢意見的時候,要請相關的政策局參與,要徵詢律政司,最後還要向立法會議員做報告,讓大家可以根據這份報告來斷定,這一條全國性法律是否符合第18條規定,也就是有關國防、外交以及非本地(香港)自治範圍內的事情。這是為了確保我們不會面對內地處理過劉曉波先生、王全璋律師等的那一套法律,對我們的自由、人權與法制的衝擊。所以,上個星期,我聽到人大常委會被授權為香港國家安全立法的時候,我形容這是一種核子爆炸、玉石俱焚的局面,因為這從根本上拆掉了基本法設在兩地法律制度之間的防火牆。

而且此時正是香港人對中央政府、對中共、對特區政府的信任度跌至歷史新低的時候。還有,全世界經過此次武漢肺炎,對中共威脅也有了一次最深切的、很明確的反省。人大公布這項(立法)安排後,不到24小時,歐洲、美國不少政要和議員都高調發聲,英國約翰遜首相也說他可能準備接收一些香港的政治難民⋯⋯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人大授權人大常委會立一套所謂香港版的國安條例,是一次玉石俱焚之舉。

“港版”國安法完全沒有三讀程序保證

法廣:這是一個“港版”國安法。這是否意味着它考慮到香港的某種特殊性呢?還是說所謂的“港版”是更嚴格的國安法?

梁家傑:我根本無從解答您的問題。因為這種做法完全是黑箱作業,我們真是做夢也沒有想到中共會這麼赤裸地、公然地破壞《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人的承諾。

18年前,董建華特首和保安局長葉劉淑儀推動23條國安立法的時候,香港起碼有大約一年半的時間,透過立法會三讀的立法程序,來吸納公眾意見,在立法會舉行公開的聽證會,傳媒、公民社會、包括我當時擔任主席的大律師公會,都提供了很多很細緻的意見。現在是黑箱操作,完全沒有三讀的程序保障。立法以後,是由誰來執法呢?是香港的警察?還是(人大)公布的文件中第四段所說:要在香港設立一個國安的機構?如果是國安機構,就有大問題了:是否要用大陸的國保、國安人員,在香港執行人大常委為香港而立的港版國安法?如果是這樣,香港人就覺得完全沒有保障;而且,審判是在香港法院,根據大陸法律來審訊?服刑的時候,是在香港監獄,還是在大陸監獄?所有這些都不清不楚。這也是為什麼香港股市、樓市、國際投資者,一聽說情況,就已經安排要撤資、要制裁中共等等。

北京或想將港人做人質向歐美講條件

法廣:北京在新冠疫情後其實在國際舞台處於被動,而香港去年有半年的時間都在街頭抗爭。在這種情況下,您怎麼了解北京會不徵詢香港人意見,做出這樣強勢的舉措?

梁家傑:我不能給習近平主席代言。我只能說這個舉動很難讓人理解。唯一一種可能的解釋是:他會不會在以香港的福祉,來作為一個談判的籌碼,向歐洲、美國,去取得一些他希望得到的條件。也就是說把香港人作為人質,來向歐美開價、開條件⋯⋯我不知道。但從表面來看,這對香港、對中國內地、對美國、歐洲,都是一個多輸的局面,是一個各方都是輸家,沒有贏家的安排。

香港在自由民主之戰中不會孤單

法廣:香港去年的民主抗爭在國際社會贏得不少支持和關注。現在各國都忙於抗疫,您覺得國際社會會支持香港這次的抗爭嗎?

梁家傑:世界各地的支持已經出現了嘛。而且,我覺得,這種支持是有理由的。因為在武漢肺炎事件之後,大家意識到,大家在大約20年前支持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一個想象,被徹底打得稀巴爛。他們覺得,中國原來是在騙他們,正如他們騙了香港人23年一樣。他們口頭講的那一套與實際做的那一套完全是兩碼事。全世界,尤其是自由民主政體的國家,他們也受到疫情衝擊,也死了很多人,經濟停擺,損失慘重。所以,香港過去23年的故事,對於他們了解中共威脅是一個好的例子。他們也希望從香港人身上感受和理解,中共做的一套是如何去滲透、顛覆原有的自由、人權、法制的制度。所以,我一直都在說:歐美這些自由民主國家他們不單單是救香港, 在支持香港的過程中,他們也是在救自己。從這個意義上,我覺得香港已經感動了世界各地很多人民,這些人民對他們的政府,尤其是在民主國家政府,可以產生一定的鞭策作用,所以,香港在自由民主之戰中,不會孤單。香港人現在也沒有任何放棄的想法。香港現在常說的一句話是: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就是如果我們退,身後是萬丈深淵,我們只能堅持講真話,活在真相當中。我們會堅持,希望世界各地人民繼續關注香港的情況。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