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在国安法生效后的香港回归“严峻”日

音频 04:53
Les drapeaux chinois et hongkongais dressés durant la cérémonie du 23e anniversaire de la rétrocession de Hong Kong à la Chine, le 1er juillet 2020.
Les drapeaux chinois et hongkongais dressés durant la cérémonie du 23e anniversaire de la rétrocession de Hong Kong à la Chine, le 1er juillet 2020. Anthony WALLACE / AFP
作者: 夏榕

香港国安法周二在中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港府当日深夜11点刊宪,公开港区国安法的具体条文,并在即日晚上生效。其中规定犯分裂国家罪、颠覆国家政权罪、恐怖活动罪、以及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者,最高可处无期徒刑。另外,当国安法与香港现有法律出现冲突时,将以国安法为优先,中央在“特定情形”下可行使特别管辖权。审理国安案件的法官,也将由香港特首任命。

广告

在国安法生效后,香港活动人士及泛民派政治人物表示,七一香港回归纪念日他们将无视警方集会禁令。

港警驱散示威民众 逮捕逾30人

路透社报道称,周三中午,香港开始有大批市民响应“七一游行”号召于港岛铜锣湾聚集,警方随后采取行动,截至下午两点为止,以涉嫌违反国安法等罪名拘捕逾30人,当中有一名男子被搜出写有“香港独立”字句的旗帜。

自2003年以来,每年7月1日的香港回归纪念日均有团体发起港岛区大型游行活动。警方此前已向今年的游行申请者发出反对通知书,尽管面对疫情以及禁止多于50人公众地方聚集的“限聚令”仍然生效,但仍有人以个人名义发起游行。数以千计的警察在铜锣湾、中环等一带布防,并出动水炮车,又暂时封闭铜锣湾附近街道和部分地铁站出口。

今天,港警也首次向人群举起紫色警告旗帜,指他们“现在展示旗帜或横额叫喊口号/或其他行为,有分裂国家或颠覆国家政权等意图,有可能构成《港区国安法》的罪行,可能会被拘捕及刑事检控。”

特首林郑月娥早上出席香港回归23周年活动致辞时称,自去年6月以来,香港社会饱受暴徒破坏,经济、民生受到重大影响,反对势力及鼓吹“港独”、“自决”等组织公然挑战中央和特区政府的政权,并要求境外势力干预香港事务,严重危害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肆意破坏香港的繁荣安定。

同一天,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也表示,香港国安法的出台,把“一国两制”的原则和底线进一步法律化,是中央完善治港方略的新标志,也是香港发展重返正轨的转折点。

对此不少分析指出,香港国安法赋予北京方面广泛的权力,并为彻底改变香港这个全球金融中心的生活方式奠定了基础。

北京迟迟未公布香港国安法的全部细节,这让750万香港民众没有时间在6月30日晚上11点(1500GMT)法规生效前消化这些复杂的法条。

另外,该法颁布的时机被认为是对英国的一种象征性羞辱,距离香港回归中国23周年只提前一个小时。

香港大学法律学院法学教授、律师杨艾文(Simon Young)对路透社称:“该法的惩处规定十分惊人,以让我们希望没有人以身试法,因为它将给个人和法律体系带来无法挽回的后果。”

中国与美欧民主国家分歧将加剧

香港国安法同时进一步加剧了中国与美国、英国和其他西方政府的冲突。西方政府齐声表示,该法侵蚀了香港在1997年7月1日回归时被赋予的高度自治。

目前,英国和20多个西方国家敦促中国重新考虑这项法律,称北京必须在香港保留集会和新闻自由的权利。

美国率先严厉谴责了这项法律违反了中国政府的国际承诺,并誓言将继续“打击那些扼杀香港自由和自治的人”。

外界注意到,美国周一开始取消美国法律给予香港的特殊地位,暂停国防设备出口并限制香港获得高科技产品。更早时,对损害香港自治、人权与基本自由的中国前任与现任官员,美方将施行签证限制措施,其家属也可能受到相关限制。

北京则宣称,将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尤其是对美国祭出反制,宣布“中方决定,对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美方人员实施签证限制”。双方你来我往,就香港问题互相制裁。

与此同时,中国驳斥了英国、欧盟、日本、台湾及其他国家和地区对该法的批评。

香港人未来在外恐两面不讨好

另据中央社指出,6月30日晚间11时生效的香港国安法,显示港人极力争取民主,但却离理想中的自由愈来愈远,究竟争取民主与维护国安是否为零和游戏?

有关提问,香港学者沈旭晖对中央社表示,对一般民主政体来说,民主自由与维护国家安全并不冲突;但在威权国家,争取民主涉及改变政治体制,对威权政体而言,反而会威胁到国家安全。

沈旭辉认为,对北京当局来说,“一国两制”中“两制”之所以重要,只在于外汇管制等有利工具,而非自由民主的理念。

所以说,在美国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后,香港未来能否继续维持原有的国际地位,很大程度取决于国际社会对港区国安法的反应。

此外,面对香港成为美中角逐的地缘政治工具,据沈旭晖分析,过去的香港是中外双方都认可的特殊地位,既是中国的一部分,拥有华人社会的基因,又包含西方的制度与价值观,在旧冷战时期左右逢源,但现在反而可能两面不讨好,香港人在外恐面临“北京不信任,但拿特区护照到海外,也可能被当作共谍”的处境。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