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司法

再有终审庭外籍法官请辞香港最高法院洋法官或成历史

香港法官出席正式活动资料图片
香港法官出席正式活动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继本月初香港终审法院一名外籍法官施觉民(James Spigelman)在没有提出任何理由下突然辞职之后,另一外籍法官苗礼治(Peter Julian Millett),根据明报报导,又以身体不宜长途旅程为由,不会再来香港审案。苗礼治同时承认,香港终审法院确实有全体海外法官请辞的可能,换言之,终审庭将清一色由华人法官把持。

广告

国安法6月30日在香港生效,内容其中规定特首有权指派特定的法官审理涉及国安法的案件,但不少建制派均认为香港的外籍法官不应在指派法官之内。亲共的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兼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弘毅接受大陆媒体访问时称,特首任命法官与司法独立无关,认为外籍法官等,未必适合审理国安法的案件。

自1997年香港回归后,终审法院取代了伦敦枢密院的司法委员会,成为香港最高的上诉法院,尽管回归24年来,香港这个最高法院的裁决不只一次遭到中国的人大常委推翻。根据文汇报昨(24日)报导,人大常委介入是因为香港法官“唔熟书”(书本知识不足)之故。

根据基本法,终审法院由5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审理案件,其组成包括1个首席法官、3个常任法官以及1个非常任法官。如果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不参与上诉聆讯,则其中1个常任法官会获委任代替他参与及主持有关聆讯。在此情况下,其余两名常任法官将会与1名海外非常任法官及1名非常任香港法官聆讯案件。同样,如任何1名常任法官未能参与聆讯,则其位置将会由1名非常任香港法官代替。

海外非常任法官以轮流方式每次来港一个月。有关轮流安排属行政事宜,由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决定。同样,有关甄选非常任香港法官参与合议庭或上诉委员会聆讯的工作,亦属行政事宜并由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决定。

现年88岁的英国前上诉法院常任高级法官苗礼治勋爵向明报透露,他2018年获延任时,已表示身体状况未必适宜长途旅程,不再来港审案,并表示自己两年前已从终院退休。此外,苗礼治认为这个月初请辞的施觉民法官属不智行为,并称确有全体海外法官请辞的可能,但他希望不会发生,对于港版国安法如何影响香港言论和集会自由,他称要视乎北京如何实施。

特区政府《宪报》9月18日突然公布,特首引用释义及通则条例第四十二条的权力,撤销终审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施觉民(James Spigelman)的任命,并追溯自9月2日生效。

由于港府公布毫无先兆,一度引起舆论揣测,甚至有网媒质疑是否连海外法官也被特首DQ(一如立法会议员被取消资格)。及至当日中午,政府就告知传媒,是施觉民本人在9月2日向特首提出辞职,特首因而按法例刊宪撤销原有的任命;政府又指,施觉民“没有提及辞任原因”。港大法律学者陈文敏认为,施觉民请辞而未提出任何原因,情况非常罕见。

这是终审法院24年的运作史上,第一次有海外非常任法官,决定不做完3年一任的任期而辞职。这亦是自从纽西兰法官高礼哲爵士(Sir Thomas Gault)在第三次任期期间逝世以外,首次有海外法官未能完成三年任期。可见施觉民请辞的罕见程度。继施觉民后,现在苗礼治亦因“不宜长途跋涉”为由请辞,建制派一直盼望的香港最高法院清一色由华官把持的局面,指日可待。

香港司法机构指,苗礼治截至昨日仍是13名终院非常任法官之一,任期到明年7月,而其他12名在任的非常任法官,仍持续地不时按需要来港审理案件。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