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梵蒂冈/宗教

中梵协议争议 陈日君批评教廷国务卿帕罗林“睁眼撒谎”

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于梵蒂冈资料图片
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于梵蒂冈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围绕着罗马教廷与北京之间就中梵主教临时任命协议续约问题的争议仍在继续。面对质疑和反对声音,梵蒂冈教廷国务卿帕罗林枢机主教 (Peitro Parolin) 10月3日在演讲时透露称,“荣休教宗本笃16世在任内就批准了中梵协议草案,现任教宗方济各最终于2018年签订这个协议”。对此,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9日登文回应称,帕罗林根本是在“睁zhe眼说了一系列谎言”。

广告

帕罗林在上周六发表了纪念意大利传教士抵达中国传教150周年的演讲,并就针对中梵协议的批评声音作出了教廷的权威回应。他在讲话中表示,梵蒂冈对中国的对话策略是一脉相承的。他续指,“在中国共产党掌权驱逐外国传教士之后,教宗庇护十二世( 任期:1939-1958)就试图重启与北京对话的路线;荣休教宗本笃16世在任内批准了中梵主教任命协议草案,现任教宗方济各最终于2018年签订这个协议”。帕罗林说,“中梵协议只是关于主教任命,完全没有触及中国教会生活的其他层面,没有涉及政治议题”。他提出,这项协议值得续签,因为为期两年的协议太短了,很难评估其价值。

同样就这一话题,教廷各国关系部长加拉格尔( Paul Gallagher)6日在接受天主教媒体“十字架报(Crux)”的专访中表示,“我能够理解这些批评。”但他强调,与北京签署这个协议也是不得已的做法。如果不让北京参与主教的任命,教廷也会被排除在外。他说,“(如果没有让北京在选择主教问题上扮演重要作用)虽然不是马上,而是在十年以后,我们就会发现将没有几位(中国的)主教与教宗保持联系。”他还证实,梵蒂冈已经向北京提出续约两年的要求。但目前北京尚未作出回应。如果北京到这个月底还没有作出表态,该协议将自动作废。

针对帕罗林的表态,陈日君周五在博客发表了题为“因为爱真理,我无法保持沉默”的文章。他指出,帕罗林3日的演讲“令人作呕”。陈日君指,帕罗林既不笨又不无知,反而“睁着眼讲述了一系列的谎言”。他认为,帕罗林在当天的讲话中最令人厌恶的是其称,“荣休教宗本笃16世在任内批准了梵中主教任命协议草案”。他续指,帕罗林知道仁爱、谦卑的本笃十六世不会出面驳斥帕罗林,竟公然造谣羞辱前教宗。

陈日君称,“帕罗林知道自己在说谎,也知道我知晓他是个骗子,会将真相公诸于世,但帕罗林还是无耻又大胆地说谎,如今他还有什么不敢做?他恐怕连违背自己的良心也不怕。”他补充说,担忧帕罗林“连信仰都没有”。陈日君提到,帕罗林在一次纪念前任卡萨罗尼枢机主教(Agostino Casaroli) 时提出“选择主教不是选斗兽场的角斗士”,不期盼主教挑战政府威权或走上政治舞台。卡萨罗尼被公认于冷战时期,成功的在东欧共产主义国家中建立了终于教廷的天主教体系。

陈日君介绍,曾为此向帕罗林致信质问他是否有意以此贬低因在上世纪为保护信仰,反对集权而著称的已故波兰枢机主教维辛斯基(Stefan Wyszyński)、匈牙利总主教敏真谛(József Mindszenty )等人。帕罗林则仅在回信中告诉陈日君如觉得不满,其表示道歉。

在随后的文章中,陈日君从历史层面对帕罗林的演讲进行了系统性的反驳,并指帕罗林严重扭曲了天主教在中国发展的近代史。帕罗林称,中梵近数十年关系破裂是因为前教宗庇护十二世尝试与中国对话失败,导致双方失去互信,却只字未提中共把传教士贴上“帝国主义压迫者”标签送去审判,把教廷代表驱逐出境,多位神父因此长年被监禁等。陈日君说,回顾历史,天主教中国教会人士半数曾被当局送进劳改营,另外半数被关进监狱,在文革时期被折磨了十年。他认为,“有人说必须忘记过去伤痛向前看,但我们可以原谅,却不应忘却历史,历史是人生的导师”。

陈日君称,有人说中梵协议的成果是使教宗成为中国天主教领袖,教宗对中国主教有最后任命权,但为何不公布白纸黑字来让人信服。他强调,必须当看到白纸黑字的协议时才具有信服力。即便如此,他还是写道,“(有人说)有了协议,就不会再有非法的主教了!极权主义政权的话能否得到信任?你不记得与拿破仑达成的条约和与纳粹政府达成的协定了吗?”文章最后,他还谈到随着香港国安法地出炉,香港人也丧失了言论自由,听说连任命香港主教也需要得到北京祝福,他现在只能祈求上帝和圣母在敌人和危险面前shou'wei他们的信徒。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