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粤港澳大湾区

前国企银行首席经济师不看好港深融合反会增加竞争

A giant screen shows news footage of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speaking at an event marking the 40th anniversary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Shenzhen Special Economic Zone, outside a shopping mall in Beijing, China October 14, 2020. REUTERS/Carlos Garcia Rawlins习近平,深圳
A giant screen shows news footage of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speaking at an event marking the 40th anniversary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Shenzhen Special Economic Zone, outside a shopping mall in Beijing, China October 14, 2020. REUTERS/Carlos Garcia Rawlins习近平,深圳 REUTERS - CARLOS GARCIA RAWLINS

前交通银行香港首席经济师罗家聪18日表示,在外国围堵中国的大环境下,中国自身难以发展高端科技,香港亦失去作为中国与世界接轨的窗口角色,中港难以再谈融合,反而中国被迫发展金融中心,深港只会陷入竞争。

广告

中国主席习近平日前趁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南下发表讲话,形容深圳是大湾区建设的“重要引擎”,点名要规划建设好河套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加强与港澳创新资源协同配合等。

自认因意识形态与银行管理层出现分歧而被“辞职”的香港本土经济专家罗家聪表在香港电台举办的论坛上表示,深港“不会怎样融合得到”,香港除了将成本高昂产业程序北移外,中港两地鲜有“互补”。

罗举例指出,大湾区光是机场已有5个,“告诉你大家正在争生意”,认为深港同时提倡推动金融及科技,“我看不是一种合作,不是合作就是竞争”。

罗又指,香港两大优势包括作为中外桥梁及金融中心,但当外国不再信任一国两制之余,中国在美欧甚至邻近的日本、印度及澳洲“已经不是friend(朋友)”,香港又遭美国制裁影响,两大优势不再。但他相信中共没有强动机要摧毁香港,只是在外面围堵环境下要推动内循环,被迫自己发展金融中心。

然而,罗认为大湾区难以发展科技,深圳亦非发展高端科技,反而是推动用于科技企业的房地产,加上美国制裁影响中国晶片研发等,“一被制裁已经呆住,没得还击”,而香港投放于科研资源又少,“没有此方面的教育、学生”,直言大湾区专注推动科研注定失败。

罗家聪形容,香港人北上发展或内地到港投资,并不算融合,只是单边流向,又指深圳所谓的无人机科技龙头企业,实际上也非研创高端科技,有关科技股中的科研内涵不高,直言腾讯仅是手机游戏企业,“最尖端(科研部份),美国一夹你(动你),你就没辙”。

罗在他的个人面书专页发文《香港都有今日了》指出,深圳之所以有今天,部分原因是靠过去多年来香港过气“陈总”(金融管理局前总裁陈德霖)发行圆币(人民币)的政治任务,香港于是就这样“配合”深圳,在新的数码平台将人民币  打造成国际数码币,让深圳成为新的国际人币金融中心。

罗又指,西方仍稍对香港怜悯的,已不断走钱:外汇储备占M3由占中后至今年初的46至47%,水平急挫至8月的41.9%。深圳大搞金融、请钱入陆,会有哪些“朋友”上当?外资?这边外资早已由大陆人主理,吸谁的钱?

罗在文章中最后指出,看来金融也难免要认真贯彻、准确落实内循环,“塘水滚塘鱼了”。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