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本法23條立法

有了國安法意猶未足人大緊盯香港儘快23條立法

資料圖片:香港民眾2020年7月3日舉白紙示威抗議國安法
資料圖片:香港民眾2020年7月3日舉白紙示威抗議國安法 REUTERS - TYRONE SIU

人大常委代表香港立下國安法生效半年未夠,已經嚷着要香港加緊就基本法23條立法,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張勇17日表示,香港本來在國安方面有法律制度空白,國安法制定只是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起步,強調全國人大常委會已對港提出要求,要儘快完成本地立法,並讓原有法律有效激活。

廣告

基本法23條性質與大陸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大抵雷同,董建華在2003年曾企圖硬上弓推出立法,但因有50萬人上上街示威而作罷。然而經過2014年的雨傘運動和去年的反修例運動,特區政府對超過百萬人上街,已是麻木而無動於衷。

張勇是在特區政府主辦的基本法頒布三十周年法律高峰論壇上,發表上述的講話。活動以網上直播形式舉行,17日下午就有關國安法、人大釋法等不同議題開座談會。

張勇在短片中表示,維護國家安全是中央事權,責任不是地方政府能夠承受之重。他指,各地維護國家安全的標準相同,維護國安的工作要防患未然,動態評估風險,及時化解。

張勇指,港區國安法保留了不少保障人權的規定等,強調重點只是針對少數犯罪分子,保障大多數人的生活。他表示,國安法制定只是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起步,法律的生命及權威在於實施。他認為,本地立法應儘早完成。

人民大學教授韓大元指,國家認同應成為價值共識,缺乏這價值共識的社會無法尊重法治,建議港府以憲法為基礎做好國安法教育,強化國家意識。

韓大元指,基本法23條規定了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的義務,要堅持愛國者治港的憲法及基本法的原則。他指,特區要釐清維護國安的憲制責任,無論特區有多高度的自治權,任何時候都不可以挑戰、違反一國的根本性憲法前題。

他指,從內心真誠認同一國,明確公民對國家歸屬,在任何法治社會應該是常識,但在香港變成某些人爭議的話題,亦導致年青人在國民身份認同的混亂。韓相信,未來基本法的實施如果無法取得此共識,難以推展“一國兩制”偉大實踐。他強調,國家認同應成為大家的價值共識、共同生活方式。

韓大元認為,缺乏這種價值共識的社會,無法尊重法治。韓大元建議港府以憲法為基礎,做好國安法教育,強化國家意識。

至於有關人大釋法的座談會,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磊在會上指,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的權力與香港法院是授權與被授權的關係,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解釋代表中央的國家意識,而香港法院則屬地方法院。他指,兩者的解釋存在區別,香港法院對基本法解釋通常基於具體個案,做法被動;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可跟個案有關,但解釋內容可以抽象,對未來具有適用性。

王磊指,宣誓是基本法對公職人員的要求,而擁護基本法實際包含對國家及對特區的法律承諾,不能簡單地看,因為是對一國及對特區的承諾。他指,梁游案中兩人在首次宣誓時失去資格已成事實,不可能重新再來。至於當時事件是否只屬立法會內部事務,他認為不是,因為宣誓是明確法定要求,亦不屬議員的言論免責權。

基本法委員陳弘毅則表示,香港司法獨立的傳統非常穩固,法官獨立判決案件不受影響,即使人大亦不可以釋法推翻終審法院的判決。他提到,在2016年的梁游案中,當時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因為法律不清晰,原本在資深大律師的法律意見下,打算讓梁游再宣誓,但一旦成功,人大亦無法推翻,所以當時人大才迫不得已決定釋法。

中聯辦法律部前部長王振民、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院鄒平學教授均有出席論壇,並就各議題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