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香港/国安法

国安法寒蝉效应一本反修例纪录没印刷商敢承印

市民悼念周梓乐,警员在场戒备,一度举旗指叫反修例口号可能违反国安法2020年11月9日
市民悼念周梓乐,警员在场戒备,一度举旗指叫反修例口号可能违反国安法2020年11月9日 © PPRB

香港国安法生效至今已接近半年,一本在今春已经成书的反修例运动纪录,找了第八家印刷商才够胆出版,因为其他印刷商担心字眼违例触犯国安法。有线电视新闻引述法律学者指,国安法案件仍未开审,很难给予清晰法律意见,什么情况会触犯国安法。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就认为,这是律师不熟悉条文,只记录去年修例事件是没有问题的。但谭耀宗本人并非是法律专家

广告

报道同时指出,国安法生效之后,预订该书的读者很多都没有到邮局取书,有些甚至专程寄电邮指不要书。

这本反修例运动纪录由杨子俊和50多人一起撰写,原定出书的日子,不巧碰上国安法推出。杨子俊说,3、4月已经收完稿,6月开始找印刷商时,有风声指会推港区国安法,数间印刷商都称不想冒险去印。

杨子俊:“写书的人会觉得我们都愿意继续讲、出书,但那时印刷商或者卖书的人都怕,不知道帮我们印书可能会出意外,认识一些律师问过相关意见,都答不到什么。”去到第8间才肯印,“‘光复香港、时化革命’,这个标语在整本书都找不到了,业界更加会(自我)设下看不到的红线。”

有线电视新闻同时指出,另一本专门探讨社会议题的刊物都有同一个疑问,刊物编辑陈先生(化名)说:“7月前我们一直都没有想过,有是哪些可做、哪些不能做,我们没那么快可以划到红线,如果我做了反对者的专访,可能他会判断我危害国家安全,那我们如何抗辩?最后没有刊出。”

他们担心只是记录敏感话题都会违法,问过法律意见,但他们都指无什么用,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我们都无把握如何演绎才是正确,带出法律本身是不够清晰,何时可以清晰呢?我真的不知道,起码未来这数年都会面对不稳定的情况,不知红线最终如何划。”

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称:“可能某个律师不熟法例,问多一两个,法律的条文就放了出来,我都收了很多记录黑暴事件的书,有很多图片有这些标语,看不到有何问题,煽惑及出书讲实际情况,等于历史,看不到有什么大问题。”

6月30日港区国安法生效至今,有32人因为这样违法被捕,首宗案件仍然未正式开审。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