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国安法

国安法后多家金融机关被查撤资是不寻常

图为香港一名警员在中联办前警卫
图为香港一名警员在中联办前警卫 路透社照片

「港版国安法」落实后,多家金融机构总部及从业员相继撤出香港。《金融时报》最新引述3名消息人士报道,基金经理及银行家离港前往其他地方发展时,被多家金融监管机构查询有关原因,做法并不寻常。

广告

报道引述消息人士指出,证监会、金管局、财库局、金发局曾直接致电已离港前往新加坡、东京等地发展的银行和资產管理高层,向他们查询离开香港的原因、决策过程以及有关时机。

证监会向《金融时报》表示,以往亦会向变更营业地点的持牌法团或个人作出查询,了解他们是否仍需要牌照。该会发言人向本报补充,该会没有就金融机构迁离香港的原因进行任何调查。

金管局外滙基金投资办公室行政总裁李达志回应指,未知报道所指的是什麼公司,但金管局日常会与业界保持沟通,得悉有人离港时亦会於「閒聊(chit chat )」时询问原因,未知為何会引起大家特别关注(particular concern)。金发局主席李律仁向本报表示,对该局曾致电高层查询其去向表示不知情。他又指,金发局没有监管职能,不会获悉有关金融机构高层的去向。

财库局发言人表示,该局并没有就本港金融机构的迁移情况进行任何调查。

曾任银行经济师的经济学者罗家聪接受本报访问时表示,致电金融机构高层查询去向属於非官方做法,有助当局了解业界发展及意向,而过往监管机构高层亦会私底下接触他。但如果是官方正式查询应会落案记录,亦会向对口部门查询,而非个别高层。

另有本地银行证券部高层向本报表示,以金融机构的负责代表(RO)為例,公司须定期向证监会申报香港区的恒常RO,而RO亦须定期更新个人资料,以确保业务持续性。然而,按正常程序,应是监管机构接触公司的监管部门,而非直接向个别人士查询。她续认為,香港正面对人才流失及企业撤走的问题,令港府更為紧张,但她认為港府对背后的原因心知肚明。

有基金经理指出,虽然证监会向离港的基金公司作询问的做法并不罕见,但其他机构的电话查询,以及询问的语气则不常见,而过往并没有这些做法。

近年,有不少金融机构陆续缩减在香港的业务规模,但是香港作為连接内地的窗户,很少公司会完全退出本港市场。与此同时,他们会选择扩大在其他地区的业务规模,包括花旗及高盛等国际投行加大在新加坡的招聘力度,而资產管理公司将办事处由香港转移到东南亚地区。

多间金融机构撤港

去年多间外资金融机构在「港版国安法」落实后宣佈撤离香港,包括全球第二大资產管理公司领航投资(Vanguard),於去年8月宣佈在港交所(388)的6隻掛牌ETFs将退市,撤出香港的ETF业务,而亚洲区总部将由香港搬至上海。最新,美国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将会关闭其香港办事处,有关职能将转移至伦敦办公室,而有计划在2018年初提出。

美国投资諮询公司万里富(Motley Fool)在内部电邮更直指,因国安法等政治考虑,决定关闭香港分部,将资源投放至扩展全球业务。

另一边厢,东京已在香港设立办事处,向有意撤出香港的企业招手,向其提供迁往东京的諮询服务,期望东京将取代香港成為亚洲第一金融城市。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