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修改议规

建制派议事规则加强再加强郑松泰讥是多此一举

香港立法院成员展开中国国旗与香港区旗,摄于3月11日
香港立法院成员展开中国国旗与香港区旗,摄于3月11日 © AP - Kin Cheung摄影

郑松泰是香港罕有的立法会非建制派议员,但一样遭到“封杀”。建制派趁民主派全面撤出议会,加速收紧《议事规则》。继早前已封杀议员提出临时动议后,今次透过修改《议规》引入“停赛”机制、罚款,以惩罚违规议员,并设定发言时限等。支持修紧《议规》的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认为,议事规则有很多漏洞,令立法会秩序大乱,影响工作效率。热血公民的郑松泰则指,日后议会内的也是“爱国者”,再收紧《议规》是多此一举,扼杀仅余的议事空间。议案最终在建制派议员支持下通过。

广告

叶刘淑仪发言时指,《议规》有很多漏洞,严重影响立法会工作和效率;立法会秩序大乱时,《议规》未能赋予主席有足够权力处理。她认为,建议针对议员行为不检的规则是相当有必要,因为现时罚则不足,导致以往有议员不断叫嚣、中断议会,即时被逐也很快便能返回议事厅。她又认为,限制议员发问是时间管理,否则会议只会不断被拖延。

同样支持修改《议规》的经民联林健锋指,“揽炒派”议员近十年疯狂滥用《议规》,只要涉及内地议题,也避不开拉布,斥他们“为反而反、逢中必反”,令多项法案不能及时审议,经济民生法案亦未能及时通过。

民建联李慧琼也支持修改《议规》,她指,如立法会不能正常运作,公众利益自然受损。她提到,去年的内会选举因为被拖延,导致未能选出主席,令部份法例未能如期审议。李指,今次修订可以填补“真空”,以免审议再被拖延,又指部份西方国家也有限制议员发言时间。

热血公民郑松泰则指,未深入研究今次修改《议规》对议事文化的影响,但他认为,今次修改《议规》将扼杀仅余的议事空间,“其实议事文化已所余无几”。他指,日后能进入议会的人也是经过资格审查委员会筛选,成为议员的也是“爱国者”,若日后有议员能被罚,“爱国者嘅门槛系咪未免太儿戏呢?”他直言,立法会如今再修改《议规》已是多此一举。

最终议案获建制派议员支持下通过,唯一投反对票的是郑松泰。而医学界陈沛然和实政圆桌田北辰则缺席投票。立法会秘书处回覆指,今日通过的《议事规则》修改要在稍后刊宪后才会生效。

苹果日报引述的修改《议事规则》重点:

1. 引入“停赛”罚则,多次行为不检点议员在立法会主席点名下,可动议“停赛议案”,该名议员不得在“停赛”期间参与立法会事务,该段期间的酬金可被扣起;

2. 立法会主席可为各类议案引入审议时限和议员发言时限;

3. 针对去年内务委员会未能选出主席,新规定容许各在任委员会主席,可在新会期选举主席前有权处理一般事务,包括决定议程和会议日期;

4. 中止待续议案将不适用若干议案的辩论,如附属法例、取消议员资格议案等。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