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

泛民摆街站遭警方围被指打压 香港争取劳工权益只能在室内或纸上?

七、八名警员围着三名街站代表(見紅圈),另有超過十名警員攔著記者和搜證,被指是打压
七、八名警员围着三名街站代表(見紅圈),另有超過十名警員攔著記者和搜證,被指是打压 © 麦燕庭 Mak Yin-ting 提供燕庭 Mak Yin-ting 提供

全球不少国家的民众藉昨天的五一劳动节上街示威,以争取劳工权益,土耳其等地更有市民不理防疫规定而上街示威,甚至与警察发生衡突,但在香港,劳工团体已是连续第二年被警方已防疫为由,禁止劳动节游行,亲中的工联会改为室内召开充者会表达要求,泛民主派的劳工团体则继续走上街头,并按规定,以四人一组为上限,但仍遭警方搔扰。

广告

由被囚民主派人士李卓人出任秘书的香港职工会联盟(职工盟),昨与26个工会组织和区议会议员办事处在全港31个地点设立街站,派发印有「Never surrender」(永不放弃)的透明胶片及其他物资,以体现「乱世挣扎 负重前行」的劳动节活动主题,但却遭到警方警告,指不可违反4人限聚令,亦不可筹款,警方更在部分街站旁设置摄录机拍摄情况,并派出十多名警员在场戒备。而在举行总结记者会的葵芳街站,警员更在记者会结束时在现场拉起封锁线,质疑职工盟涉嫌违反限聚令,当局需要搜证,扰攘数十分钟后离去,未有发出告票。

在场的医管局员工阵线代表质疑,这是港府肆意打压公民社会的表现,只要是触及不受港府欢迎的声音,便会被针对。以该街站标榜「揸宗旨,抗暴政」为例,他们曾呼吁市民不要放弃、坚持讲真话、守住公民社会底线等,警方便指他们发出噪音。

现场所见,街站在地铁站外,除了人声鼎沸,更不时有汽车声和地铁行经的声音。而工会虽有六、七人在场,但都是最多四人一组站立,警方却派出约廿人到场采取行动。

职工盟总干事蒙兆达认为,限聚令已成为警方及港府限制示威、游行的工具,强调疫情渐趋缓和,部分社交距离措施亦已放宽,但限聚令依然维持4人的上限。

 

基层调查:九成开工不足 52%有家人失业

另外,较小型的香港妇女劳工协会,昨日一行四人手持横额,由金钟行到政府总部,促请港府尽快设立「失业援助金」,帮助因疫情失业的市民。警方只有两、三人在场观察,当局更派员接收请愿信件。至于左派的香港工会联合会,亦在劳动节举行记者会,要求与妇女工会相若。

根据小区组织协会今(2日)早公布的网上调查,受访的365名基层市民中,五成二人指现时有家人失业,近九成受访者更表示,有家人自去年起不时要放取无薪假或开工不足,情况持续三个月或以上的占一半。社协表示,基层劳工受疫情影响更大,建议港府直接向受影响劳工提供津贴。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