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

泛民擺街站遭警方圍被指打壓 香港爭取勞工權益只能在室內或紙上?

七、八名警員圍着三名街站代表(見紅圈),另有超過十名警員攔著記者和搜證,被指是打壓
七、八名警員圍着三名街站代表(見紅圈),另有超過十名警員攔著記者和搜證,被指是打壓 © 麥燕庭 Mak Yin-ting 提供燕庭 Mak Yin-ting 提供

全球不少國家的民眾藉昨天的五一勞動節上街示威,以爭取勞工權益,土耳其等地更有市民不理防疫規定而上街示威,甚至與警察發生衡突,但在香港,勞工團體已是連續第二年被警方已防疫為由,禁止勞動節遊行,親中的工聯會改為室內召開充者會表達要求,泛民主派的勞工團體則繼續走上街頭,並按規定,以四人一組為上限,但仍遭警方搔擾。

廣告

由被囚民主派人士李卓人出任秘書的香港職工會聯盟(職工盟),昨與26個工會組織和區議會議員辦事處在全港31個地點設立街站,派發印有「Never surrender」(永不放棄)的透明膠片及其他物資,以體現「亂世掙紮 負重前行」的勞動節活動主題,但卻遭到警方警告,指不可違反4人限聚令,亦不可籌款,警方更在部分街站旁設置攝錄機拍攝情況,並派出十多名警員在場戒備。而在舉行總結記者會的葵芳街站,警員更在記者會結束時在現場拉起封鎖線,質疑職工盟涉嫌違反限聚令,當局需要搜證,擾攘數十分鐘後離去,未有發出告票。

在場的醫管局員工陣線代表質疑,這是港府肆意打壓公民社會的表現,只要是觸及不受港府歡迎的聲音,便會被針對。以該街站標榜「揸宗旨,抗暴政」為例,他們曾呼籲市民不要放棄、堅持講真話、守住公民社會底線等,警方便指他們發出噪音。

現場所見,街站在地鐵站外,除了人聲鼎沸,更不時有汽車聲和地鐵行經的聲音。而工會雖有六、七人在場,但都是最多四人一組站立,警方卻派出約廿人到場採取行動。

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認為,限聚令已成為警方及港府限制示威、遊行的工具,強調疫情漸趨緩和,部分社交距離措施亦已放寬,但限聚令依然維持4人的上限。

 

基層調查:九成開工不足 52%有家人失業

另外,較小型的香港婦女勞工協會,昨日一行四人手持橫額,由金鐘行到政府總部,促請港府儘快設立「失業援助金」,幫助因疫情失業的市民。警方只有兩、三人在場觀察,當局更派員接收請願信件。至於左派的香港工會聯合會,亦在勞動節舉行記者會,要求與婦女工會相若。

根據小區組織協會今(2日)早公布的網上調查,受訪的365名基層市民中,五成二人指現時有家人失業,近九成受訪者更表示,有家人自去年起不時要放取無薪假或開工不足,情況持續三個月或以上的佔一半。社協表示,基層勞工受疫情影響更大,建議港府直接向受影響勞工提供津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