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发展

新冠疫情 人类限足 动物狂欢

音频 11:19
一头美洲狮出现在禁足后的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市中心
一头美洲狮出现在禁足后的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市中心 © France 24
作者: 罗拉
27 分钟

新冠疫情肆虐不少国家限足让居民减少外出宅家隔离,改变了昔日喧闹繁华城市的市井生活,让那些野生动物有机会出来探索没有车水马龙的城市。人们的隔离给野生动物让出更多生活空间,这些动物以前在城市中避开人类,现在动物突然进入人们的视野,享受人类突然空出来的场地。其实让更多自然进入城市是不少建筑师和城市设计师努力的目标,何况更多自然可以增加城市居民的幸福感,对身体健康有益。

广告

人们居家隔离 动物重现城市中

由于新冠疫情继续肆虐,世界上诸多国家为了减少传染,让大家减少外出,隔离在家,人们闭门不出,防止新型冠病毒传播,喧闹的城市突然安静下来,一些平日难得一见的野生动物也出现在空荡荡的城市中。野生动物开始从隐蔽处走出来,到一些大城市的街道上或者高速公路上转悠。

世界各地都出发生这类少见的景象,在巴黎一只鸭妈妈率领几只小鸭子走在过去经常堵车的环城路上,后面是骑警进行保护。在英国威尔斯临海城镇兰迪德诺有山羊现身,成群结队数量比平时更多、行为也比平时更胆大。山羊不但在路上奔跑、还无忧无虑地吃起居民种植的花花草草、一些山羊还直接盘据在草地上休息。

伦敦郊区出现成群的鹿来来往往的景观,它们如入无人之境般大摇大摆,时不时卧下沐浴阳光,彷彿在享受人烟稀少带来的宁静。而一些野猪从巴塞罗那附近的山上下来。几只梅花鹿在日本奈良人空荡荡的地铁站周围探头探脑。更让人心跳的是一头美洲狮出现在禁足后的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市中心。

动作专家指出 ,城市中本来就栖息着野生动物,只是它们通常在人少的地方出没,现在人们几乎不出门,野生动物很快适应了新的生活环境,特别是那些小狐狸等野生动物,快速适应。

对很多隔离在家的城市居民而言,清晨和傍晚的鸟鸣声给他们带来了安慰,但博物馆的声学专家杰罗姆·苏尔表示,这并不意味着城里的鸟比以前多了。

只是城市居民平日匆匆忙忙,不会注意那些城市中的野生动物,在不能出门时候,大家有时间在窗前或者在花园里能够安心听到小鸟的叫声。被隔离居民时候认为听到更多的鸟叫的声音,专家们指出另外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交通噪声减少了,所以我们能更清楚地听到鸟叫声。而且有些鸟在有噪音时会停止歌唱,所以现在交通减少小鸟就可以放声歌唱了。

对于野生动物来说另外一个好消息是,由于新冠疫情肆虐好几个欧洲国家的狩猎季都中止了,春天正是野生动物寻偶的季节,而在这个春天野生动物不被人类打扰,对它们是难得的繁殖好机会。

法国生物多样性办公室研究院的让-诺埃尔·烈菲说,当下城市中的野生动物更多进入城市居民生活的空间,在乡村同样,比如对大蟾蜍等物种来说当然是好消息。这些两栖动物不会再因为急于交配而“在穿越交通繁忙的道路时被车碾死”。另外森林中也没有遛狗人的打扰,那些幼鹿也能悠闲地开始自己的生活,而地中海鸥等鸟类则可以在河边的沙滩上不受打扰地筑巢。

解除限足后情况如何

不过,封锁期也有不利于自然的一面。

这位法国生物多样性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提醒道,各类限制侵略性物种和帮助濒危物种的工作也停下来了。而且在封锁最终结束后,人们可能对返回大自然有强烈需求,公园森林可能会人满为患,对野生动植物都不是什么好事。

有关专家指出,一些野生鸟类如果在关闭的校园做窝,随着疫情的缓解和解除禁足,学生们重返校园,野生鸟类会被打扰。

动物适应城市生活

此前一些科学家们为了改变城市钢筋水泥的灰色建筑,优化城市居民生活空间,推出让动植物与城市居民和谐共处计划。为了让更多野生动物能够在城市中生活行动,开始人工引入昆虫等工作,取得一些结果,将人口稠密的城市从野生动物的死角变成具有吸引力的野生动物栖身之处,包括推广在楼顶开辟花园或者种植菜园,还有一些生物学家主张在办公大楼上饲养蜜蜂。

城市建筑师除了从事规划有更多绿色区域的工作,许多土地所有者选择用绿色的墙壁或种植屋顶植物来改造现有的建筑。现在更多绿色植物进入城市生活。

更有创意的是让野生动物有栖身的空间,可以堆砌包括岩石堆和原木堆等。如在巴黎郊区的火车站台旁边经常有手工制作的昆虫居所,它们非常善于吸引不同的昆虫,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让更多昆虫栖息从而加强植物在自然中繁衍。

吸引动植物物种回到城市并不仅仅因为“这是件好事”,确实这让城市生活变得更加多样,而且这些项目吸引回来的物种中,有一些是我们在食品安全方面严重依赖的物种,比如蜜蜂和蝴蝶等传粉昆虫。由于环境污染这些昆虫的数量在全球范围内直线下降。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人类规划、开发、建筑和工业设计共同导致了地球上其他物种的灭绝,现在尝试在城市中恢复这些栖息地,并将其融入的建筑规划中。

另外现在一些城市居民观察到一些野生动物逐渐回到城市,其实这并不是因为人们为它们开辟了一个特定的空间,而是因为对它们有害的物质减少,甚至被清除了。如杀虫剂DDT最初被认为是一种神奇的化学制品,从20世纪40年代开始在农业中被广泛使用。直到几十年后,人们才发现它对包括人类在内的许多物种都有剧毒,美国环保局在1972年将其禁用,主要因为这种毒素积累在食物链中,导致一些猛禽消失。

城市再野生化计划通常有多个层面的好处,绿色的空间让人们更快乐,它们也有助于解决城市排水问题和防止洪水问题,它们最有价值的特性之一是让人们感到与大自然的联系更紧密,更清楚地意识到我们与环境的关系。

更多自然进入城市 受益的不仅是动物

不少专家建议从长远来看,不仅要在现有城市区域植入绿色植物,还要改变城市发展模式。直到最近几年,城市化还意味着用传统建筑和基础设施的混凝土、沥青和玻璃将绿地变成灰色,到处是玻璃刺眼的反光,这种灰色,缺少绿色植物对我们的精神健康、身体健康、环境、生态系统以及野生动物都是有害的。

因此让更多大自然进入城市:首先优先考虑植物和动物,这样做能为人类自身的健康和城市环境都带来的好处。

因此由于新冠疫情限制出行结束后,虽然在城市中心漫步的野生动物会重新过上不被城市居民注意生活,但是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大家感受到少噪音和似乎重归大自然生活的舒适。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