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自称印地安酋长坐牛后代 新DNA技术证实关系

(法新社华盛顿27日电) 一名男子自称是印地安最后酋长「坐牛」(Sitting Bull)的曾孙,科学家以「坐牛」的头皮发绺进行DNA检验后,证实男子所言不虚。

广告

这是首度以基因证据证明历史人物与现存后代的家庭关系,研究报告刊登于今天的「科学先端」(Science Advances)期刊中。

这是英国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教授维勒斯莱夫(Eske Willerslev)为首团队与丹麦灵北基金会地球遗传学中心(Lundbeck Foundation GeoGenetics Centre)研发新技术达成的科学突破,尽管只靠微小或不完整的古老DNA样本,也能取得实用的基因资讯。

同样的技术往后可应用于调查其他历史人物,从「火车大盗」杰西詹姆斯(Jesse James)到俄罗斯沙皇家族,只要有古老的DNA就办得到。

先前的基因研究都是比对父系传递的Y染色体,如果祖先是女性,则比对母系传下来的「粒线体」特定DNA。

但维勒斯莱夫告诉法新社,在「坐牛」这个案例,上述两种方法都无法使用,因为73岁男子拉普英特(Ernie LaPointe)宣称是母亲那边和「坐牛」有关系。

他和同事于是找到另一种方法,也就是透过「体染色体」(autosomal)DNA来比对。

他们在「坐牛」的头发样本上找到少量「体染色体」DNA,接着研发出一种计算方法,来和拉普英特以及拉科塔族(Lakota Sioux)另13名成员的DNA相比对,观察基因组的相似之处是显示关系密切或普通。

维勒斯莱夫表示:「根据比对结果,我们可以判断和坐牛的亲缘度,而那符合曾孙的身分。」「我们百分之百确定。」

拉普英特透过剑桥大学发布的新闻稿表示:「过去几年间,许多人试着质疑我和我姊妹与坐牛的关系。」

拉普英特认为坐牛的遗体埋葬在南达科他州莫布里奇(Mobridge)一处,他虽有出生和死亡证明证实与「坐牛」的关系,但仍希望拿到基因证据,来取得迁葬的权利。

「坐牛」本名达坦加.艾约坦加(Tatanka-Iyotanka),1876年曾在小大角战役(Battle of the Little Bighorn)率领1500名拉科塔族战士歼灭美国将军卡斯特(US General Custer),1890年遭扮代表美国政府的「印地安警察」(Indian Police)击毙。(译者:郑诗韵/核稿:陈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