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当今世界

不平等现象困扰下的德国

音频 05:13
作者: 流芳
15 分钟

距2013年秋季举行的全国大选一年之际,社会问题再次在德国成为广受关注的焦点。9月份最后一个周末的星期六(9月29日),德国上下约有4万名民众举行了示威,要求政府增加最富有阶层的纳税金额。10月1日星期一,刚刚被指定为反对党-社会民主党总理候选人、挑战连任的保守党总理默克尔的前财长皮尔-史坦布律克(Peer Steinbrueck),便在“低工资和最低限额的养老金问题”这两个话题上向现任总理默克尔发起了进攻。

广告

 

史坦布律克之所以在以上两个问题上做文章绝非偶然的选择。与其他绝大多数欧洲国家相比,德国的经济状况的确要好得多,包括青年人口在内的失业率非常低(仅占就业人口的6,8 % )、社会保险部门呈盈余状态、2013年国家的财政状况也基本保持平衡。这些足以令其他许多国家羡慕不已。但是,问题的关键却在于:尽管德国的形势良好,却并不是所有的德国人都受益。

10月3日出版的《世界报》刊出该报驻柏林特约记者弗雷德里克-勒梅特(Frédéric)的分析文章指出:前总理施罗德发起改革十年后的今天,德国重新成为极具竞争力的国家,但它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围绕这一问题展开的辩论导致分裂、特别是曾经推动了标志性改革的左派。2010年,在拥有十名以上员工的企业中,20%的职员工的收入为低工资,即:每小时的工资低于10,36欧元。这是近年来呈上升趋势的比率。在某些领域(如:出租车司机、发廊、清洁公司或餐饮业),低工资涉及的人口比率超出75%之多。四分之一的德国人从事的职业被称作“非典型就业”、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临时性工作。凡此种种,引发了围绕最低工资展开的辩论。

统计数字显示,德国约有6百80万人口的收入每小时低于8,5欧元,按照工会组织及社会民主党的观点,应将8,5欧元这一标准列为最低收入标准,但是政府当局却拒绝确立相关法律法规。而这些低收入的员工并不是德国唯一一个贫穷的群体。

德国另有6百万领取相当于法国最低生活补助金-哈茨补助金(Hartz IV)的人口。如果政府当局对2007至2011年间,长期失业人口数字减少了40%的现实感到沾沾自喜,然而,它却不应忽略:哈茨补助金自2005年创立以来,已有1百13万有劳动能力的成年人领取了这项补助金的现实。

与贫困人口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德国最富有的阶层却愈显富有。根据官方统计数字,1995年,德国10%最富有的人拥有高达45%的全国私有财富;而到了 2008年,他们占有的财富比率升至53%;其他最低阶层民众占有的财富比率则在短短数年间,从1995年的4%降至2008年的1%;这两者之间的中间阶层占有的财富比率也从90年代的51%降至目前的46%。9月29日爆发的示威活动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

这些示威民众呼吁增加最富有阶层的纳税金额,增加继承税并恢复在1997年被取缔的巨富税。这些诉求分别获得包括绿党、社民党和左党(Die Linke)在内的三大左翼党派不同程度的支持。

据报道,示威活动的组织方组织本次活动受到了德国经济研究所(DIW )一份报告的严重影响。这份研究报告显示:在欧洲,尤其是在德国,私有财富,甚至10%最富有阶层的财富均高出各州政府的债务。因此,他们呼出增收富人税额的口号,以偿还公共债务。虽然这一提议略欠成熟,却很快得到蔓延。

德国的经济社会改革究竟走向何方?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施罗德提出2010改革议程十年之后,德国需要制订一个新的2020改革议程。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