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化/红磨坊

红磨坊:一百二十五周年的华丽转身(3/4)

巴黎标志性建筑之一:红磨坊
巴黎标志性建筑之一:红磨坊 网络照片 DR

虽然竞争不断,但红磨坊一直是最吸引海内外艺术家的存在之一。尽管如此,直到1950年之后,红磨坊才逐渐聚集其今天引以为豪的价值。 这期间,寻找自身定位曾是红磨坊目标中的重点。关键词:回到最本真的面貌,即酒吧式歌舞厅。

广告

 

法式康康舞在红磨坊大势回归,并且在德国女编舞道里斯•豪格的 创作下增添了新的色彩。与舞台负责人安格列第一起;道里斯•豪格在1957年创立了舞团“道里斯的女孩儿们”。该舞团持续增员,并给康康舞带来极大名气。 时至今日,“道里斯的女孩儿们”总共拥有女舞者40名,男舞者20名。

1961年成立的歌舞剧“康康”红遍了巴黎半边天。炙手可热的名气吸 引了法国商人杰克•克莱利克的极大兴趣,他在1962年接手红磨坊,经营51年,直到2013年辞世。杰克对红磨坊的规模进行了改造,厅堂面积增大后可容 纳人们在其中用餐,同时容纳一个巨型观赏水族馆。杰克手下的第一个歌舞剧名叫“Frou-Frou”,其受追捧程度之火热,加上当时人们的迷信,令杰克决 定继续打造以字母“F”开头的歌舞剧。于是从1965年到1978年,红磨坊陆续推出了歌舞剧“颤抖”“着迷”“棒极了”“节日”以及“疯狂”。

80年代早期,歌舞剧的时长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拓展,这和当时一台剧的制作成本不断攀升的事实关系密切。歌舞剧“狂热”和“女人!女人!女人!”曾经分别连续五年持续上演。“棒极了”则上演了11年。在此期间,红磨坊还与巨星们联手举办过多次短期展览。

1981年的某一天,红磨坊的舞者们奔赴英国伦敦,在英女王伊丽莎白面前献上表演。另一次为英国王室演出是在1989年,当时有查尔斯王子和黛安娜王妃在场。这凸显了红磨坊与英国王室愈发紧密的关系。

1992 年,红磨坊将流行乐天王迈克尔•杰克逊的二姐拉托亚•杰克逊收入旗下,让其参加歌舞剧“棒极了”的演出。拉托亚收到了红磨坊有史以来为艺术家开出的最高级 别酬金:每晚出场两次,酬劳是一年5百万美金。但拉托亚明显经验不足,舞台气氛调动乏力,在短短半年之后,她提出了解约。如果不算上1994年艾尔顿•约 翰为反艾滋而举办的演出,拉托亚•杰克逊是红磨坊签过的最后一位国际艺术家。2000年初,红磨坊似乎再一次与时尚格格不入,甚至陷入了经济困难。对于杰 克•克莱利克来说,是时候将红磨坊传给儿子让•雅克了。后来,在让•雅克手中,红磨坊起死回生。

歌舞剧“童话”:魔幻15年

困 难时期的红磨坊夜场冷清。然而,1999年对公司来说算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夜总会一点一滴重拾散落的昔日光辉。最起码,公司重新开始盈利了。让•雅克• 克莱利克当时已经四十岁出头,在他的带领下,红磨坊在1999年12月23日推出了歌舞剧“童话”。这已经是克莱利克家族掌管红磨坊以来推出的第十部歌舞剧。

歌舞剧“童话”面临的困境不容小觑:它需要在传统风格中找到与现代精神融合的突破口。据让•雅克•克莱利克介绍:“一开始,我们投入了 8百万欧元,用于舞台场景制造。其中的2百万投放到了音乐制作上面。要知道,这部歌舞剧的音乐是80位音乐家和60位合唱歌手的心血。为了让这部歌舞剧和 时代接轨,我们便要在它的制作时期脱离这一心理暗示,以期在心无旁骛的状态下达到最佳状态。”让•雅克•克莱利克是个富有远见,谦和,务实的人。当他不处 于全世界到处出差,为歌舞剧筹钱的时候,他就和普通人一样,乘坐RER地铁线往返于巴黎城郊和他的办公室,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

对游客观光生意说“不”

让 •雅克•克莱利克回忆说:“125年过去了,红磨坊从来没有停止伴随着疯狂的节奏而起舞。”他与记者会面,是在一间小型会客室里。会客室处在迷宫一般的走 廊的中间。楼梯和电梯蜿蜒盘踞在这栋巨型建筑里。“至少从舞台技术和审美风格的角度来讲,我们一直是与时俱进的。我们2014年的入场率是96%。观众年 龄很多元,他们来自各个国家。但,在所有观众当中,法国人只有51%!我在此特别强调这一点,因为红磨坊不是游客观光景点!”

就在 歌舞剧“童话”上演近15年之际,红磨坊在新的运营模式下逐渐积攒下十分可观的收入。“童话”的总观看次数达到了一千万之多。凭借着每天两场演出和周六周 日照常运营不眠不休,当今世界最闻名的歌舞场每晚吞吐约1800位客人。一年下来,这就是63万人。在保持极高入场率的条件下,红磨坊2013年盈利 6140万欧元。另外,红磨坊的客人们每年消费24万瓶香槟酒,在当今世界独一无二。那么,是什么致使红磨坊抖掉昔日尘埃,重新容光焕发地站在巴黎,法 国,甚至欧洲的娱乐场顶峰?

作者:王呢喃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